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攝影/走路痛提供

從一頭獅子的武俠故事出發,到影片突破三百萬點閱,
走路痛一路走來,再痛,都不放棄自己的創作三元素:
「堅持獨特,享受荒謬,相信熱情。」

Q:走路痛,這應該是你第一次公開露面?

其實不算是,我在很多地方都有放作者照,只是很難認而已。我相信你隔天也會忘記我長什麼樣子。

其實我目前只想在每次小說上市時,以一個作者的身分跟大家互動。其他時候,你絕對很難在粉絲團上看到我突然自拍打卡po廢文,所以我想請粉絲們放心,我會繼續低調下去,不用退讚。

小說不怪不好看──專訪《牠與它:獅子與火龍果》作者走路痛

走路痛提供。攝影:褚於

Q:為什麼會以《獅子與火龍果》當作首部小說代表作?

因為小說不怪不好看。

這年頭小說是小眾娛樂,跟黑膠唱片差不多;你必須獨一無二,要怪,真的很怪,怪到不行,大膽實驗與挑戰各種概念,才有可能跟其他的娛樂作品競爭。

《獅子與火龍果》就是這麼怪。

它充滿任性妄為的怪異設定,筆調混搭、無視類型、排版亂排、沒有人物、沒有對白、沒有名字,用超展開的黑色喜感,寫前所未見的「野獸派武俠」。

我要的,就是一句話:「從來沒有人這樣寫小說」。

它的形式非常強烈,荒謬到幾乎無視「市場」這種東西,甚至「很挑讀者」,閱讀之前最好還要放空一下;但我相信這才是這時代需要的小說,畢竟娛樂選擇太多的我們,已經不會再花時間看很普通的、類型長得差不多的故事。

人生短暫,我想讓大家看看沒人寫過的故事。

說到這裡,我想再次感謝讀享數位文化的江承勳大哥。他願意支持我用如此怪誕的作品去突襲出版市場,大膽實踐各種古怪想法,真的非常感動。

Q:電子書版本特別收錄了一篇短篇作品〈牠與它〉,你要介紹一下嗎?

〈牠與它〉只有短短四萬字,卻是我今年最重要的奇幻故事。

重點是它很怪,你看過以蝸牛跟寄生蟲為主角的故事嗎?它就是這麼怪。但相對起來,它的筆調其實比《獅子與火龍果》更精簡、更溫柔、更生動。如果是從未讀過我小說的年輕讀者與女性讀者,我非常推薦從〈牠與它〉開始。

小說不怪不好看──專訪《牠與它:獅子與火龍果》作者走路痛

走路痛提供。攝影:褚於

Q:你寫小說,但你的粉絲團似乎以影片為主,而且更有迴響?

其實我一開始是為了宣傳小說而開始學習做短片,做了之後心裡甜甜的,就開始固定製作,雖然個人覺得自己的才華是寫作,但是粉絲好像都比較喜歡影片。我是很樂意繼續做下去,大方向是想成為「小說導讀影片」的指標者。

Q:比較喜歡做影片還是寫小說?

都喜歡。但我寫一篇小說花的時間大約是一支影片的九十倍以上。所以我很可能一年只會寫一本小說,至於粉絲團上面就用影片跟大家互動。這樣挺好的。

Q:你的創作量多嗎?

我不勤勞,想做就做。

我最熱門的三支影片,加起來快三百萬觀看數,都是用一個晚上就做出來的,仗著當下一股衝動,就忍不住做了。說也奇怪,這種「不能只有我看到」的吐槽直覺往往最有共鳴,反而那種精雕細琢出來的腳本,效果比較普通。

我想這個時代,大家其實不期待你有多勤勞,你強調自己一天寫幾千字、每天按時更新、每天多晚睡覺,對讀者一點意義都沒有,「共鳴」才是唯一指標。與其在粉絲團一天一篇廢文,不如一個月一篇爆款,後者才是能讓你被記住的原因。

所以我的創作,向來都是想做就做,做不出來,代表它說服不了我自己。

小說不怪不好看──專訪《牠與它:獅子與火龍果》作者走路痛

走路痛提供。攝影:褚於

Q:你覺得走路痛的小說,最重要的三大元素是什麼?

堅持獨特。享受荒謬。相信熱情。

前兩點,剛剛都提到了,很好理解。最重要的是第三點,「相信熱情」。

也許世上的熱情很多種,但我想寫的那種,是在極端痛苦下的淬鍊重生、一種對生活與命運的反抗。就像獅子追求著水果、蝸牛憧憬著大海,這本質上,是多麼諷刺的誤會?但正因為是如此渺小的願望、矛盾的掙扎、悲傷的遺憾,才能激勵我們在生活之中,找回對熱情的渴望,進而相信熱情所帶來的力量。

我希望,自己的每一部故事都能有這樣的力量。

Q:最後跟讀者講講你的下一步與未來願景吧。

我的目標是未來每年能出一本新小說,並繼續跟各家出版社合作「新書導讀影片」,希望五年內能做到一百支影片──並且沒有被告。

小說不怪不好看──專訪《牠與它:獅子與火龍果》作者走路痛

走路痛提供。攝影:褚於

Q:你一下寫獅子,一下寫蝸牛,你下一部小說打算寫什麼?

我想寫一棵芒果樹愛上除濕機的故事。

沒有啦,我下一部絕對會寫人類的故事,希望也能夠很奇怪,敬請期待囉。

來看看走路痛怎麼說電子書!

本文介紹:
獅子與火龍果》,馬上點選試讀►►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特別感謝:字遊出版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