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劉育志、白映俞

自古以來,一直都有智者告誡我們要「活在當下」,專注於眼前的事情,心無旁騖才能做好事情,也才會獲得快樂,幸福感更會因此提升。對於這樣的忠告有人感到茫然,有人心領神會,有人則試著用科學的方法去證明它。

兩位哈佛大學的研究員,柯林沃斯和丹尼爾.吉伯特開發了一個 iPhone 應用程式,每天會隨機地傳送發出幾個問題給受試者,經由這個應用程式可以即時記錄下人們正在做什麼、正在想什麼,以及心裡的感受和幸福的感覺。這個應用程式收到很大量的回覆,他們蒐集到一萬五千多人,超過六十五萬筆資料,這些人遍布在八十多個國家,從十八歲到八十歲,男女都有,涵蓋各種學歷,各行各業都有。

研究結果中,會讓人們感到最快樂的活動是「做愛」,快樂指數遙遙領先其他日常活動,其次是運動、交談、玩遊戲、聽音樂、禱告、烹飪等。

研究人員發現,人們真的是非常容易「分心」。在所有的樣本中,有 47% 是處在分心的狀態,最容易分心的時刻是在沖澡時、刷牙時,有 65%。名列「最不會分心」之首的活動是(你猜到了嗎?),沒錯,還是「做愛」,不過也有超過 10% 的機率。話說回來,如果連「做愛」都能夠分心,那大概沒有什麼是不能夠分心的了。

當人們分心的時候,可能想著的是「快樂的事情」,例如約會、度假、升官、美食、中大獎;或是「不快樂的事情」,例如受騙、失戀、疾病、考試念不完;也可能只是無關喜怒,單純「中性的事情」。

若是人們的腦子裡想著「不快樂的事情」時,肯定會感到很不快樂。不過,值得注意的是,縱使腦子裡想著「快樂的事情」,但是和「專心」的狀態相比,快樂的程度並沒有比較高。又如果分心想著「中性的事情」,那快樂的感覺也會降低。

換言之,不管做什麼,如果能夠專注在眼前的事情,人們將會最快樂。甚至連只是單純地開車,專心都會比不專心感到比較快樂。

對於這樣的結果,也有人提出質疑,認為「就是因為心情不好,所以才會分心」。不過因為這項實驗即時記錄了許多人的感受,在比對時間點與心情變化之後,研究人員很肯定地表示:「是分心造成了不快樂,而不是不快樂讓我們分心。」他們已將部分的結果發表在《科學》(Science) 期刊上,提醒大家「漫遊的心靈是不快樂的心靈」(A wandering mind is an unhappy mind.)。

然而,白日發想,做做白日夢,難道真的如此一無是處嗎?

白日夢與工作記憶

形容一個人常常「胡思亂想」或「做白日夢」,往往被認為是較負面的說詞,但刊載於《心理科學》(Psychological Science)的論文則提出不大相同的看法。

神經科學裡有理論認為,我們人類的大腦和電腦一樣,具備一定容量的工作記憶(working memory)。工作記憶是對各種訊息的「暫存」與「處理」能力,可供我們思考運用。假設我們正在執行的工作占用較多的工作記憶時,就沒有多餘的空間去胡思亂想。

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和德國馬克斯.普朗克認知與腦科學研究所的學者做了實驗來探討「工作記憶」和胡思亂想之間的關係。

在這個研究裡,研究者要求受試者從事一些較不嚴苛的工作,在工作中若腦子裡出現胡思亂想就按下個按鈕以做紀錄。任務結束之後,受試者會接受「工作記憶」容量的評估。

根據實驗結果,研究人員認為「工作記憶的容量與胡思亂想的頻率之間有正相關的關係」。說得簡單一點,就是當人們執行複雜的工作時,已占用大部分的工作記憶,所以較不會胡思亂想;而當人們在執行較簡單的工作時,僅占用少數的工作記憶,因此就更可能出現胡思亂想。

我從事創意產業。專注讓我深陷,白日夢是我的救贖

傳說中,阿基米德泡進浴缸放鬆心情的時候,突然頓悟了讓他朝思暮想的難題,於是興奮地衝出浴室,光著身體大喊著:「Eureka!(我發現了!)」這種靈光乍現、驚喜的感覺,你可能也在蹲馬桶上廁所或泡咖啡時曾經歷過。

對於研究人員、創意工作者而言,白日夢更常被認為是個「生活必需品」。詩人可能在山野間聽到一段詩歌,小說家可能在列車行駛轟隆隆響的同時聽到一段故事。最棒的點子通常是來得像愛神丘比特的箭一般地突然和意外。

這個觀點似乎有了些科學證據。加州大學的學者設計了實驗,試圖找到「白日夢」和「創意」之間的關聯,該實驗結果刊載於《心理科學》。

他們找來了 145 位大學生,分為 4 組,讓他們進行「不尋常使用方法挑戰」。研究人員會交給他們一些常見的物品,然後請他們在兩分鐘內列舉出各種可能的使用方法。接著有十二分鐘的中場時間,在中場時間裡有一組人休息、有一組人做需要專注的記憶練習、有一組人盡量做白日夢,另外有一組受試者則沒有中斷。緊接著再讓這些受試者做更多「不尋常使用方法挑戰」,受試者可能遇到新的物品或重複的物品。

實驗結果顯示,中場時間能夠盡量做白日夢的那一組人,在做完白日夢之後,面對同樣的物品會呈現出較多創意,較平均值高出 41%。

不過,受試者如果拿到的是全新的物品時,四組的表現則相差不多。

研究人員認為,做做白日夢讓心靈漫遊的確會讓人們在解決問題時展現更多的創意,不過這些問題需要的是曾經思考、咀嚼過的問題,並非讓創造力全面提高升等。

這個結果一方面可以告訴我們,人們腦子裡的知識、想法或計畫,在經過白日夢的「發酵」之後,可能出現神來一筆的妙著;另一方面也提醒我們,別傻傻地期待「天外飛來的創意」,畢竟腦子裡需要先裝些東西進去,創意才有可能被製造出來。是以,美好的旋律會出現在音樂人的腦子裡,絕妙好辭會出現在文人的腦子裡,想來絕非偶然,那都是需要經過許多努力、累積、醞釀才會長出的美麗果實。

讓咱們說個音樂家湯姆.威茲的小故事,這正是關於做白日夢的極致經典。

有天湯姆開車在洛杉磯的高速公路上,當他正加速前進時,突然聽到了美妙旋律的片段,靈感便這麼闖入了他的腦海中。但是他沒有紙或筆也沒有錄音機,無法記錄這個片段。湯姆感到焦慮向他襲擊,認為自己就要失去這個靈感!

但接著,他做了件新穎的事。

他抬頭望著天空,然後說:「不好意思,難道你看不出來我正在開車嗎?我現在看起來像是可以寫下一首歌嗎?如果你真的想要給我這樣的靈感,那就等等適合的時候,等我有空應付的時候再來。否則,今天就先去找別人吧!」

是的。漫遊的心靈會帶來創意、靈感、記憶與未來,伴隨而來的就是搆不著的焦慮,甚至是無邊的恐懼。

如同安迪.普迪科姆(Andy Puddicombe)所說:「我們住在一個非常忙碌的世界,我們生活的步調相當狂亂,心智總是忙碌著思考,而我們也總是忙碌地在做著某些事情。令人難過的事實是,我們是如此分心,以至於我們其實早已不算是存在於『現在』生活的世界裡了。我們錯失了對我們而言最重要的『現在的生活』,而且更瘋狂的是,人們把這樣的生活認定為該有的生活,但事實上不該是這樣的。」

作家為了即將到來的截稿日而焦慮,然後他開始為他的焦慮而焦慮,因為越焦慮他就越想不出來。焦慮繼續放大焦慮,就是我們常常深陷其中卻毫不自知。

總結來說,專注於手中的工作、心無雜念,可能是最沒有心理負擔的一種做法,所以人們會因為投入而獲得快樂,提升幸福的感覺。

而大腦賦予我們無限的想像力,讓人們可以構思、可以推演、可以迸出創意。但是,假若過度放縱這樣的能力,將會讓我們活在不斷推想的「未來」之中,這些「未來」可能毫不存在,也不會實現,但卻可以帶來貨真價實的擔心與焦慮。

讓大腦專注或讓心靈漫遊,並沒有絕對的對錯,但是,應該要取得一個適當的平衡點,才能替心靈裝上翅膀,而不讓心靈被困在自己構築的牢籠。

本文摘自《不腦殘科學》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