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林靜如

記得有位作家說過:決定一個人一生成敗的,不是在起跑點,而是面臨轉折點時的選擇。
我想婚姻也是,幸福與否,不在於結婚的盛況,而是在婚姻觸礁時,你的處理方式。

她從小就是個天之驕女,求學過程順遂,大學畢業後理所當然出國念了MBA,回國後進入職場,薪水比起同屆畢業的大學同學硬是多了三十幾K。

在她身旁的追求者絡繹不絕,連別的女人殷殷期盼而不可得的浪漫求婚,也是經過男友數月的精心策劃,當然,有資格向她求婚的「他」,條件自不在話下。

不需細心計算安排,她就擁有了一個像洋娃娃般的漂亮女兒。而最教人又羨又妒的,則是已婚的身分不僅沒影響到她的職業生涯發展,甚至還在女兒五歲時,獲得了一個外派的絕佳機會。

「只要在美國分公司待個幾年,回來等著我的,就是公司內部擠破頭的高階主管位置。」

她未經過和丈夫討論,就擅自答應了公司外派,自認存的並不是實現自我的私心,而是發揮自己擅長的遠見規劃。

雖然,她只是要這個家過得更幸福,卻得不到丈夫的支持,一直到她動身之前,兩人都是處於冷戰的狀態。但她不以為意,她的決定向來都是對的,等她回來,他就能理解。

成功來得比她預計的要遲一些,但瑕不掩瑜,公司承諾要給她的都做到了,犧牲了幾年天倫換來的這一切還算值得。

雖然她知道,丈夫還是不認同她五年前的決定。

這幾年中,每次她和女兒視訊時,叫女兒喚爸爸總喚不來,他無聲的抗議漫長地持續了五年。

還好,時空的距離淡化了這些藩籬。即使偶爾短暫回國,她也因為要進公司處理公事,可以毋須正視兩人間的隔閡。

這幾年裡,有幾度,她很想好好跟他長談,但是當時既然還沒打算回國發展,自己沒有什麼溝通的立基點,也就這樣擱著了。

其實,她對他是帶著歉疚的。

這五年來,他一個大男人隻身帶著女兒,總是會有些不便與尷尬,雖然住得不遠的婆婆也會幫忙照應,但近兩千個日子裡,他就這樣毫無選擇地做著假性的單親爸爸。

還好,就在女兒即將進入青春期的當下,她終於能回到他們身邊,讓他們有個完整的家庭。

「公司答應我的都有做到,薪水和職位甚至比當初說的還要優渥,老總還叫我繼續努力,我在公司的前途不只這樣而已。對了!今天還有獵人頭公司來找我,說能在外面幫我談到更好的條件呢!」

為了慶祝一家團聚,她提議到她出國前,全家最愛去的牛排店吃頓大餐。她一邊大啖最愛的紐約客牛排,一邊滔滔不絕地跟丈夫分享工作上的一切。女兒則是點了店家自豪的招牌蒜味薯條,她還記得出國前,當時五歲的女兒常吵著要來這裡吃薯條。

儘管她一直試圖打破僵硬的氣氛,敘述在美國發生的一些趣事,陪著笑臉,丈夫冷峻的臉依舊,連敷衍都不願意,倒是女兒在一旁咯咯笑得隔壁桌客人都側目了。也罷!她心想,五年的距離,哪有這麼簡單就拉近了?又不是像煮開水,五分鐘就沸騰了。

那晚,她刻意換上美國帶回來的名牌睡衣,等丈夫上床時,撒嬌地摟住了他。不是都這樣說的嗎?夫妻嘛,床頭吵床尾和。他卻突然翻身下床,從櫥櫃裡拿了棉被、枕頭,悶聲說:「我去睡客廳。」

看樣子要讓他氣消,恐怕不是一時半刻做得到的,反正自己現在回國了,多的是時間可以慢慢耗。她最擅長的就是解決各式各樣的問題,改天上書局找幾本夫妻相處之道的書看看,如何劈開他這座冰山。

他睡了一個禮拜的沙發,她也獨自躺了一個禮拜的雙人床。

一個星期後,擱在兩人新婚時精挑細選的實木茶几上的,是一封存證信函。

婚姻應以夫妻之共同生活為目的,誠摯相愛為基礎,台端擅自離棄家人於不顧,對家庭婚姻全無責任感,本人得依民法第一○五二條第二項規定請求離婚,請台端儘速與本人委託之律師協議離婚事宜。

電腦列印出的信函內容,不帶任何感情,一字字地重重打在她的心上,彷彿她和他正站在家事法庭的兩端,冷酷地看著對方。

從小到大理性又冷靜的她,第一次心頭亂糟糟的,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她一個人在客廳怔怔地發呆,直到聽見父女兩人開門進來時的笑鬧聲,才回過神來。

結婚以來一直是如此,她的工作比丈夫忙碌,所以一直是由丈夫接送女兒。三歲以前,女兒由婆婆帶,他每天上班前把小孩送到婆婆家,下班後再從婆婆家帶回吃完晚餐的女兒。上了幼稚園,一樣是這樣的溫馨接送情,只是因為她從來沒時間煮晚餐,所以丈夫會帶女兒到外面吃完飯,再四處逛逛後回家。

想來她在美國時,父女倆的生活一樣是如此運作的。她心裡清楚,女兒跟爸爸之間是比和自己要親密許多,尤其是,她還離開了這個像是不需要她的家庭五年。

她忍耐到女兒睡著了,才找他攤牌。

「你這是什麼意思?」她手上拿著讀了又讀的存證信函,打算開始盤問丈夫。

「上面寫得很清楚!你該不會去美國五年,就看不懂中文了吧。」他嘴角帶著譏諷的笑容,雙眼卻盯著電視,看也不看她一眼。

「你要跟我離婚,為什麼?」

「虧你還是上市公司的高階主管,法律文件應該看到不要看了吧!你五年沒有履行夫妻的同居義務,依法我就是可以跟你請求離婚。」他一邊說,眼睛還是繼續盯著電視。

「當初我離開之前,一直想跟你溝通,是你用逃避的態度面對這件事情。我們分居是因為工作,我也是為了家裡的經濟,法律上都站得住腳,不要以為你矇得過我。」因為工作上的需求,談判的書她讀了不少,此時,她用的是亮出雙方的立足點,但求不敗。

「你去找我的律師談吧!」他關掉電視,躺上了沙發背對著她,不再回應。

隔天是假日,她帶女兒出去逛逛、走走,坐在百貨商場的休憩椅上,她從側面第一次仔細端詳女兒。女兒長得像極了自己,漂亮雙眸散發著自信,即將進入青春期的她,如果知道爸媽的婚姻狀況,會不會影響到她的身心發展呢?萬一他們真的離婚了,女兒能接受嗎?女兒要跟著誰呢?

一想到這些複雜的狀況,她決定還是朝挽回婚姻的方向走,國外婚姻諮商很普遍,她上網找找,或許事情還有轉圜的餘地。

「媽,你和爸要離婚嗎?」女兒一邊舔著冰淇淋,一邊開口問她,語氣就像在問她晚餐要去哪裡吃一樣自然。

倒是她驚愕得差點說不出話來,只能勉強地吐出一句:「你爸說的?」

女兒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自顧自地說:「反正你們都不喜歡對方,離婚我沒有關係。那個阿姨對我不錯,你不用擔心我。」

只能說,孩子突如其來的誠實,有時真的讓人招架不住。只是接下來她的追問,讓女兒驚覺大概是說錯話了,任她怎麼套,也套不出其他的蛛絲馬跡。

原來,這才是真相,他在存證信函上不可能透露的真相!

她一向精明幹練,當然知道不要打草驚蛇,蒐證最重要。不過沒用上,還真不知道徵信社的收費貴到令人咋舌,而且跟監了一個月,還沒蒐集到上得了檯面的有利證據,她倒是先收到了法院寄來的家事起訴狀及開庭通知。

「你現在的打算呢?」聽完她的「案情簡報」,大律師想先知道她自己的想法,才能做出分析跟提供法律意見。

「其實,我都上網研究過了,不過還是要跟律師確認一下我們離婚後的財產分配方式。我得分他多少財產?畢竟我比他會賺錢多了。」

不愧是在職場上叱吒風雲的女強人,談起自己的離婚訴訟沒有一絲感傷,倒是懂得先把損害範圍掌握清楚,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嘛!

「你願意離婚?」大律師倒是有點詫異。

「為什麼不離?婚姻並不是人生的必需品。」她抿抿嘴唇,繼續說:「況且東西壞掉的時候,如果修理所費不貲,何不買一個新的?趁我現在還是籃面上的水果,機會多的是。」

哇!這倒是現代婚姻新解。

最後,她下了結論:「我認為,我離婚搞不好更快樂。」

於是,事情比我們預估的還簡單得多,在第一庭的調解期日,她和丈夫毫不拖泥帶水地簽下了調解筆錄,對於財產的分配,雙方的認知落差也不大。接下來,只要一方帶著調解筆錄到戶政事務所,就可以單獨進行離婚登記了。

或許,有些婚姻在名義上還沒結束時,早就實質上不存在了,只能苟延殘喘地等待著有一天,覺醒的一方鼓起勇氣去面對。

【法律悄悄話】

☉分居多久之後,可以請求離婚?
我國現行民法並無類似國外的分居制度,僅能尋求民法第一○五二條第二項的概括離婚事由,主張婚姻因有破綻難以維持,而向法院請求判決離婚。

※ 本文摘自《說好的幸福呢?》,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