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陳亮言

講座那天晚上《再見楊德昌》 的作者王昀燕小姐先行到場,隨後影評人686(詹正德先生)便也悠晃進到了書店,關於楊德昌,關於台灣電影界早期的那些黑白片段,那些色彩斑斕,且聽兩位與談人細語慢說。

人是失去意志力的神

一開始兩人便緊扣「獨立」的概念,談談獨立製片的意義,以及獨立創作在當時及現在的價值,686認為「人是失去意志力的神」這句話可說是獨立精神的表現,而楊德昌正是這句話最好的詮釋者。在講楊導前,686先提到了魏德聖,他從魏德聖身上看到楊德昌對其的影響,即拍電影講求真實,也因此楊導的拍片意志很強烈,並且堅持其藝術的完整性。

王昀燕小姐隨後提到她寫《再見楊德昌》這部書,是因為沒有一部對楊德昌這個人有完整的紀錄覺得可惜,因此到處訪談了電影界跟楊導共事過的人,從他們的口中一點一滴重構了人們對楊德昌的認識及感念。昀燕說到獨立精神是一種批判精神,也因此楊導總是想貫徹他的拍片想法,686隨後補充楊導因拙於言詞,他想完成電影的意念又相當強大,所以動不動就跟人家開幹,自己人也一樣。

權力就是爸爸

關於楊德昌的電影,686轉述楊導曾講過的一句話:「權力就是爸爸。」他的作品裡經常看到「權力」的影子,強調權力的存在感,同時基於亞洲儒家社會的傳統文化觀念,我們對權力的辨識及屈服總是特別敏感,這點在《青梅竹馬》中可見一斑。昀燕也說到在楊導戒嚴的那個年代,權力的統治特別明顯,《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清楚的展現這點。

包括《海灘的一天》、《青梅竹馬》、《一一》等作品,686回憶道楊德昌是在跟整個台灣電影體制抗爭,他的導戲態度也很強硬,像《海灘的一天》整個的拍攝過程都是照楊導意思來拍,但並不代表他這個人很難相處,昀燕跟686都同意楊導其實是個樂觀的人,或說是以充滿熱情、憧憬的積極態度,在帶領整個團隊前進,同時他也了解拍電影不是一個人的事情,而是要靠大家通力合作,所以後來電影的有些部分他也放給其他人來做。

言及至此,686跟昀燕又回過頭討論電影中的權力,昀燕觀察隨著時代變遷,楊德昌作品中的權力表現也跟著變化,從國家、資本社會到新聞媒體等;686則總結楊導的電影以「權力」為核心,以「世代」為縱軸、「性別」為橫軸,用這兩大面向來詮釋權力這件事,這在《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海灘的一天》、《青梅竹馬》和《獨立時代》等作品中可以仔細再看一遍。

王昀燕談楊德昌

楊德昌與侯孝賢

不過若想更進一步了解楊德昌的電影,686認為不得不提侯孝賢,當年楊導跟侯導的關係是那麼的密切,他們影響彼此甚深,所以要了解楊德昌,就要從侯孝賢這邊來了解,了解侯導也就了解了楊導,早年他們互相合作拍片,透過將兩人互相比較,才能明瞭他們各自的風格。

楊德昌的作品都有很清楚的故事線,有時還相當繁複,但在他的電影裡,沒有一個角色是沒有意義的,他就是要把故事明瞭的呈現給觀眾,且講求拍攝過程的真實;但侯孝賢不是,他的作品沒有特別想表達什麼主旨,有時隨意找幾個演員,拍起來感覺對了就好了,甚至依據演員的個性來決定怎麼拍,侯導拍起戲來自然即可,完全即興發揮,即使場景實際狀況與設定不符照樣拍;而楊德昌拍戲長於精算,一切照他的意思來。另方面兩人的背景差異,楊導能利用的拍片資源相當有限,而侯導擁有豐富的資源可運用,也因此他作品他自己常說是「未完成」。

686感慨,楊導與侯導之間還有太多未說明白的事情,一個已無法講,另一個則至今仍不願說,不然他們之間的互動關係是台灣電影界很重要的一部份,期望以後這個謎團能解開。講座最後在留下這個小小的遺憾中結束,686最後建議大家可將楊德昌與侯孝賢兩人的電影依拍攝時間軸排序,一部一部仔細交叉互看,或許可從中看出端倪。

那些電影,這些人

雖然那晚主要講的是楊德昌,但透過686與王昀燕小姐的對談,我們其實又再把整個台灣早期電影的那些事情、那些進程與回憶,都重新梳理了一遍,這些台灣的電影歷史,值得我們好好去回顧,並想想現在的國片,還是有很多導演、演員及電影每個環節的製作者,懷抱著理想在拍片,所以當下一部國片上映時,請再走進戲院來看看,那些電影,這些人。

本文介紹:
再見楊德昌》。本書作者/王昀燕;出版社/王小燕工作室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大多數人看不見自己的生活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