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商業周刊提供

人機共存時代誰是搶手人才?
機器人即將取代人類的工作,
這不是科幻電影的情節,而是10年內就會出現的未來,
而且知識工作者將受到破壞式影響。

全球 25 大頂尖顧問、研究商業數據分析近 20 年,被譽為「商業數據分析教父」的戴文波特教授,在其新書《下一個工作在這裡!》點出未來職場結構改變的大趨勢,以及人機時代如何打造競爭力。

《商業周刊》取得搶先書摘,篩選精華、重新整理書中內容,告訴你:如何成為不被機器打敗的勝利組。

麥肯錫調查報告指出,二○二五年,知識工作自動化工具,將執行相當於一億四千萬名全職人員的工作產量。

即使從未造訪紐約證券交易所,您一定曾在財經新聞背景中見過這個地方:身穿寶藍色夾克的交易員圍在市場專家身旁,揮舞紙張或舉起手指,代表他們的出價。在股價暴跌日子,我們經常看到他們抱著額頭。這是資本主義的代表性畫面。

事實真是如此嗎?

當我們在二○一四年最後一次拜訪紐約證券交易所時,可見的肢體動作已經減少許多,一九八○年時,交易所有五千名交易員,現在只有大約五百人。現在大部分交易都由位於紐澤西州的資料中心電腦處理。走進其他交易所,以上現象更為明顯。目前幾乎所有股票都改採電子交易。

管理顧問機構麥肯錫公司(McKinsey)曾發布一份報告,主題是未來十年對於「生活、商業、以及全球經濟」改變最大的破壞性科技,其中之一是知識工作的自動化。

研究過七項知識工作者領域(專業人員、主管、工程師、科學家、教師、分析師及管理支援人員)後,麥肯錫預見:到了二○二五年,「我們估計知識工作自動化工具與系統,將會執行相當於一億一千萬至一億四千萬名全職人員的工作產量。」機器跨出骯髒、危險與單調乏味的工作,開始入侵決策工作的領域,工作者必須在接近自己核心身分與自我價值感的領域,接受失去地盤的事實。未來的十年,職場因為智慧機器的進化,將會出現幾大趨勢:

趨勢一:再見,入門級知識工作

工作架構越清楚,越易被「沉默開除」現在,沒有工作是牢不可破的。例如,醫師負責看診病人,對他們的病痛提出治療計畫。但他們也被期望兼顧醫院妥善管理資源的需求。以上聽來完全不像電腦能夠接手的角色。但是諸如安森(Anthem)等醫療保險公司,已經開始運用超級電腦以及其他自動化系統,扮演醫療顧問的角色。根據過去相似病例建立的廣泛知識,「提出其他合理方案」,沒有任何醫師腦海中記得的病例,能夠與超級電腦的資料庫相提並論。

由於電腦程式將重點放在能力可及的任務,以一次跨出一步的速度推進,由九個人執行過去由十個人執行的工作。還有,因為對於日常工作的危險、骯髒以及單調感到厭倦,這九位繼續上班的員工大多樂於見到一○%的工作消失。他們手上都有很多不想花時間處理的任務,舉例來說,律師工作中最煩人的一面是所謂的「搜索」,他們必須翻閱文件與證詞紀錄,大海撈針般尋找與訴訟相關的關鍵部分。當「電子搜索」與「預測性編碼」問世,幾乎沒有律師表示反對。

馬克斯學派社會學家哈瑞.布瑞佛曼(Harry Braverman),曾提出「去技能化」,意即當科技的引進使得工人不再需要過去必備技能時,工作就被去技能化。以教師為例:他們斷定學生需要的內容為何,然後以人力方式(講課、示範等)傳輸給他們。但像安普利(Amplify)、麥格羅希爾教育公司(McGraw-Hill Education)及紐頓(Knewton)等業者已提供「適性化學習」系統,用來診斷學生學習成效。目前教育情境中,仍有一些電腦無法執行的任務,例如管理教室與維持課堂秩序,但這些任務並不見得需要知識工作者來執行。電腦先是偷走一小塊,然後變成一大塊。架構越清楚的任務,越容易被機器侵占,這種程序被稱為「沉默開除」。

沉默開除的最大受害者通常是入門級員工。以建築業為例,過去曾經需要大批入門級建築師執行製圖工作,或設計的小小修改。目前這一類工作幾乎全由電腦輔助設計系統執行,進行製圖或設計工作的生產力因此大幅提升。這是近年來建築系學生難以找到工作的原因之一。喬治城大學教育與勞工中心在二○一二年發布一份研究顯示,建築系畢業生失業率為一四%,居所有科系之首。一篇《紐約時報》報導標題說得很明白:「想要找份工作?去上大學,但別進建築系。」

※ 本文摘錄自《商業周刊 第1506期 2016/09/21》〈封面摘要〉,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