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徐廷珉

IS一度與蓋達組織掛勾,也曾更名為「伊拉克蓋達組織」(al-Qaedain Iraq, AQI),但IS草創期的指揮團隊與蓋達組織之間,在戰略面上長期未能達成共識。若要了解這兩大組織之間的差異,必須針對阿布.穆薩布.扎卡維(1966-2006)創立IS的過程,以及其他IS主要人物和蓋達組織的關係進行歷史考證。

IS最頂尖的思想家暨草創期領袖──阿布.穆薩布.扎卡維,其世界觀比賓拉登更具排他性;他對伊斯蘭教的詮釋,也對今日IS的理念與鬥爭方法,具有更直接的影響,且持續至今。

扎卡維於1966年出生於約旦,曾是酗酒慣犯的他,為尋找人生的轉捩點,於1989年前往阿富汗,加入聖戰士訓練中心,遇見阿布.穆罕默德.阿爾.馬克迪斯(Abu Muhammad al-Maqdisi),並受到其理念的影響。但當時的扎卡維除了加入訓練中心外,並沒有從事其他特別的軍事行動。因為當他到阿富汗時,聖戰士原本的敵人──蘇聯,已經撤出阿富汗。雖然並未出戰,但他已將阿富汗當成發展蓋達組織的基地,並在這個過程中,結識了賓拉登。返回約旦之後,扎卡維加入約旦境內的激進組織沙姆軍(Jund al-Sham,意指敘利亞士兵)。1992年,他因為涉嫌持有槍支和炸藥,被約旦政府視為恐怖分子而遭到監禁。為期7年的牢獄生活中,他大部分時間都與在阿富汗認識的馬克迪斯關在一起,形成更加根深蒂固的激進意識型態。這與曾是穆斯林兄弟會領袖的薩依德.庫特布,在受監期間寫出堪稱激進派伊斯蘭主義教科書《里程碑》的過程,如出一轍。然而,不具備伊期蘭神學家背景的扎卡維,更著重於現實的理念;因此,IS比蓋達組織更加標榜不妥協與務實的聖戰主義,這部分可說是傳承自扎卡維的意識型態。所以,IS認為在攻擊西方的主要目標對象之前,首先要淨化穆斯林社會,去除充斥其間的不道德與非伊斯蘭的陋俗。

1999年,在約旦國王阿布杜拉二世(Abdullah II bin al-Hussein)的特赦之下,扎卡維獲釋,並致力於重建沙姆軍。2000年1月1日,為打開組織知名度,扎卡維策劃了約旦知名酒店的恐攻行動,這是全球伊斯蘭恐怖組織所號召的「千禧年恐怖攻擊」計畫的一環。計畫被發現後,扎卡維為躲避政府的搜索,逃到巴基斯坦。後來往返於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之間,在坎達哈(Kandahar)及喀布爾等地,與賓拉登再度碰面,並請求對方資助他設立蓋達組織訓練中心。獲得20萬美元的啟動基金後,扎卡維在阿富汗東部的赫拉特市(Herat)開設了訓練中心。這個訓練中心雖然接受來自蓋達組織的資金援助,卻不屬於蓋達組織,而是由扎卡維個人營運。為了培訓自己領導的沙姆軍成員,扎卡維也負責訓練來自約旦的聖戰士們。

這個訓練中心培訓出來的人力,是扎卡維在1999年所創立的「一神論與聖戰組織」(The Organization of Monotheism and Jihad, JTJ)的核心成員。扎卡維為了攻擊壓迫他的約旦國王與以色列,以此做為組織成立的目標,並培訓了這批成員。不久之後,他離開了阿富汗,開始在伊拉克北部的庫德地區與敘利亞等地,招募志願者。從這時候起,到2001年911事件發生之間,扎卡維的行蹤鮮為人知。

911事件發生之後,扎卡維回到阿富汗,主要是為了對抗由美國主導的多國部隊的攻擊。在協助塔利班政府和蓋達組織的過程中,他的住處被轟炸,肋骨因而骨折,胸部也嚴重受傷。2001年底(或2002年初),他為了接受治療前往伊朗,並在阿富汗與伊朗邊境,也就是伊朗東北部的宗教城市馬什哈德(Mashhad),接受治療。當時,約旦政府雖然要求伊朗將他進行人道引渡,但是遭到拒絕。後來他擺脫了伊朗的軟禁,逃到伊拉克的首都巴格達。約旦政府再次要求伊拉克的薩達姆.海珊政府人道引渡扎卡維,海珊政府雖然拒絕,但也對扎卡維進行了嚴密監控。

扎卡維結束治療後,再度移動至伊拉克北部與伊朗等地,並隱居起來。在流亡過程中,他動員自己的組織進行恐怖攻擊。2002年10月,他暗殺了駐約旦的美國國際發展局(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Development, USAID)外交官勞倫斯.佛利(Lawrence Foley),約旦法庭因此判處未出席的扎卡維死刑。據傳後來他逃往敘利亞,美國與約旦也向敘利亞要求人道引渡,但遭到巴沙爾.阿薩德政府拒絕。

對於流亡在外的扎卡維而言,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成為一個大好機會。戰前即滯留在伊朗的扎卡維,利用伊拉克戰後陷入混亂的局勢,潛入巴格達,並利用巴格達及其周邊地區,形成祕密組織,開始針對美國的占領區發動恐怖攻擊,同時與蓋達組織尋求合作。2004年底,他宣誓效忠賓拉登,並將他一手創立的「一神論與聖戰組織」,改名為「在兩河流域進行聖戰的蓋達組織」(al-Qaida ofJihad in the Land of Two Rivers),也稱「伊拉克蓋達組織」。儘管宣誓效忠並將組織改名,扎卡維仍然追求自己獨特的聖戰理念與行動。他與賓拉登的關係,可以看作是為了方便起見的務實性合作,因為扎卡維需要蓋達組織的資金和全球網路。

AQI成立之後的數年間,主要在伊拉克地區發動恐怖攻擊,包括綁架韓國的金鮮一等外國人質,並加以斬首;同時也攻擊什葉派居民、寺院與教會,以自殺式炸彈襲擊政府機構和重要官員;伊拉克境內的聯合國辦事處與領事館,也成為其攻擊目標。AQI並未展開國際性的恐怖活動,而是以造成伊拉克境內的混亂和不穩定為首要目標,這個作法與目前IS的戰術一致。2004年,美國國務院將扎卡維及其組織「一神論與聖戰組織」列入恐怖組織名單,並致力於掃蕩AQI設於巴格達以西約60公里的據點費盧傑(Fallujah)。為了逮捕扎卡維,美國政府也提撥了2,500萬美元的懸賞金。

2006年6月7日,扎卡維死於美軍的精確打擊。在其死前5個月,即同年1月,扎卡維已經與伊拉克境內的聖戰組織、效忠於薩達姆.海珊的勢力、遜尼派部落勢力等5個勢力結盟,召開「聖戰協商議會」(Majlis Shura al-Mujahidin, MSM)。後來,MSM的領導人阿布.歐麥爾.巴格達迪(Abu Umar al-Baghdadi)發布了扎卡維的死亡聲明,並在聲明書中強調扎卡維將是所有聖戰士的象徵。巴格達迪出身於薩達姆.海珊最精銳的部隊,也就是伊拉克共和國衛隊的軍官。海珊政權垮台之後,他與扎卡維的組織一起展開鬥爭,共同設立了MSM,這就是IS的前身。因此,IS不是單純的武裝勢力,骨子裡也具有反叛軍的性格。

2006年10月12日,MSM與3個小規模的聖戰組織,以及6個遜尼派部落民兵結成聯盟。扎卡維的繼任者阿布.艾尤卜.馬斯里(AbuHamza al-Muhajir,又稱阿布.艾尤卜.穆哈吉爾)正式宣布伊拉克蓋達組織(AQI)也將納入MSM體系。隔天,也就是10月13日,MSM宣布成立統稱為「伊拉克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n Iraq,ISI)的聯合戰線,首次將「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一詞列入組織名稱的團體就此出現。阿布.歐麥爾.巴格達迪被選為ISI的領導人,阿布.艾尤卜.馬斯里則被任命為ISI內閣中的國防部長。

ISI的成立,意味著他們開始與蓋達組織疏遠。換句話說,ISI成員不再宣誓效忠賓拉登,而是效忠MSM的領導人。與賓拉登和其繼任者艾曼.扎瓦希里保持距離,享有相當大的自由度,是ISI指揮部的路線;但它並非與蓋達組織正式結束關係,當時這兩個組織除了戰略或戰術關係之外,仍然保持著若即若離的聯繫。

直到2014年2月,雙方間的關係才正式切斷。蓋達組織的領導人艾曼.扎瓦希里在官方聲明中指出:「伊拉克與黎凡特伊斯蘭國不是蓋達組織的分支,他們從事的活動,蓋達組織都不負任何責任。」扎瓦希里發布這個斷絕關係聲明的背景,在於蓋達組織與ISIL長時間彼此不合。特別是2011至2014年期間,在敘利亞內戰過程中,蓋達組織與ISIL之間的反感和對立,正式浮上了檯面。

2006年ISI的出現,對於伊拉克政府,以及支援伊拉克政府的美國而言,都形成了嚴峻的挑戰。ISI是由伊斯蘭激進主義勢力與薩達姆.海珊政權的殘存勢力所共同成立的國家。雖然國際社會並不承認它的「國家」地位,但這個由伊拉克境內反政府勢力集結而成的國家已經正式登場。而且,ISI在2007年初掌控了安巴爾(Aonbharr)、迪亞拉(Diyala)等伊拉克中西部大部分省份,並將巴格達定為首都,因此,伊拉克政府請求美軍大力支援。當時的美國總統喬治.布希認為伊拉克局勢已經惡化,決定增派美軍前往伊拉克。2007年2月,為捍衛首都巴格達,美國增派20,000大軍進駐伊拉克中部和西部地區。

這樣大規模軍事行動發揮了正面效果。2007年年中,ISI失去了安巴爾省及巴格達附近地區大部分的統治權;2008年之後,ISI不得不撤退到迪亞拉省。由於美軍及伊拉克政府軍持續展開軍事行動,ISI的勢力開始瓦解。2010年4月18日,ISI領導人阿布.歐麥爾.巴格達迪與軍事指揮官阿布.艾尤卜.馬斯里雙雙陣亡。2010年6月,美國駐伊拉克司令官雷蒙德.奧迪耶諾上將(Raymond T. Odierno)在新聞發布會中指出:「ISI的48位領導人之中,已經有80%被打死或逮捕。」還補充說:「ISI負責招募人力和資金的人員也大多被剷除,他們已無法獲得來自外部的資金和武器支援。」

本文介紹:
從歷史中擺脫「伊斯蘭=恐怖攻擊」的思維》。本書作者/徐廷珉;出版社/四塊玉文創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聖戰與文明:伊斯蘭與西方世界的永恆衝突
  2. 手繪伊斯蘭世界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