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劉育志

打從學生時代起,便覺得「外科」充滿了神祕的色彩與無比的吸引力。見到外科的師長、學長們氣定神閒地完成驚險的手術;他們的一針一線,一舉手一投足都透著自信,那實在是種無以名狀的氣勢。

會選擇外科的人,應該都很清楚踏入的是一個什麼樣的環境。我們都曉得值班的時數會很多,開刀的時間會很長,而有一群人仍舊很熱血地選擇了外科。何其有幸,曾經與這許多甘苦與共的師兄弟共同走過外科生涯。這群人在醫院廣播「九九九!」向急救小組求援時,永遠都跑在最前面。不管有沒有值班,不管要跑幾層樓,每一回趕到現場,總是會有外科的兄弟。

在住院醫師的日子裡,長時間的值班、工作,不但是家常便飯,更被我們認為是理所當然的責任。通宵達旦的急診手術是如此常見,卻從來沒聽到怨言,更幾乎被認為是一種榮耀。有人選擇走入心臟血管外科,為了搶救破裂的主動脈瘤而浸在血泊之中連續八個小時、十二個小時,甚至更長時間的手術,那是名副其實的「浴血奮戰」。

有人選擇了神經外科,從翻身擺位、掀開頭皮、取下頭骨,再和柔軟脆弱的腦組織小心翼翼地奮戰,那是如此漫長卻又絲毫急不得的手術。這群人常常泡在開刀房裡一整天的時間,常常不吃、不喝、不拉、不撒、不睡覺,連大氣都不喘一下。有人投入精細的顯微手術,接續著被意外截斷的手指,接續著半生的幸福。

支撐這群人走下去的原動力,除了師兄弟間的打氣鼓舞外,便是從死神中幸運把人搶回來的那一絲成就感。有人連下了刀都還待在加護病房,僅只在桌上小憩片刻。「過勞」這個詞從來就沒出現在這群人的字典裡,年輕人就是有這種本錢,這種傻勁兒。

直到身邊有學長發作劇烈的腹痛,作完胃鏡發現是嚴重的胃潰瘍;有人出現椎間盤突出,疼痛不適;也有人病倒住院,住進自己最熟悉的病房。

漸漸不再年輕,也接連出現不同病症的我們這才猛然驚覺,「過勞」不但是真有其事,更可能是大大有害,人兒終究是血肉之軀。

細細回想,在醫學院裡曾經上過的課不知凡幾,有如何治療疾病、如何照顧患者,卻似乎沒有一堂課告訴我們該如何照顧好自己。勞基法規定每周工作總時數不得超過四十八小時,每二周工作總時數不得超過八十四小時。看看周遭的同事、學弟妹,不管是什麼科別的醫師,臨床工作、研究工作皆沉重無比,每周工作時數超過一百個小時的狀況幾乎是普遍的「常態」。

過去許多年一直在忙碌中打轉,從也沒想過這樣的生活型態會是如此的傷身傷神,更可怕的是,在心力耗竭的時候更可能對家人、同事、病患造成莫大的危害。

「不知道該如何求援」或是「不認為已經到了需要求援的地步」,讓許多位在第一線的醫護人員在高壓緊繃的環境中飽受煎熬。

二○一二年有個針對外科醫師所作的調查發現,在七千餘名外科醫師中,高達一五%的外科醫師有酒精濫用,或酒精依賴的問題。女性外科醫師的狀況更為嚴重,竟有高達四分之一出現酗酒的現象。

當我見到這樣的報告時,不禁打了個寒顫。「外科醫師愛喝酒」是我們從學生時代就已經知道的,過去都會以為這是豪爽、豪邁的表徵。如今,卻讓人不得不反思,「喝酒」究竟是「喜好」?或者已經稱得上是「症狀」?

一杯杯黃湯下肚的酒酣耳熱,或許真的是在潛意識中為了掩飾、沖淡、麻醉長期累積的壓力與挫折,但酒精顯然不是一個恰當的紓解釋放壓力的方式,短暫的欣快感後,恐怕讓問題又加深了一層。

酗酒、宿醉不但嚴重殘害身心,也讓醫療品質受到重創。需要高度專注、精細的手術更是如此。上述的研究中發現,在過去三個月內曾經發生過重大醫療錯誤的外科醫師中,接近八成都有酗酒的問題。

身心俱疲造成了許多層面的心理問題,自然也導致了更多的醫療錯誤。愈高度的情緒耗竭和人格解體,有愈高的比例發生重大醫療錯誤,很可能造成死亡及嚴重的後遺症。

除了酒精濫用之外,因為了解藥物,又可以開立處方,較容易取得各項管制藥品,使得藥物濫用的狀況很容易發生。

見到每天在刀房裡打拚的師兄弟們悄悄地變了,眼中散發鬥志與自信的光芒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滿布血絲的疲憊。長期以來被認為「大家都一樣」而忽視的「嚴重過勞」,原來早就在不知不覺中啃食了許多人的心靈。

靜下心來回顧,這才突然發現除了酗酒、自殺這些較嚴重的問題之外,還有許多較輕微的偏差早已存在,卻被視為「正常現象」,諸如憂鬱、焦慮、暴躁、易怒、婚姻觸礁、社交退縮、憤世嫉俗,細究這些種種恐怕都不能再被單純地歸類於「個人因素」、「個性使然」,而該是來自長期慢性的危害。

見到一向談笑風生、意氣風發的師長們接連病倒,震驚之餘,也讓人不得不在匆忙中停下腳步,檢視著過往的曾經,衝突、爭執、冒犯、虧欠與責難,人生中應該還有太多值得留存的美好,需要被細細呵護。無論鬥志有多麼旺盛,人兒都需要喘息的空間和可以停靠的港灣,充電再出發。

視「過勞」為美德這種扭曲荒謬的價值觀該過去了,唯有適切的「身心安頓」才能讓人充滿能量,也才能真正的發揮所長,並降低可能的錯誤與傷害,這才是放諸四海皆準的道理。期待有一天能再見到那些閃耀光芒的眼眸與自信的步伐,這將是醫護之幸,病人之福啊!

※ 本文摘自《醫療崩壞!沒有醫生救命的時代》,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