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撰文/劉宗志 攝影/張哲偉

財務指標、技術分析、籌碼、消息⋯⋯
很多人通通用、卻通通半調子。
其實,扎實的一招勝過百招花拳繡腿,
因為一招就夠威力、夠精湛、夠靈驗,
把這一招練成絕招,就能吃通、就能通吃。

圖片授權:《Money錢 10月號/2015 第97期》

圖片授權:《Money錢 10月號/2015 第97期》

36 歲以前,我除了唸書研究氣象、工作賺錢領薪水、結婚遊山玩水,根本不會去關心投資與理財,因為直覺那是極度危險的事情。」說這話的是人氣甚高的投資部落客「賢哥」(化名),今年42歲,換句話說,從他開始接觸股票迄今,不過才短短5年多時間,沒想到分享的投資文章在網路上卻已經擁有百萬人次的超高點閱率。

目前仍是台北市某所國中理化老師的他,既然認為投資很危險,為何又要以身試險?「因為我擔心萬一將來退撫基金破產,領不到錢啊!」賢哥直白說出他開啟「投資冒險旅程」的動機。

賢哥幼年時,父親開了全鄉第1家麵包店,生意不差,後來朋友相約投資房地產,結果被騙,損失金額超過千萬,在民國 70 年代,1 千萬可以買好幾棟房子。受到這件事影響,賢哥從小就立志要找一份安穩的工作,後來果如其願走入教職。

只是,原本以為是「鐵飯碗」的教職工作,這幾年也面臨了退休金可能不保的危機,「憂患意識」讓他決定靠自己賺退休金。但從來沒碰過股票,如何開啟這冒險旅程?

賺錢無理 賺就是賠 賠錢有理 賠就是賺

「一開始投資,我都是看平面與電視媒體,或是跟買身邊親友與投資前輩介紹的股票,像中鋼(2002)、中華電(2412)這些保守型的,但這些股價都不太動。」直到 2010 年 5 月買了 37 元的裕融(9941),股價短短幾個月大漲到 65 元,這才讓他首次嘗到大賺的滋味。

2011 年歐債危機爆發,賢哥7月開始減碼,並且因為 8 月要出國,所以出國前把手上的新麥(1580)以市價砍出,「剛好賣在 75.4 元的最低點。」這次的教訓,讓他深刻體認到,股票不是憑感覺進出、或者因為自己有外務(例如出國),就做出進出決策,「不自己好好做功課的下場就是如此」,賢哥有感而發的表示。

「賺錢無理,賺就是賠;賠錢有理,賠就是賺。」賢哥表示,要知道為何賺、為何賠,否則賺錢只是一時運氣,接下來迎接你的就是賠錢;反之,知道為何賠錢,接下來就有機會改進錯誤、反敗為勝。

投資這門課,從零到練就一身好功夫,一般散戶大多得花上個 10 年、8 年,才堪稱得以進入門內。在經歷過歐債危機後,賢哥拿出當年念大氣科學研究所時的研究精神,開始廣泛閱讀投資經典,經常向資深前輩請益,然後吸收、反芻並內化成自己的一套投資心法。從 2012 年開始,他的投資即步上軌道,每年報酬率都有 15% 以上,後發先至的贏家經驗在他身上表露無遺。

遍覽群籍學投資 後發先至每年績效 30%

「我都會保留預備資金,實際上投入股市只有總資金的 4、5 成,因此,以實際投入的金額換算報酬率,這幾年平均每年績效都在 3 成以上。」

今年 6 月初,他把持股全數清光,「4 月底台股上萬點,剛好是這波循環的第 5 波頂點,我的持股大概是在 9500∼9800 點出清。」會賣股的是師傅,賢哥很漂亮地躲過這波高達 2800 點的股災下殺。

回顧5年多來的股市投資歷程,賢哥說,他就像是念了 5 個系所:一開始是新聞系,專門看電視買股票、周轉頻繁;接著是美術系,看線圖畫線、用技術面進出;再來是會計系,開始研究財報、用財務數據與比率判斷公司好壞;後來又念了經濟系,開始研究總體經濟;最後是念企管系,他體認到投資就是用當股東的角度去思考公司價值,「聘請優秀的 CEO 幫你賺錢」。

看新聞買股票慘賠 體認「勇於認錯是英雄」

回顧「投資像念新聞系」的過程,賢哥提到,他在 2009 年 10 月開了證券戶,當時加權指數大約是 7800 點,2010 年加權指數則漲了 2000 多點,當時他看到許多小型股活蹦亂跳,權值股卻相對牛皮,在貪念鼓動下,就把手上的權值股換成小型股操作,然後從報紙或是電視財經節目的名嘴中尋找飆股,「那時候就是標準的看電視求明牌,」賢哥坦白說。

看新聞買股票的特色就是,短短 1 年時間,他的資產周轉了 10 幾遍,貢獻了不少手續費及交易稅,之後還遇上歐債危機,讓他直呼這個「新聞系」念得真是很辛苦。

他回憶,當時節能概念很火熱,太陽能、LED 類股都漲翻天,在看電視投顧老師介紹下,他選定新上市的艾笛森(3591)於 150 元進場,沒多久股價漲到 190 元,讓他好不風光,緊接著股價反轉開始回跌,他在 130 元加碼攤平,90 多元、80 元陸續又攤平,最後卻在 60 多元全數認賠殺出,損失不貲。

這次的教訓讓賢哥體認到「汰弱留強不攤平,勇於認錯是英雄。」因為知道設立停損點的重要性,他就把停損點設定在 7%,只要跌幅超過成本 7%,一律認錯砍掉。

向電視投顧分析師學畫線圖 結果是「分析屍」遇上「冥牌」

新聞系念完後,賢哥進入「美術系」就讀──從技術線圖來研判股價走勢。憑著初生之犢不畏虎的精神,向 57 台、58 台的分析師學習技術分析,有時也轉到 90 幾台找明牌,不過當「分析屍」遇上「冥牌」,下場可想而知。

有一陣子,賢哥跟同事討論股票,常常說得頭頭是道,同事不禁說:「你講話的口吻,有點第 4 台分析師的影子」。當下賢哥意識到自己「中毒」了,才趕快戒毒並尋找解藥。

賢哥認為,投資考驗的是「忍功」,「空手時,忍耐等待買點;持有時,忍耐等待賣點」。他現在已經不做短線,對他而言,長線技術分析的指標,才比較具有參考性。

念會計系學財務比率 體悟「成長」比「低 PE」重要

在美術系的洗禮後,賢哥認為是時候「從零開始」——回歸研究一家公司的本質。他從公司財報的各項財務數字與比率,試圖理出投資的邏輯,舉凡本益比、股價淨值比、殖利率、每股淨值、負債比例、營業毛利率、營業利益率、股東權益報酬率,他都一個個去了解數字背後的意義。

「藉由一大堆的數字來認識一家公司,有點像是在念數學系,但是投資不只要了解數字,還要了解數字、比率背後所代表的涵義及應用,而將數字賦予意義,所以我認為像是在念會計系。」賢哥風趣的分享。

「沒有成長的公司,本益比再低也不值得投資。」這是賢哥在這個階段的最大收穫。他認為,本益比在應用上,不見得越低越好,還必須同時考慮獲利成長率、產業類別、過去本益比的歷史區間,以及公司本身的競爭力等面向。

念經濟系結合總經做股票 有助研判股市溫度高低

會計系之後,賢哥嘗試了解總體經濟環境與股市的相互影響,而此階段他正式進入「經濟系」就讀。念「經濟系」時,賢哥藉由閱讀書籍、財經部落客文章,開始學習GDP(國內生產毛額)、QE(量化寬鬆)、巴菲特指標(股市市值÷國內生產毛額)、美國10年期公債殖利率等總經數據與股市的關聯,也讓他對於景氣與股市的循環有了系統性的理解。

以巴菲特指標為例,GDP 是反映一個國家實體經濟的活動力,而一個國家股市的市值,則反映全體投資人對國家經濟強弱的信心,股神巴菲特以這兩者的比值來衡量股市是否過熱,一般也被外界視為股市溫度計。當巴菲特指標越大,代表整體上市櫃公司股價越被高估,反之則是低估。

進入企管系殿堂 買股票要像自己當老闆

最後,賢哥入「企管系」的殿堂,他試著把自己放在企業老闆的角度,先找出位於「成長趨勢」的產業,從中挑出具有競爭力的公司,再從經營者理念等質化分析,以及企業財務等量化分析著手,確認是不是真正具有投資價值的好公司。

他指出,大多數人無法創立一家新公司,自己當老闆,但卻可以利用一點點的存款,買進一家公司的股票,當很多家好公司的股東。廣義來說,股東就是公司的老闆,而專業經理人是領薪水的員工,是股東聘請的員工之一。因此,買一檔股票就等於成為一家公司的老闆。

用專心、熱情的心態擁抱投資,短短 5 年,賢哥就念完了 5 門科系,從他的部落格文章可以看出,他的投資有一定脈絡與資訊佐證,縱使勝率不是百分百,但是進出有據,賺時大賺、賠時小賠。

尤其是今年5月,他發現大盤月 KD、5 月 RSI 同時出現高檔的牛市背離,對照過去經驗,研判長線趨勢反轉。同時也觀察到,自今年 3 月開始,台灣出口已經出現連續性衰退,當下他決定立即出清全部持股,安然避開這波近 3 千點的股災。

集大成後要化繁為簡 外部 ROE 是重要指標

總結 5 年的投資歷程,賢哥雖然歷經 5 個科系的研讀,但如果化繁為簡,只選最重要的一項指標作為進場依據,他認為「外部股東權益報酬率」(股東權益報酬率÷股價淨值比)最有參考性,而此數值至少要大於 7%,並且越大越好。

其他如股價在近 5 年平均本益比下緣附近,或是現金殖利率大於 5% 以上,都是簡單判斷股價是否已達便宜價的依據。

近期賢哥陸續進場買股,他認為只要資金分散,例如 1 檔買 5% 部位,萬一受到大盤拖累、股價下跌,占整體資金的損失也不大,心理壓力較輕。目前他看好精華(1565)、鑫永銓(2114)、建大(2106)、F-百和(8404),持股只占整體資金 2 成,並持續觀察其他好股的進場時機。

賢哥
年次:一九七三年
現職:國中理化老師

繼續閱讀系列報導

王力群用一條均線成為股市「長」勝軍

※ 本文摘錄自《Money錢 10月號/2015 第97期》〈百招全,不如一招鮮:1招練成絕招〉,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