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白之衡

文學的影響力可以體現在電影、音樂或各類型的藝術上,如今出現在遊戲中,其實也不奇怪。但是以近乎原創的方式來與文學作品相呼應,在遊戲中可就少見了。

來自俄羅斯的獨立遊戲開發者蓋拉寧(Denis Galanin)與德國的遊戲公司Daedalic Entertainment合作的遊戲「The Franz Kafka Videogame」近期上線,遊戲正如其名,改編自卡夫卡(Franz Kafka)的小說。但是據蓋拉寧宣稱,這款解謎遊戲並非特別改編自卡夫卡的任何一部作品,而僅是繼承卡夫卡小說的「怪誕」(absurdity)和「不確定性」(uncertainty),仍可稱得上是原創的作品。

在這個繪本風格的2D遊戲中,名喚K的主角某天突然收到一封神秘的受雇信函,導致他必須啟程前往一段遙遠的旅程。這個故事開頭,顯然與卡夫卡1926年的小說《城堡》(The Castle)有所呼應,只不過在遊戲中,主角K將碰上一連串的插曲與謎題,與《城堡》的故事主線漸離漸遠。

在Gamasutra的部落格中,蓋拉寧談起了The Franz Kafka Videogame的發想。他特別想讓玩家注意的,是遊戲的開發過程:「這款遊戲完完全全是即興創作⋯⋯沒有計畫,也沒有設計文稿等等,劇情和謎題都是在開發途中想出來的。我把這種方式稱為即興遊戲設計(improvisational game design)。」

有14年遊戲開發經驗的蓋拉寧,曾擔任遊戲主設計師、關卡設計師與劇本撰寫人。他從2008年起,就開始自立門戶,成為獨立遊戲開發者。他說,自己過去在遊戲開發公司工作時,經常花費大量時間撰寫設計文稿,但是在遊戲開發期間卻老是得修改設計文稿,因此,遊戲最後的模樣早就和最初的文稿不相干了,「因為許多一開始很迷人的想法,在實際運用時卻好像不迷人。」

「在傳統的遊戲開發模式中,你很可能經常把許多有趣的點子拿掉,卻不太能放進新點子。」他認為開發遊戲是一種創作過程,「在任何創作中,所有最棒的點子都是在過程中產生的,而不是早就想到的。」

蓋拉寧在這篇文章中大談即興對於遊戲開發帶來的好處。他認為遊戲是一個活生生的有機體,會在開發過程中改變與發展,而透過即興,他的所有點子就能在作品中如同剛獲得的資訊或剛體驗到的情感一般呈現出來,使得遊戲與玩家一起改變與發展。

此外,「即興讓你覺得自己像個真正的創作者,不但能創作出獨一無二的東西,還能好好享受過程,而不是像個機器人般,只會照著預先擬好的計畫執行例行機器運算式。這些加總起來,讓遊戲開發者成為詩人與爵士樂手的合體。」

「我創作出來的是一款不一般的遊戲,具有一連串在其他遊戲看不到的原創謎題,以及徹底多層次的劇情。」

The Franz Kafka Videogame雖然近期才上線,但是2015年時已經先行獲得Intel的Level Up遊戲開發競賽大獎。目前遊戲在Steam以10美元販售。

參考資料:

Kafka遊戲官方網站Venture BeatGamasutraSoftware Intel

陰鬱的傳奇:

  1. 卡夫卡絕對想不到,這份他想燒毀的手稿,竟在百年後掀起跨國爭奪戰
  2. 卡夫卡:我會躲藏在快樂後面,我的笑聲是一堵水泥牆
  3. 「性情中人」卡夫卡:「性」中只顧發洩,「情」中卻難收尾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