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鴻鴻

《閣樓上的光》如果是一本給孩子看的書,那麼是最好的那一種:作者沒有把複雜的世界簡單化,而是用簡單的方式,揭露世界的複雜。

《閣樓上的光》如果是一本給成人看的書,那麼也是最好的那一種:作者沒有提供解決現實問題的靈藥,卻提供了截然不同的角度看待問題。

如果謝爾.希爾弗斯坦沒有成為一位詩人,他應該會成為一位哲學家;如果沒有成為一位哲學家,他應該會成為一個小學老師。更有可能,他跟那些喃喃自語的遊民沒什麼兩樣。他有許多的不滿,卻懂得從不滿中找到自得其樂的方法。

他寫的是當代寓言──將人生的矛盾變成一個個充滿想像力的情境,帶我們進去,看穿事物的本質。比如,拿著玻璃鞋找灰姑娘的王子,還沒找到心上人,卻先對腳丫子感到厭倦;或是一個字母自認了不起,卻不察即使沒有任何字母,世界依舊運行。

想像力馳騁之時,有時像童言童語、有時像詩、有時像古老的寓言故事。但是那些童言童語會發展成最邪惡的惡作劇,那些詩會扭曲成最無厘頭的文字遊戲,那些寓言會讓人哭笑不得,無法為想找出教訓的父母提供解答。

當然,謝爾.希爾弗斯坦不是外星人。西方本來就有諧音遊戲的傳統,比如《愛麗絲夢遊仙境》;也有充滿諷喻的寓言,《伊索寓言》《拉封丹寓言》;還有以簡馭繁的詩人,比如辛波絲卡。但是,《閣樓上的光》是他們的混合體,而且更瘋狂、更嬉鬧、更憂傷、也更暗黑。謝爾.希爾弗斯坦用可愛的插畫和遊戲筆墨讓大小讀者卸下心防,把我們帶進一個滿布哈哈鏡的世界,小與大、美與醜互相轉換,為的卻是給我們一個看清自己的機會。

或許這是這本書大受歡迎的原因。一般人害怕詩、遠離哲學、覺得童話是騙小孩的、而空想只會浪費生命。但是這本書讓我們不知不覺與這一切重逢,卻感到自由與勇敢。

甚至,書中還鼓吹兒童出來示威抗議。

或許正因如此,在原版問世三十多年、中文版問世二十年後,這本書彷彿更適合今日這個更尊重個人差異、更珍視年輕力量的開放時代。

來吧!

畫一張瘋狂的畫,
寫一首怪異的詩,
唱一曲含含糊糊的歌,
把梳子當作哨子。
在廚房的各個角落
像個發了癲的舞者,
在這個世界,放進一些
從來沒有過的蠢事。

然後,也許我們可以變得更有智慧。

本文介紹:
閣樓上的光》。本書作者/謝爾.希爾弗斯坦;出版社/玉山社出版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安徒生童話全集
  2. 掉進兔子洞 幸佳慧帶路,跟著經典童書遊英國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