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馬克.李維

作文課的老師常會告訴學生:「書寫就是思考。」他們這麼說的目的,是為了要解開寫作的神祕面紗,安撫學生對寫作的恐懼。用這句話安慰學生的老師認為,假如你的思路清晰,並且使用日常生活的語言,你就可以得心應手地將自己的想法表達在紙上。

這是個很棒的建議。我們愈是把寫作當成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把它視為僅僅是表達自我的一種方法(就像和朋友講電話一樣),它對我們來說就愈容易。

然而,對那些想要運用書寫來解決問題的人,一個合理的懷疑是:為什麼要寫?假如「書寫就是思考」,為何不省略掉書寫的部分,只要努力思考就好?在這裡我要提出兩個理由,說明將思緒記錄下來,化為白紙黑字的重要性。

寫字、打字有助我們集中思緒

首先,寫字的動作,或是在電腦鍵盤上敲打的動作,可以有效集中思緒。

人的思緒本來就是跳來跳去的,因此,長時間的思考很容易會變成作白日夢。

假設我想要處理公司幾個客服人員彼此之間溝通不良的問題。這些員工時常針對工作流程陷入無意義的爭論,把問題搞得愈來愈複雜,最後甚至吵了起來。

如果我試著用思考的方式,想出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我可能會得出幾個好辦法。但是也很有可能,我的思緒會脫離主題,忘了自己一開始想要思索的問題是什麼。

我會在腦海中想像這幾位員工的工作情形,特別是愛惹麻煩的麥可。然後,我突然想起麥可有一輛和我的車同款的吉普車。接著,我想起我需要把車開去保養廠換機油。而我之所以選擇那家保養廠,是因為那裡的工作人員會大聲喊出自己正在進行的步驟(「我在換過濾器!」),讓人感覺他們像軍人般有效率。還有,保養廠的老闆羅斯認識我,他會幫我打折……

結果,我一開始想到的好辦法不見了,就在我思索員工的相處問題與開車去保養廠之間,這些辦法忽然不見蹤影了。根據我的經驗,人類腦袋的運作方式就是如此。

這種分神與自由聯想的情況並沒有什麼錯,也很常見。但在上述的情況中,我無法透過思考得到具體的成果。這就是未利用具體的事物來幫助我們集中注意力,可能會遇到的陷阱。

當你把思緒記錄下來時,這些文字就會不斷將你的注意力帶回主題上。你不需要學習控制心靈或遵守什麼嚴格的規範,就可以辦得到。即使你的思緒暫時脫離主題,寫字的動作會讓你回想起,你是為了某個目的而進行書寫。

有一則關於愛迪生的軼事和這個概念有關。每當愛迪生坐在椅子上休息時,他會在手裡握著一把零錢。當他不小心睡著時,零錢就會掉到地上,發出聲響把他吵醒,提醒他回到工作崗位上。

書寫的動作就像是你手裡握著的零錢一樣。當你分神時,你可以把離題的思緒也記錄下來,不過當你離題愈來愈遠時,記得提醒自己,書寫的目的還沒有達成。

回溯思考路徑的線索

你應該把思緒記錄下來的第二個理由是:它可以給你回溯思考路徑的線索。這和第一點有些類似,但有幾個重要的區別。

當你在進行自由書寫時,離題的思緒中可能蘊藏了豐富的寶藏。假如你事後無法回想起這些思緒,錯失了這些潛藏的寶藏,實在可惜。大多數人之所以與這些寶藏擦身而過,只因為他們對於自己的記性太有自信了。

舉例來說,在某次工作坊中,我和幾個學生進行非正式的訪談。我花了二十分鐘的時間和每個人討論他們的工作情形,並且在他們說話的同時記下幾個關鍵字(我沒有讓他們看到我寫的字)。如此一來,我就可以精確地回想起他們說過的話,不論是切題或離題的談話。

之後,我請每位學生回想他們剛才跟我說過的話,並請他們把自己記得的要點重述一次。平均來說,他們只記得一半的內容,儘管我們的對話才剛結束不久。

因此,我想請你把所有一閃而過的思緒都記錄下來,把它們當作黃金般珍惜。當適當的時機來臨時,這些思緒有可能會創造出無比的價值。

如果你正在思索某個有趣的主題,並且以輕鬆、不加評斷的態度進行書寫,你所寫出來的字句中,將蘊藏你無法想像的解答與可能性。換句話說,假如你期待自由書寫最終將引領你到達一個值得探索的地方,那麼你就一定會找到那個地方。

再回到前面提到的「員工問題和保養廠」的例子。我提到這個故事的目的,是為了說明思考有可能會淪為作白日夢。我原來的目標是要想出幾個好點子,解決不斷發生的員工問題,但是我的注意力最後卻變成把我的吉普車送去保養。

假如同樣的離題思緒被記錄在紙上,我就有機會讓注意力重回主題,也有機會檢視被保留在紙上的離題思緒。於是,我就有可能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

當我寫下對保養廠的想法時,我可能會注意到,保養廠員工在工作時大聲喊出工作流程的習慣,令人聯想到軍隊的作法。也許,這種用語言回報來確認的方式,也可以適用於公司員工的溝通上?答案可能是肯定的,也可能是否定的。最重要的是,自由書寫幫助我把離題的思緒記下來,讓我在日後可以加以探究。

※ 本文摘自《自由書寫術》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