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司馬遼太郎;翻譯/馬靜

四周寂靜無聲。

永正十四年(一五一七)六月二十日。一名乞丐坐在皇宮紫宸殿前破舊的土堆上,仰頭望向星空,感受著夜晚的清涼。

風習習拂過。

所謂的皇宮,不過是一堆廢墟。涼風吹拂過弘徽殿、北廊、仁壽殿脫落的房頂,穿過古朽的柱子拍打在土堆上坐著的乞丐的臉上。

時逢戰國初期。

「我要當國主。」乞丐喃喃自語。

任誰聽到,都會以為他是個瘋子。然而,乞丐是認真的。事實上,這個夜晚的囈語,必將成為日本歷史上永久的回憶。

「不同的草種可生成菊花,也可長成雜草。而人只有一種。沒有辦不到的。」

那名乞丐──

嚴格說來並不是乞丐。

他出生於京都的西郊西岡,是曾被稱作妙覺寺本山「最聰明的法蓮房(譯注:法然上人的後繼者,奠定了淨土宗的基礎。這裡用作和尚的法號)」的年輕人。

豈止是最聰明,據說此人「學識縝密究其奧,巧舌不遜富婁那(釋迦牟尼的弟子、古代印度的雄辯家)」。

他還擅長舞蹈音律,擊鼓吹笛樣樣精通,刀槍弓矢也無師自通,本領高強。

他現在叫做松波庄九郎。

懷揣某種考慮,他離開了衣棚押小路的妙覺寺大本山,還俗為凡人。

頭髮倒是蓄起來了,京都因為應仁以來的戰亂而荒蕪,諸國皆支離散亂,連生計都沒有指望。

戰國──

即便是年輕的松波庄九郎,也就是日後令各國大名聞風喪膽的齋藤道三,在那個由家門決定前途的時代,就算是有三頭六臂,僅憑庄九郎這一無氏之卒,沒有哪位大名會立刻將其招致麾下。

當然,當一名足輕(基層步兵,編按)也可以謀生。

然而,像他這樣自恃清高的年輕人,是寧死也不肯的。

結果,他淪落成了乞丐。

「我並不想當皇帝。」庄九郎回頭望瞭望身後的宮殿。他決不會成為乞丐。

身後亮著一盞燈。

裡面住著這個國家的天子。他的境遇不見得比庄九郎好,下人每天都拎著被稱作「關白袋」的袋子穿梭於京城,只為向各處求得一把大米,皇宮每日的炊煙才得以升起。

先帝(後土御門帝)駕崩已經十七年,卻仍未舉行大葬。而當今聖上後柏原帝繼位已十七年,卻國庫空虛,連即位的支出都不夠。

「我不願當皇帝,就算不當將軍,最少也要當個大名吧。」

「做夢吧。」腳底下的男人笑了起來。

破舊的土堆下,有個男人像狗一樣蹲坐著打盹。庄九郎離開妙覺寺大本山時,在寺院打雜的赤兵衛央求他收留自己作家僕,便一路跟隨著他。人雖機靈,卻是個讓妙覺寺頭疼的小惡棍,坑蒙拐騙,無惡不作。

雖然衣著襤褸,腰間只繫了一根繩子,一柄野太刀卻是小心翼翼地背在右肩上。

庄九郎也是如此。

「怎麼是做夢呢?」庄九郎對著星空壯志滿懷。

「嗤,」赤兵衛嘲笑道:「還說不是做夢。我跟了你,最後倒成了叫花子。」

「以後會有榮華富貴的。」

「以後?我現在只想要一碗冷飯。」

「小叫花子。」庄九郎笑道。

「真新鮮。你不也是個叫花子?」

「討飯是為了將來的希望。為了區區一碗飯就丟掉希望的人,才是叫花子。」

聲音聽起來很溫和。

相貌也不同於常人。

這個男人的畫像如今被收藏於岐阜市本町的日蓮宗常在寺,是該寺的鎮寺之寶。

等待其實也是重要的行動之一

這天,庄九郎一如往常,在常在寺書院的屋簷下睡午覺。

(怎麼還不來?)

院子裡的椎樹忽然映入眼簾。庄九郎的視線順著樹根逐漸爬到樹梢,然後又閉上眼睛。陽光正照在樹梢上,讓人睜不開眼睛。

(想多了也沒用。)

還不來,指的是美濃的權勢人物長井利隆的使者。如果不來,就意味著長井對庄九郎高度戒備,或是認為尚不足以介紹給該國的貴族社會。

(等著吧。)

庄九郎的處世態度只有做或等二字。等待其實也是重要的行動之一。到了下午,庄九郎聽見從山門的方向傳來短促的馬匹嘶鳴聲和喧鬧的人聲。
(……?)

接著又閉上眼睛時,小沙彌沿著走廊急急跑過來,通報說:

「松波大人,松波大人。京都的山崎屋(奈良屋)來了兩位客人,叫杉丸和赤兵衛。」

(來得真是時候!)

離開京城時,曾叮囑過萬阿派商隊前來美濃。

(且到門口瞧瞧。)

庄九郎繞過本殿的西側,出了山門。

路上,山崎屋(奈良屋)的貨隊、人馬足足排了有半丁長。運來的都是上等的紫蘇油,護送貨隊的有牢人、店員和下人。

「啊,姑爺!」

杉丸激動萬分地急忙趕上前來跪下說,小姐每天都在念叨姑爺,姑爺一向可好?

「你都看見了,我很好。」

赤兵衛也擠了過來。臉上浮著招牌式的邪笑。

「看起來不錯啊。」

「你們看上去也不錯。大夥兒留宿的地方找好了嗎?」

「嗯,都住在附近的村子裡。要在美濃一國賣這麼些貨,怎麼也得花二十天。」

「多賺點啊!」

「一定。」

庄九郎也領二人進了自己的房間。

杉丸落座後,馬上從懷中掏出油紙包好的書信,跪著上前遞給庄九郎。

「小姐給您的信。」

「哦。」庄九郎也很想念萬阿。但礙於在二人面前有所不便,便揣進懷裡。

「我要的東西帶來了嗎?」

「帶來了。」

杉丸和赤兵衛將三個裝有沙金的鹿皮袋子擺在庄九郎面前,並補充道,還有二十麻袋永樂通寶放在馬背上的行李中。

「氣勢不小啊!」

可以說,庄九郎在此瞬間變成了美濃最有錢的財主。

「小姐說,為了姑爺幹出大事,就算傾盡山崎屋(奈良屋)的家財也在所不惜。」

杉丸說。作為總管,他確實也是這麼想的。杉丸只知道姑爺要到美濃土岐家做官,而僅憑一介油商之身想要盜取美濃,他連做夢都不敢想。

mooInk繁體中文電子閱讀器

本文介紹:
盜國物語:戰國梟雄齋藤道三(上、下)》。本書作者/司馬遼太郎;翻譯/馬靜;出版社/遠流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日本史
  2. 茂呂美耶的歷史手帳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