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戴夫.卓特

傑瑞.溫特勞布是個年紀輕輕的演唱會行銷人。他終於取得這輩子最大的突破。那就是說服貓王讓他替巡演宣傳。

若巡演成功,溫特勞布也水漲船高。但若巡演失敗,他在這一行就毀了。他會破產,惡名遠播。沒人會再找他負責行銷。

貓王只開出一個條件:「我每一場演出都要看到座無虛席。」這在溫特勞布看來合情合理。

事實上,早在巡演開始之前,所有夜間演唱會的票已悉數售罄。溫特勞布心想也許能辦日間演唱會。於是向第一個演出場地的負責人提議舉辦日間演唱會。

演唱會當天早上,溫特勞布來到負責人的辦公室。發現桌上有一疊門票。負責人說因為是日間演唱會的關係,有幾百個位子尚未賣出。溫特勞布的人生如跑馬燈閃過眼前。貓王即將登臺演出,看到他說好不想看到的畫面。幾百張空座位。

溫特勞布想說他在這一行玩完了。他如何在幾小時內補滿座位?接著他想到塞滿現場不是當初的條件。「座無虛席」才是當初的條件。

於是溫特勞布找工人把後排座椅移走。貓王登臺時只看到全場塞滿觀眾,沒有一張椅子是空的。那場演唱會與那次巡演是溫特勞布的職涯轉捩點。後來他成為美國最頂尖的演唱會行銷人。

多年後,動保人士在北極碰到大不相同的問題。

獵人正殘殺數千隻海豹幼獸。牠們的毛皮能做成柔軟美麗的外套。於是獵人以棍棒打碎牠們的頭骨。動保人士面臨的問題是如何阻止殺戮。獵人的人數太多,無法一一阻止。而且獵人很蠻橫粗暴。後來動保人士發覺重點不是阻止獵人。而是防止小海豹被殺。他們大可不管獵人,只須消除小海豹被殺的原因即可。

他們帶著噴漆走訪北極各處。把漆噴到每隻小海豹的身上。小海豹不以為意,在油漆乾掉後甚至毫無知覺。但牠們的皮毛因此無法做成外套。現在獵人無法拿牠們賣錢,沒道理再下殺手。

溫特勞布跟動保人士所見略同。真正的創意不是源自正面對抗難題。而是源自追溯問題的根源,找出不同的答案。拆解問題往往等於解決問題。

※ 本文摘自《你的點子需要牙籤》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