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苦苓

兩隻蜻蜓交歡時,身體互相彎起來,形成一個愛心形狀,說有多浪漫,就有多浪漫──但浪漫往往只是假象而已……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大為風行,也造福了許多人,例如說:可以拿著色情小說卻「假裝」在閱讀文學名著,冒充一下文青;又例如說:可以知道原來「性虐待」的 SM,其中 S 指的是虐待,M 指被虐待,一定要有施虐、受虐兩方,而且都是兩廂情願才能構成真正的 SM,正如車之兩輪、鳥之雙翼,缺一不可──等一下!我怎麼寫起中學生作文來了?總之,SM 一定是兩方面的事。

大家都見過蜻蜓吧?有?那可不一定,你看見像蜻蜓長相的,有可能是豆娘而不是蜻蜓,兩者怎麼區分呢?最簡單的分辨形式:停下來的時候、雙翼併攏和身體平行的,是豆娘;雙翼展開和身體垂直的,是蜻蜓。兩者非但不一樣,還有不少蜻蜓會吃豆娘呢!下次看見,可別以為是同類相殘。

沒耐心的讀者一定會問:趕快講蜻蜓怎麼 SM 啦!豆什麼娘?

別急別急,且聽我慢慢道來:公蜻蜓要勾引母蜻蜓時,要先到河上占一塊水域,水要乾淨還要流得較快,這樣含氧量高,將來蜻蜓寶寶比較容易孵化。想交配的母蜻蜓在河上一一巡視,看見公蜻蜓占的地方不錯,就好像從吳興街舊公寓走到仁愛路帝寶一樣,雙眼一亮:好!就是這間!

於是雙方要開始交「歡」了:公蜻蜓先用尾巴抓住母蜻蜓的背部,母蜻蜓的身體就會彎起來,尾巴碰觸到公蜻蜓的腹部,這裡也正是公蜻蜓生殖器的所在地。兩隻蜻蜓互相彎起來,形成一個愛心的形狀,說有多浪漫,就有多浪漫。

但浪漫往往只是假象而已:事實上公蜻蜓雖然得到母蜻蜓的青睞(就是看上啦!),但牠並不確定對方之前有沒有跟別人交配,之後又會不會再跟別人交配,換句話說:我不一定能順利把「種」留在妳身上,搞了半天,妳生下的可能是別人的孩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其實這是所有雄性動物都擔憂的問題,只是蜻蜓選擇比較慘烈的方式來解決:公蜻蜓的生殖器,是一把鏟子的形狀。

也就是說:公蜻蜓在交配時,是用一把鏟子插入母蜻蜓的身體裡,把之前「疑似」存在的、別人的精子先剷掉,再射入自己的精子,這是一種很暴力、但很實際的「確保」工作。

試想:如果被一根棍子插入,就應該很痛了吧?而竟然是被一把鏟子插入,還要挖掘、排出,那真不是「痛不欲生」可以形容。我總是自作多情的懷疑:母蜻蜓交配時的姿勢,不是千嬌百媚的「彎曲」,而是疼痛難忍的「扭曲」,而且背後又被公蜻蜓死死的扣住,根本想逃也逃不走,非常的 SM 耶。

其實也有很多動物在交配時會做「確保」,有點年紀的人,早年在鄉下應該常看到:公狗、母狗在交配之後,就屁股對屁股、生殖器相連的站在路邊,許久不動,有的人看了會拿石頭丟牠們、甚至潑熱水燙牠們,不知道是出於嫉妒心或「道德感」?

但狗們是冤枉的;公狗的生殖器中間有一個球狀體,交配之後這個球也充血了,就塞住母狗的生殖器,以免精液流失出來,才能「確保」傳宗接代成功,所以牠們兩個做完了還不能分開,也不能亂動,你可別在心裡罵人家淫亂了!

但是聰明的讀者一定會笑:笨蛋蜻蜓,你會剷除人家的精子,等一下後來的蜻蜓還不是會鏟除你的精子,那你的 SM 有什麼用?所以很多公蜻蜓和母蜻蜓交配之後,仍抓著母蜻蜓的背部不放,在河面上飛呀飛的,直到母蜻蜓的尾巴插入河中,也就是公蜻蜓之前找到的水域,產下剛剛交配所生的卵,確定生下的是我的孩子,才放母蜻蜓離開,完成這場餘悸猶存的 SM 大戰。

「蜻蜓點水」原來是這個作用,下回別再搞錯了!

※ 本文摘自《熱愛大自然 草木禽獸性生活》,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