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黃震南

那邊有看官舉手問了,我說鄭成功是海上最強美男子,可有根據?那位女性朋友請將手放下,順便把嘴邊的口水擦乾。鄭成功是有畫像傳世的,而且這畫像據說不是後世畫家憑空想像,真的是鄭成功在臺南聘請畫家繪製,傳到他堂兄弟手裡,一路傳下來傳了兩百多年。到日治時期,鄭家把畫送給日本人帶回日本,後來又送回臺灣,當時的臺灣總督將這幅畫視為國寶,輾轉送到臺灣總督府博物館,今日由國立臺灣博物館保存。

從畫像來看,鄭成功面目清秀,留著短短鬍子,如果這樣還不算美男子,諸君可以去看看朱元璋的畫像再回頭看鄭成功的,你就會覺得鄭成功根本就是金城武。說到金城武,過去曾有傳聞說好萊塢想拍一部有關鄭成功的片子,(神鬼奇航系列嗎?)就是鎖定金城武飾演鄭成功。雖然金城武經紀人澄清絕無此事,不過想像一下,鄭成功是中日混血,會說日語和閩南語,這些條件都和金城武一致,感覺上金城武的確留個小鬍子就可以 cosplay 鄭成功了。

上一節我們談過鄭成功的把拔鄭芝龍了。鄭芝龍是橫跨國際的武裝海商集團(這是學名,俗稱海盜),在日本也有據點,便取了櫻花妹當老婆。這位櫻花妹據說叫做田川松(正史上完全沒有她的名字,「松」這個名字是當地流傳的)。有一天鄭芝龍這位飄撇的行船人又出海了,田川氏到海灘一邊唱〈聽海〉一邊撿貝殼,驀然啾的一聲就開五指生下個胖寶寶,那塊她靠著當待產床的石頭,也成為日本長崎平戶當地的名勝,叫做「兒誕石」。當地也有鄭成功幼年故居遺址、鄭成功廟,甚至當地舉辦一些活動還會有人扮演鄭成功出來逛大街,真酷。

是時候交代鄭芝龍的結局了。明朝滅亡後,本來披著官服繼續幹海盜的鄭芝龍突然變成前朝官員,他便開始頭痛了:到底要回家種田以示忠心大明朝,或是繼續安安穩穩當官,也就是「退出政壇」與「做好做滿」的抉擇。基本上他能夠混到成為海上霸者,黑白兩道都吃得開,絕非蠢蛋一顆,必是洞燭機先的小孔明;所以當清兵打到福建時,他就馬上投降了。

但是鄭成功從小就被他老爹帶到福建讀書,忠孝仁義的性格已經充滿他的胸懷,是打死不降清的;清朝一看,唉呀好小子你不聽爸爸的話是吧,不由分說先把鄭芝龍押到北京城好好伺候再說。不久後清兵攻破鄭成功福建老家,玷汙了鄭成功的母親田川氏致死(也有人說田川氏因怕被玷汙而自殺,但鄭成功接下來的舉動讓我傾向相信前者),鄭成功做了一件現代人聽了會很矮油的事情(說不定古人聽了也很矮油),他把母親的屍身剖開,清洗內臟之後再下葬。嗯,這個情節安排獵奇到我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只好也說矮油矮油。

經歷了這樣的事情,是人都不可能饒過滿清,國仇家恨一起來,注定了鄭成功要化身為地獄來的復仇鬼。

鄭先生請你不要再亂開口了,會擾亂自然生態的

國軍忙著種樹割草不是國防機密,當初何斌帶著的鹿耳門水道圖才是。原本荷蘭人對於鹿耳門水道已經廢棄不用了,因為此道泥沙淤積,船隻來一隻卡一隻,來兩隻卡一雙,根本沒法走。然而何斌注意到有些水道還能行船,若搭配上漲潮更加順暢。

鄭成功的船在臺灣海峽揚帆而來的時候,還順便發生了一則小故事:船上的主廚抱怨沒菜下鍋,鄭成功下令士兵去捕魚,捕了老半天除了撈到破皮鞋和酒瓶沒有別的(漫畫不都是這樣畫的嗎),士兵跑去回報鄭成功說這裡沒有魚,鄭成功虎軀一震,桌子一拍,斷喝一聲:「莫說無!」士兵知道這個老闆生氣起來動不動就砍手砍腳殺你全家的,連滾帶爬連忙又跑去捕魚,可能是連魚都被鄭成功的霸氣嚇得不敢不被撈到,這下子真的有魚落網了。

廚師一看這魚,銀光閃閃,線條優美,在大陸可沒看過,便問捕魚的士兵「What’s this?維─大─力?」阿兵哥說:「我嘛毋知,咱頭仔講『麻虱目』。」廚師又問:「Is it good to drink?」阿兵哥說:「你煮看覓就知嘛!」一煮之下,肉質鮮美,魚湯清甜,從此之後這種叫做「麻虱目」的魚兒聲名遠播,傳到近代因為人的嘴巴懶了,簡稱為「虱目魚」。

從閩南語的「莫說無」誤會成有魚叫做「麻虱目」,可以窺見臺灣民間的豐富想像力。但因為現代人只知「虱目魚」之簡稱,這段傳說又流傳成其他版本,說鄭成功講的是「煞無魚!」(哪會沒有魚!)又有說是「這是什麼魚?」士兵便誤會他說「這是虱目魚」,這是現代人又以訛傳訛了,從早期文獻可以知道古早臺灣都是叫牠「麻虱目」或「目虱目」的,因此「莫說無」才是這個傳說的最早起源。也因為有這段傳說,虱目魚又被稱為「國姓魚」。

喝過虱目魚湯,鄭家艦隊晃著晃著趁著濃霧微曙抵達臺灣,等到日頭曬屁屁,晨霧散去之時,熱蘭遮城的守軍才赫然發現港內已經戰艦密布、旌旗蔽日,嚇得屁滾尿流,高喊:Oh my Golly 喔!這國姓爺是瞬間移動過來的嗎?

沒錯,荷蘭人也叫鄭成功「國姓爺」。先前提過由於鄭成功被賜姓皇帝的「朱」姓,因此民間百姓尊稱他「國姓爺」,荷蘭人不明其意,想說反正就是個名字,所以也跟著叫「Koxinga」。漢人一直以來會將敵軍戴上「匪」「寇」的帽子,荷蘭人對敵軍首領卻還傻傻的尊稱為「爺」,難怪最後你會打輸。(這不算劇透吧?)

鄭家戰船突然出現在港內,不僅是荷蘭人以為發生超自然現象,鄭成功自己也裝神弄鬼,跪拜在船頭禱告上天說:「萬能的天神,請賜給我神奇的力量~拜託老天爺使潮水上漲,讓我的艦隊直搗黃龍啊啊啊啊!!」因為漲潮時間早就算好了,他喊完後,果不其然海水果然漲潮了,這種跟走到自動門面前喊芝麻開門一樣是很有事的行為,讓鄭軍以為老闆忠肝義膽當真感動上蒼,一個個士氣大振,跟剛嗑了三斤金坷垃一樣猛,連掃廁所的老兵都揚言我要打十個。

鄭軍艦隊從荷蘭人原本以為淤積的河道侵入,跟走迷宮一樣在彎彎曲曲的鹿耳門水道拐進臺江內海,在今日的臺南永康洲仔尾登陸。荷軍倉促應戰,被殺得措手不及,普羅民遮城,也就是今日的赤崁樓,就被打下來了。

※ 本文摘自《臺灣史上最有梗的臺灣史》,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