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商業周刊提供

兆豐金海外洗錢案,雪球越滾越大。八月二十三日,台北地檢署上午兵分三路,前往金管會、財政部、兆豐金控調閱資料,他們最重要的目的,是為了查出兆豐銀行紐約分行因違反《洗錢防制法》,遭美國紐約州金融服務署重罰一億八千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五十七億元)的真正原因。

發現一:潤泰破千億借款,每五元有一元來自兆豐金

當天下午,地檢署傳訊兆豐金前董事長蔡友才,訊後認為其涉案情節嚴重,將蔡友才從「他字案」轉為「偵字案」被告,雖獲請釋回,但遭到限制居住、出境和出海。

這一天,蔡友才的身分是鑒機資產管理公司董事長,他才剛到任不到一個月。而兆豐金海外洗錢案一爆發,也燒出了蔡友才所掌握的兆豐金,與尹衍樑的潤泰集團,過去五年間密不可分的金錢借貸關係。

根據商業司資料,鑒機資產管理公司實收資本額達兩百億元,但蔡友才持股數是「零」,所有股份的持有者其實是「盈家投資」,代表人則是中裕新藥董事長陳志全,他也是潤泰集團投資管理處副總經理。

蔡友才還沒坐熱的鑒機資產董座之位,其實是從他的子弟兵、兆豐金證前董事代表謝泓源手上接下來的。謝泓源在今年二月中辭職離開兆豐金,馬上就在三月四日成立這家公司,而他本人也是「零持股」。

若再從「盈家投資」的股東背景追蹤下去,其最大股東是「長春投資」,持有其七五%股權,而「長春投資」背後最大股東,則是持有其四八%股權的「匯弘投資」,不論是匯弘還是長春,都是潤泰集團旗下主要的投資公司。

但令人驚訝的是,匯弘投資與長春投資,最大的金主就是「兆豐金」(見下圖)。

商業周刊 第1503期 2016/08/31

《商業周刊》獨家調查金控授信資料顯示, 匯弘與長春分別從兆豐金借了六十八億元、三十七億元,而整個潤泰集團(含匯弘、長春、潤華、潤泰興、宜泰、潤泰全、潤泰新與控股南山人壽的潤成)從兆豐金借貸的資金高達兩百億元以上,位居各金控之冠。

令人玩味的是,蔡友才在二○一○年七月上任兆豐金董座,當年度潤泰集團旗下公司與兆豐金的借貸金額少到不夠格列入兆豐金財報裡。

但從二○一一年開始,兆豐金便成為潤泰集團的「金庫」,往來資金從此一路攀高到目前為止的兩百億元,若以潤泰集團在國內金融機構借款破千億元的規模來算,大約每五塊錢就有一塊來自兆豐金,可見兆豐金在蔡友才執掌時期,已成了潤泰的最大債主。

蔡友才雖然在今年三月二十九日已經離職,但任內審核通過的案件持續進行,兆豐正為尹衍樑個人投資的 Gogoro 電動機車主辦聯貸案,若聯貸案通過,兆豐對泛潤泰集團的授信金額,將續創新高。

發現二:蔡友才七月加入潤泰家族,鑒機資本額就新增一百二十億

據銀行業者透露,蔡友才在離職前,仍馬不停蹄親自拜訪各大銀行高層,拜託各銀行貸款給 Gogoro。蔡友才與尹衍樑魚幫水、水幫魚的密切合作,可見一斑。

一位銀行企金業務指出,在業界,能夠拿下潤泰集團案子的業務,在銀行內走路有風。蔡友才能替兆豐金控引進潤泰這個大客戶,算是大功一件。但潤泰的貸款案可口,卻不見得容易吃,因為,潤泰集團借款向來以「高明」著稱。不但財務槓桿不算低,複雜度、難度都高,借款主體大多為未上市櫃的投資公司,相較之下透明度較低。

因此,匯弘投資一家在兆豐金的借款金額,竟比在台上市的潤泰全、潤泰新還要高。然而,蔡友才在七月二十八日上任鑒機董座時,資本額才八十億元,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到八月十日,鑒機資本額暴增至兩百億元,中間差額一百二十億元,錢從哪裡來,頗令人好奇。

※ 本文摘錄自《商業周刊 第1503期 2016/08/31》,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