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鍾文榮

紙錢文化可能是紅包文化的由來,是信徒在賄賂鬼神。

傳統信仰上,紙錢的分類有兩種,一種是「金紙」,上貼金箔,專事孝敬神祇用的;另一種是「銀紙」(又稱冥紙),專事燒給陰間的祖先或好兄弟用的。

我們為什麼要燒紙錢?這是我的疑問,而韋伯在《宗教社會學》提到,最早的紙幣其實是用來付給死者的(可能受東漢蔡倫的傳說影響)。而我更大的疑問在於,神界缺錢嗎?人間為何要燒金紙給祂們呢?死去的人也缺錢嗎?要去哪裡花呢?

學者施晶琳在〈臺南市金銀紙錢文化之研究〉一文中提到,在漢人的文化認知中,出生、生病、死亡,乃至於祈求財運、避免厄運等的各種生命禮儀,以及歲時祭儀神誕廟會中,金銀紙錢都在這些儀式中佔有其特殊而重要的位置。在人類文明之中,源於自然崇拜、祖先崇拜等所衍生而出的祭祀行為中,人們對於不同祭祀對象時,往往也會基於他們的文化價值體系來選擇能相配合的祭祀品,而且儘管是相同的族群也可能因為地域的不同,而在相同文化之中產生些微差異。如同在臺灣的南部和北部同樣燃燒金紙,但是兩地人對於每次燃燒金銀紙的數量多寡與形式,也有不同的認知。

信徒會賄賂鬼神?

從以上的說明可以推導出,人們燒紙錢的行為大致上是在祭祀中發生,至於為何燒紙錢,重點則在於「祈求」,求什麼呢?求健康、求財運、求姻緣、避厄運等,總的來說,我們求一些「利得」,但也求規避一些「風險」,我認為這都是理性且合理的。但向誰求呢?很簡單的二分法,向上求神,向下求鬼(包含祖先)罷了。因此,我們從傳統上燒金紙是孝敬給神明用的,銀紙則是孝敬給陰間的諸鬼與祖先用的,絕不可混用,而且根據不同的祭祀場合,出具的金銀紙尚有不同形式與功能。

燒紙錢這件事,其實是功利導向的,向天上與地下的神鬼們進行某些「交易」,交易的內容愈大,紙錢就會奉獻愈多。

從「求」這件事上,其實可以發現燒金銀紙其實有點「賄賂」與「買收」的味道,燒金紙給諸方神明,更甚一點說還有點買「保險」與交「保護費」的功能。人間的疏通要講「關係」,送禮(包含金錢)是很平常之事,對神鬼界的疏通,當然也要意思意思一下,祭品是有的,燒金銀紙當然也是同樣的道理。

施晶琳認為,在漢人的民間信仰中,除了在多神論的觀念上與西方基督信仰觀念明顯不同之外,對於「祭品」的重視程度也與其他民族有所不同。在漢人的信仰觀念中,人們會透過祭品的奉獻而祈求神明能夠達成願望,甚至也可以是當作神明幫助願望完成的謝禮。其中以「金銀紙錢」當作祭品的使用,更在其他民族的祭祀活動中所未見的,因此也可以說是漢人文化中相當特殊的一個部分。

實際上,燒紙錢的行為其實是一種「祭品」,視同一般祭品的定義處理掉了,而功用在於對神明的「酬謝」,而實際經驗中,社會上對於關係的運用,尤其是用於買通關係這件事上,其實有分「前金」與「後謝」。在商業貿易上,商品或者是服務的買賣,有時是以「訂金」的方式開始一筆交易,直到商品或服務完成遞交或者是完成時,才會將餘款付清。而宗教行為中,所謂的酬神、舉辦野臺戲,或是祈還米龜等行為,一定基於是「還願」而來的。也就是說,信徒一開始,一定得先起個願,如果神明可以「助其達願」的話,信徒則以較大的實質方式來感謝神明的幫忙,這就是後謝。

在社會上,買通關係可以僅是一般交際,但也有可能是一種關係的「賄賂」,放在神明與信徒之間的關係,似乎也說得通。

學者董芳苑《探討臺灣民間信仰》一書中,他認為信徒赴廟便要「燒金」(焚化金紙)的行為,也可以說是從社會的「紅包文化」而來。因為社會大眾普遍有「有燒金才有保佑」、「有錢能使鬼推磨」的觀念,所以他認為,在這樣的邏輯思考下,使社會大眾在拜託有利害關係的官僚協助辦理事情時,也要送紅包。

在功利性的思考下,燒紙錢的動機很容易就會與關係的賄賂產生一定的聯想,所以在自利的基礎下,信徒對神明的賄賂,透過燒紙錢這種行為來表達,當然是無可厚非。但信徒心理這麼想,行為這般表現,他並不會坦白告訴他人,他正在「賄賂」神明,而神明也無法向人間表意,「祂們」正在接受人間的賄賂──信徒擲筊,得到允筊。好吧,我們成交!

但學界也有另一種說法,如把燒金紙視為一種贈與,僅僅是一種情感交流罷了。說到送禮與贈與,經濟學家亦有不同的見解,一派認為送禮最好送現金,一派認為送禮還是要有實物,送現金反而貶抑人際關係。

與神鬼交易的成本

信徒奉獻的行為與形式雖然有很多種,但不管怎麼說,一定且必須存在一種轉化的程序,才能進行傳輸。這種概念好像科幻小說,物品的遠距離傳輸,可以將物質轉化成電子,透過光速進行傳輸,到達設定地點後再進行還原。同樣道理,我也會認為信徒焚燒紙錢,也是透過火這個媒介,焚燒這種程序,轉化奉獻給鬼神。那麼,可以變成一種規格與形式的紙錢,似乎也降低了與神鬼交易的交易成本──很簡單,燒紙錢這種方式,在漢人社會裡都行得通,不管在中國大陸、香港、新加坡和臺灣都行得通,差異只是在於形式略有不同罷了,但根本上金銀紙的區分是不會有任何差異的。

於是乎,紙錢的創造就會植基於信徒的信仰,只要紙錢的創造者可以讓信徒相信這般的紙錢,有助於他的祈求成真,願意用貨幣來購買紙錢,接下來就是信徒間的口耳相傳,這樣一種新的紙錢形式就會開始流行,而且還會日新月異。我曾經看見信徒焚燒美元形式的紙錢,甚至有信用卡,或者是冥國銀行所發行的銀紙,基本上和現實社會的習慣沒有什麼兩樣。只要有人發明、信徒們相信,供需之間就會成立。

燒紙錢,本來就是人間對神鬼界的利益傳輸,紙錢的存在,有需求就會有所供給,但上述紙錢的發明,還是在於供給的提出,也就是一定有人先發明紙錢,然後約定成俗,紙錢就自然存在了。而隨著時代的演進,舊時傳統的紙錢依舊會存在,畢竟這依附著傳統宗教信仰,有一定的規則與習慣,而這個習慣又依著傳統的農民曆,因此,這些金銀紙店就會有大小月之分。

至於新式紙錢花樣就多了,反正需求會創造供給,而我相信樣式也會愈來愈多,未來更有可能會出現儲值卡、金融卡、信用卡,更直接一點空白支票也可以,人間與冥界,也許會有人弄出個自動提款機也說不定。或者,冥界也可以成立中央銀行(其實是設在人間而非冥界),更可以與人間的貨幣進行清算。

反正只要人們相信,有什麼不可以呢?好吧,那麼如此一來,冥界會不會因為人間幫他們創造出太多的貨幣與信用,出現通貨膨脹的問題呢?

陰間也有通膨?

廣義的華人世界,想必一年之內對冥界與神界「傳送」了不少金錢,但人間的各國政府有中央銀行可以統計貨幣供給,也可以控制貨幣供給來調整利率與通貨膨脹的問題,但神界與冥界可沒有中央銀行的機制,在這兩個地方會不會有通貨膨脹的問題呢?

人間一年孝敬祖先與好兄弟的銀紙,在人間造成了空氣與水汙染,大量的焚燒紙錢,會不會因為我們刻意對紙錢的「量化寬鬆」,反而在陰間造成通貨膨脹的問題?

這是個把無聊當有趣的問題。

這幾年,人間的政府大力提倡量化寬鬆政策來拯救經濟,貨幣愈印愈多,造成預期的通貨膨脹心理作用(實質上各國中央銀行發現,量化寬鬆政策好像也沒引發通貨膨脹的問題),物價在短時間內一路攀升。人間量化寬鬆的操作手法,連紙錢也依樣畫葫蘆,差異在於人間的貨幣量化寬鬆政策是中央銀行發起的,但紙錢造成的陰間通貨膨脹,並不是冥界的中央銀行引起的,反而是人間刻意捐輸過去的。因此,我們會發現一件事,先撇開傳統的銀紙不說,現在華人世界很流行的冥界紙鈔,面額已經是愈印愈大,壹後頭的「零」愈印愈多。

二○一三年的清明節,香港的《蘋果日報》就曾報導,由於人民幣升值、原物料價格與人工成本攀升,造成的物價飛漲,通貨膨脹已經蔓延到陰間,陰間也受牽連,清明節前夕,有紙紮舖推出「冥通銀行」最新的「壹萬億圓」面額冥紙。

沒聽錯吧,是壹萬億元,壹的後頭有十二個零!人間最大面額的貨幣辛巴威幣也才一百兆(十四個零),冥界貨幣也不遑多讓衝到十二個零,相差只有一百倍而已。

但問題是,辛巴威有冥紙嗎?

把問題再稍微擴大一點,冥界與人間的匯率應該怎麼算?當港幣對人民幣也才貶值不到八%,香港發行的冥幣後頭加上十幾個零,會不會造成冥界的通貨膨脹,購買力大幅下降呢?

曾有銀行界的從業人員打趣的說,人間的貨幣應該和冥幣的匯率是等值的一比一才對,不管一個人用多少貨幣買了多少紙錢燒給祖先和好兄弟,這匯率應該是一比一才對,雖然實質的貨幣不會不見,但把冥紙的面額搞得這麼大,難道陰間的祖先和好兄弟們,不會知道人間對陰間搞「量化寬鬆」的「陽謀」嗎?

宗教小辭典

傳說紙錢源自蔡倫,因為紙張銷售不佳所想出的推銷點子。蔡倫和妻子串通好假裝重病死去,蔡倫的妻子告訴鄰居,將紙張剪成銅錢狀焚燒就可以賄賂陰間鬼差,死者即可復活(這也是民間給往生者燒腳尾錢的做法)。鄰居不相信,後來蔡倫的妻子一燒紙錢,蔡倫立刻復活。蔡倫向鄰居解釋,燒給他的紙錢就是陰間的錢,鬼差向他索賄時,他將收到的錢交給鬼差,人就從陰間回來了。

※ 本文摘自《拜拜經濟學》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