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犢玫瑰

懷舊是去蕪存菁的過程,去除記憶雜質,留下最珍貴的事物。年老懷舊是幸福,但如果整個年輕世代,三十五歲就在緬懷過去,代表怎樣的訊息?從《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到《我的少女時代》,我們為什麼如此渴望回到過去?

──《我們的那時此刻》

最近幾年影視圈吹起一股「懷舊風」,不論是電影、電視、綜藝、廣告,還是音樂,甚至不分國界的大家紛紛投入製作緬懷過去的作品,電影圈尤其明顯,台灣一路從《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到《我的少女時代》,甚至即將上映吳子雲(藤井樹)的《六弄咖啡館》,似乎近年電影不敗的中心,就圍繞在「青春」這個重點主題上了!

「青春不敗」的電影主旋律

放眼海外市場亦同,2015 年也集結了許多當紅偶像演員的電影《二十》,而早幾年前拍攝的純情電影《建築學概論》,更是讓歌手秀智奠定「國民初戀」的封號,可見一斑;至於日本一直以來特別擅長詮釋青春校園主題,近年更是不遺餘力地投入少女漫畫「真人化」,當中也包括創下不錯票房的青春戀愛代表作,像是《近距離戀愛》、《閃爍的青春》、《女主角失格》、《俺物語》、《Orange》等經典改編作品;另外像是中國大陸,近幾年則大量投入暢銷小說的改編翻拍,青春文學區塊的市場也是一大重點,從 2013 年郭敬明大熱的《小時代》開始,隨後《致青春》、《匆匆那年》、《左耳》等暢銷校園題材作品陸續接棒,開闢出一條青春電影的蹊徑;然而,當這個世代的人們一同陷入一種「時代懷舊」的主題時,其實也隱藏了許多對當下社會的隱憂……

懷舊,其實一部分的訊息來自於對當下社會的不滿足。三十歲這個世代的年輕人們之所以選擇懷舊,源自於對自己目前所處的環境感到強烈的失落與迷惘,也就是說,當向前看沒有希望時,人們只好選擇回望,不斷地去緬懷過去校園的美好時光,然後放縱自己躲進那一段沒有值場競爭,青春無悔的歲月!簡單來說,逃避進入電影那樣一個無憂無慮的夢裡。

執導《我們的那時此刻》楊力州這樣認為:「如果說『懷舊』是一種流行趨勢,那我們應當正視這個回頭望的行為,只是讓這個回頭不僅僅只觀看自己的青春年少,還可以望向更久的過去,透過疏理歷史,從裡面找到反省,找到走向未來的姿勢。」

懷舊,是一個去蕪存菁的過程,去除了記憶裡的雜質,只留下最珍貴的事物。如何共享懷舊,讓世代間彼此理解關於集體記憶與價值信仰,進而搭建起溝通對話的橋梁,方是鑑往知來的正確道路!

推薦閱讀:

《我們的那時此刻》,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