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李信佳

話說西洋風颳起
有人說,六十年代是屬於年青人的年代。
六十年代的香港樂壇就好像年青人一樣,充滿生氣。
在回顧當年樂隊潮流興盛之前,
讓我們先看看西洋風的種子如何散播到香港的流行音樂土壤之中。

五十年代香港主流音樂︰國語時代曲

四十年代末,中國政局動盪,大量難民由內地逃難到香港。這批離鄉別井的新移民當中,包括少不了上海頂尖的歌星和音樂人,例如歌星姚莉、張露,影星白光、龔秋霞、李麗華,作曲家李厚襄、姚敏,作詞家李雋青、陳蝶衣等等,他們都選擇南遷到港發展。早於1940年末,香港已有「大長城唱片」承接多位上海歌影紅星,為他們灌錄唱片;1952年底,上海百代在香港成立分公司,這些南移的舊將紛紛投效,傳承了海派的國語時代曲,成為當時香港的主流音樂。百代紮根香港之後,迅速成為最大的唱片公司,幾乎壟斷和主導了整個香港國語時代曲的市場。

粵語歌曲方面,其實早在三四十年代,香港已有粵語唱片出版。五十年代,和聲唱片公司為呂紅、周聰、何大傻、朱老丁、白英(即鄧白英)等等出版的一系列唱片,被視為香港最早期的粵語流行歌。然而,粵語歌的受歡迎程度遠遠及不上國語時代曲。事實上,五十年代的香港人口揉合了不同籍貫的國內移民,當時仍有部分人只懂說自己的家鄉方言,不懂廣東話。較有學識之士,也多以國語為正統,粵語為次一等的方言。在學校裏,說的是廣東話,寫的卻是以國語為根本的文章,廣東話被視為通俗的、口語的、粗鄙的。可見當時粵語或廣東歌在香港的地位都比較低,部分出版粵語唱片的香港唱片公司更是把市場放在星馬等地。和百代相比,本地唱片公司無論在規模、歌手陣容以至市場上都難望其項背。

歌舞電影大行其道

五十年代,香港電影事業也開始有長足的發展,部分影片模仿西方電影橋段,中間加插跳舞或唱歌情節,因此出現了大量電影插曲。那時有所謂的「七日鮮電影」,是指那些由開拍到完成只花了一星期時間的作品,大多屬於粗製濫造。在龐大需求之下,電影公司根本沒有時間和人才去花太多心思在電影配樂方面,唯有把一些傳統粵曲和小調填上新詞,亦開始陸續出現一些英文改編歌。1959年電影《兩傻遊地獄》中,由鄧寄塵、李寶瑩及鄭君綿合唱的〈飛哥跌落坑渠〉,就是改編自Frank Sinatra的〈Three Coins in the Fountain〉。

除了粵語片,國語電影亦同時受到荷里活影響,興起了青春歌舞片。葛蘭為電懋演出的電影可謂當中的表表者,例如1957年的《曼波女郎》、1959年的《青春兒女》、1960年的《野玫瑰之戀》等等,電影中的歌曲風格帶有濃厚的西方音樂色彩。《野玫瑰之戀》中的〈卡門〉(改編自古典音樂)、〈同情心〉、〈說不出的快活〉,雖說是國語時代曲,風格上已是吸取很多西方音樂的養份。

跳舞風潮造就樂隊演奏機會

在歌舞電影推波助瀾之下,五六十年代的跳舞熱潮不斷升溫;在六十年代樂隊風潮中突圍而出的女歌手Irene Ryder,在成名前就曾經於1966年參加Miss A-Go-Go比賽獲得亞軍。跳舞風氣間接為許多樂隊造就現場表演的機會,例如學校舉辦的舞會、綜藝晚會、派對等等,讓他們得到磨練。一些技術好或者有名氣的樂隊,更會獲得酒店邀聘,在下午的Tea Dance時段演出,或者在Night Club表演。當時較有名的酒吧例如Purple Onion、Firecracker、In-Place等等都有本地樂隊駐場演出。

此時夜總會、酒吧等娛樂場所亦開始流行,當中不少會聘請菲律賓樂隊作現場表演,他們主要演奏歐西流行曲和跳舞音樂為主。五六十年代香港的著名樂隊領班和音樂人當中,有好幾位都是菲律賓人,例如Lobing Samson(即「蕭王」洛平)、Fred Carpio(即杜麗莎父親)、Vic Cristobal(葛士培)、Tino Gatchalian、Lita Mendoza等等。這批出色的音樂人後來都有參與唱片指揮或編製音樂,為原先以粵曲和小調為主的粵語歌,滲入西方跳舞音樂的元素,例如Swing、Cha Cha、Samba、Waltz、Jazz之類。

崇尚西方文化的戰後新生代

至六十年代,戰後新生代開始長大,無論思想和口味都和上一輩有很大分別。他們追求時髦,崇尚西方文化思想。尤其是那些就讀英文書院的年青人(俗稱「番書仔」),不少都成為外國音樂和電影的追隨者;傳統的國語時代曲、粵曲以至呂紅、周聰等等的廣東歌,在他們眼中難免顯得過時、老套。隨着體積輕便的原子粒收音機開始普及,電台節目逐漸成為年青人之中最有影響力的媒介。著名DJ Ray Cordeiro(郭利民,即Uncle Ray)在六十年代主持的香港電台點唱節目《Lucky Dip》已經大播歐西流行曲,此外還有Darryl Patton、Tony Orchez、Bob Williams、Mike Souza、嘉蓮等都是當時十分受歡迎的DJ(那時還未流行叫DJ,一般稱呼為播音員)。在他們的節目大力推廣下,貓王Elvis Presley、金童子Cliff Richard、Pat Boone、Johnny Mathis、Patti Page等等紅遍歐美的歌手都成為「番書仔」們的新偶像。此外還有Ventures、Shadows、Herman’s Hermits等搖滾樂隊的作品,都深深烙印在年青人的心坎中。

與此同時,一間對香港樂隊潮流和日後樂壇影響深遠的唱片公司在五十年代成立,那就是鑽石唱片公司(Diamond Music Company),即寶麗金唱片公司的前身。Diamond早期以代理外國進口唱片和製作本地英文唱片市場為主。1960年,Diamond為江玲推出的第一張專輯《Hong Kong Presents Off-Beat Cha Cha》,把部分英文歌詞改為中文唱出,這種亦中亦英的演繹,一洗國語時代曲的「陳套」,令人耳目一新,得到廣大樂迷的受落。唱片公司食髓知味,再推出幾張類似風格的唱片,例如方逸華的《Mona Fong Meets Carding Cruz》(《方逸華與OB喳喳》)、潘迪華的《Pan Wan Ching Sings The Four Seasons》,以至江玲和其伴奏樂隊The Fabulous Echoes(回音樂隊)的《Dynamite!》, 統統大受樂迷歡迎。隨後,Diamond索性為Fabulous Echoes獨立出版專輯,後者演唱的〈A Little Bit of Soup〉、〈Dancing on the Moon〉都成為當時電台熱播的歌曲。

同一時間,Diamond亦開始為其他樂隊組合推出唱片,包括有Uncle Ray當鼓手的The Satellites、Hi-Jacks、Giancarlo & Italian Combo等等,這些可說是本地最早期的樂隊。

新晉樂隊的踏腳石︰歌唱比賽

另一方面,星島報業在1960年起開始舉辦「全港公開業餘歌唱比賽」,並由麗的呼聲轉播,為年青人提供了一個大展歌喉的機會。隨後,英文報章《星報》(Star)亦舉辦Talent Quest音樂比賽,此外還有可口可樂主辦的業餘音樂天才比賽(Amateur Talent Time) 及其他公開比賽。這些音樂比賽都成為不少新晉歌手或樂隊成名的踏腳石;六十年代有名的本地樂隊當中,很多都是藉着參加這些比賽而得到唱片公司賞識。此外,大家熟悉的杜麗莎(Teresa Carpio)、露雲娜(Rowena Cortes)、周梁淑怡、蕭亮、辛尼哥哥(黃汝燊)以至黃霑都曾經參加過這些音樂比賽。

披頭四狂熱

1964年6月8日,The Beatles來港在樂宮戲院演出,過千名熱情的歌迷在啟德機場守候。早期的「Band仔」普遍被長輩視為「飛仔」,而作為「Band仔」界的標竿人物,Beatles於面對本港傳媒時態度輕佻,不甚合作,傳統報章遂對Beatles大肆批評,稱呼他們為「狂人樂隊」。當時一名新加坡歌手上官流雲把幾首Beatles的歌改編為粵語歌〈行快D啦〉(改編自〈Can’t Buy Me Love〉),〈一心想玉人〉(改編自〈I saw her standing there〉),其中前者歌詞對Beatles極盡嘲諷,殊不知在香港卻成為大熱歌曲。

相比起世界其他地區,Beatlemania(披頭四狂熱)在香港可能算是比較溫和,畢竟當時港幣75元的昂貴門券並非一般年青人可以負擔。然而,伴隨着電台節目推波助瀾、跳舞風潮盛行、唱片公司銳意開拓新市場,以至戰後新生代對西方文化趨之若鶩……,這次Beatles訪港成為香港流行音樂史上一個重要的轉捩點——成功點燃了香港的樂隊潮流,一發不可收拾。年輕人衝破藩籬,紛紛仿傚,本地樂隊的組成有如雨後春筍,百花齊放。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