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小吃與街頭文化結合,看似跳 Tone 卻是主理人忠於自我的生活態度。(圖片授權/小日子享生活誌)

【東城麵家】聽饒舌樂吃傳統乾麵 用街頭文化重新定義府城滋味

撰文/林郁馨 攝影/何紹齊

爸爸在東門圓環頂經營的陽春麵攤是我成長的地方。大鍋裡的麵湯氣味,從老滷鍋舀著肉燥的手勢,或是切著滷菜的俐落聲響,時時刻刻都烙印在我腦海裡。煮麵對我來說就是生活的一部份。即使年輕時曾經在外面做過各種工作,卻從沒懷疑過自己終究會回家承接這份手藝。

我同時是一個饒舌歌手,音樂之於我是傳達我對社會與生活想法的媒介。老店鋪飄香的不只是 50 年來不變的味道,還包含著老空間的傳統氛圍。想要創造一個能代表自己的麵店文化,另外開一間店成了我必然的選擇。爸爸的老店依然屹立在人聲鼎沸的東門圓環頂,而我則在同樣屬於歷史街區的民權路上找到了一間挑高的長形街屋,經營起我的「東城麵家」。

古早的竹製滷味架與印在牆壁上的點餐圖說,既新潮又傳統。(圖片授權/小日子享生活誌)
古早的竹製滷味架與印在牆壁上的點餐圖說,既新潮又傳統。(圖片授權/小日子享生活誌)

對我而言,「城」代表著「家」,是我對於麵食情感的起源,「東」則是取自我參與饒舌樂團「東方刺客」的意思。我想結合兩種生活價值,用創新的元素重新詮釋傳統的味覺記憶。不論是品牌識別「Noodle Jia」的圖樣或是店裡天井牆面的隔柵都隱含著麵條的象徵。

生活風格是貫穿店鋪的精神,我希望生活也是工作的一部份。那些來自朋友滑板店裡的舊滑板掛滿了店裡整整一面的牆壁,代表著我從 15 歲就開始玩滑板的回憶,當然也提醒著我曾經摔斷手的瘋狂歲月。

讓客人在充滿大量灰色牆面的極簡環境裡,耳朵裡聽著充滿嘻哈靈魂的饒舌音樂,吃的卻是最傳統的一碗麵。將傳統味道融入街頭文化,大概就是我想藉由這間麵店傳達的意義。

然而我認為的創新只是在建立我的生活風格與環境的提升,承襲傳統味道才是一切的根本。在以前保存不易的年代,食材一定是每天新鮮採買。繁複費力的料理工序早也未必是現在許多速成店家願意下的工夫。過去在爸爸身邊學到的「不省工」正是在我店裡最重要的料理精神;乾麵澆上的滷肉燥鹹香濃郁,是來自長時間的小火慢熬。中藥燉煮的紅燒排骨必先炸過再滷,肉骨與湯頭才能吸取家傳滷水的精華。就連看似一般的酸辣湯也是古早味才有的嗆酸醋勁。

乾麵 DaMi.土生土長臺南人,傳承 50 年府城麵食的「東城麵家」老闆,另一個身分是饒舌歌手,將 Lifestyle 這種衷於自我,別人無法模仿的態度,融入傳統麵食。

※ 本文摘錄自《小日子享生活誌11月號/2016第55期》〈開一間理想中的小吃店〉,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