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侑宭

孩子,是具備未來生存能力的人。生物會不斷演進,人類也是如此。但在面對社會各種創新、對傳統認知的挑戰或是面對價值觀的對立,人們對改變會感到恐懼?還是真心接納、擁抱未來呢?

操縱彩虹的少年》是東野圭吾2016年年初新作,不以推理為主,而以懸疑又帶點科幻的視角,勾勒出一名天才少年對於顏色和光線的敏銳度,並以光的折射顏色發展出光的演奏會,許多未滿二十歲的青少年彷彿著魔般地被光的色影吸引、無法離開表演,一場「光樂」演奏,奏起前衛的樂章,也奏起家庭、世代、社會價值觀在人心的樂章。

作者以物理領域的「光」做為小說綺麗的元素,因為「光」代表明亮美好的未來,但多數人對光的見解不及物理學界、量子物理學界的專家透澈,因而光也帶著未知。在量子物理中的「光子」是一種能量波,是電子在能量階躍遷時產生的產物,在位階提升時才會產生。美國物理學界亦已證實,量子並不只是存在肉眼可見的物質,還包括人類身心靈的進化──人的心靈層次提升時會產生能量波,如同神仙菩薩背後的光圈。以「光」做為小說奇幻素材,既是真實世界光明美好的色彩,也帶有科幻未知,與現實世界有戲劇性的距離感。

作者秉持對社會的關懷,以擅長演奏「光樂」的青少年做為人類社會發展前衛創新的代表,描繪人類社會面對世代交替、價值觀衝突時,人心的光明與黑暗。「光」與「青少年」結合,代表社會各種創新、挑戰傳統認知的形象,而以家長、社經地位高的大人,做為守舊、保守僵化的形象。

小說中的天才少年光瑠,從小就異於常人,對光與色彩具有異於常人的敏銳度,對於知識具有超乎常人的理解力,進而發展成屬於光瑠的「光樂」演奏。由於「光樂」帶有現實世界缺乏的光明美好,吸引許許多多青少年前仆後繼參與,但對父母、大人而言,這群孩子宛如對某種危險之事上癮。由於對「光樂」知之甚少,進而產生恐懼,於是成人對「光樂」開始貼上負面的標籤,認為孩子們的行為是「旅鼠效應」。

「旅鼠效應」指的是金融界不理智、容易陷入集體無意識的散戶行為。巴菲特曾用旅鼠比喻股民,但這個模式最有名的故事,是《格林童話》的〈吹笛手〉:一個名叫哈默爾恩(Hameln)的村落鼠滿為患,某天來了一個外地人,自稱是捕鼠能手,村民向他許諾,能除鼠患的話會付重酬。於是外地人吹起笛子,鼠群聞聲隨行,被誘至威悉河淹死。事成後,村民違反諾言不付酬勞,吹笛人憤而離去。數週後,村民在教堂聚集之時,吹笛人再度出現,吹起笛子,孩子們聞聲隨行,被誘至一個山洞內……童話往往是對現實社會的人類社會行為的寓言,這些前進的孩子究竟是對的?還是錯的?

「這些團體都是因應時代的需求而誕生的」,世代更迭也是每個社會都得面臨的,但人類對未來有著無限美好的憧憬,對眼前的改變卻有無限迷惘與恐懼。

操縱彩虹的少年》以奇幻手法,呈現出人類社會這此一現象的迷離與想像,面對社會各種創新、對傳統認知的挑戰或是面對價值觀的對立,其實時間的下一站永遠是未來,恐懼、抗拒從來就無法阻止時間的前進,而孩子是具備未來生存能力的人,顯然未來的世界裡,有他們必須面對的難題,卻永遠不會是父執輩所能因應與想像的。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東野與日本推理:

  1. 【經典也青春第16講】行走在黑霧未散的白夜──從松本清張到東野圭吾
  2. 在推理小說中呼喊東野圭吾

延伸閱讀:

東野圭吾電子版全系列!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