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凱文.凱利

有了使用權,新的事物也可以即時提供。除非能即時運作,不然就不算在內。比方說,計程車很方便,但還不夠即時。可能要等很久才能等到,就算叫車也可能等很久。最後的付款程序很累贅,也是個麻煩。還有,車資一般來說太貴了。

即時計程車服務Uber打亂了運輸業,因為它能改變時間差。叫車時,不需要告訴Uber你在哪裡:交給手機吧。最後不需要處理費用問題;交給手機吧。Uber用駕駛的手機精確定出他們的位置,相差不到幾英寸,所以Uber可以幫你找到最靠近的司機。你可以掌控他們到達的時間,一分不差。要賺錢的人都可以開車,所以Uber的司機人數常超過計程車,尤其在需求達到最高峰的時候。為了大幅降低一般乘車的費用,如果你願意共乘,Uber會讓兩、三位要到鄰近地點的乘客分攤車資。UberPool的共乘費用可能只是計程車的四分之一。仰賴Uber(或類似的競爭對手,例如Lyft)再簡單也不過了。

儘管Uber很出名,但同樣的隨選「使用」模式卻一個接一個擾亂了幾十種產業。過去幾年來,幾千名尋求金主的企業家極力推銷「X Uber化」給創投業者,X代表顧客仍需花時間等待的業務。例如三種不同的花店Uber化(Florist Now、ProFlowers、BloomThat)、三種洗衣Uber化、兩種割草Uber化(Mowdo、Lawnly)、一種技術支援Uber化(Geekatoo)、一種醫生出診Uber化,以及三種合法大麻遞送Uber化(Eaze、Canary、Meadow),另外還有上百種。給顧客的承諾是,你不需要割草機或洗衣機,也不需要去花店取貨,因為有人會幫你做好這些事情——聽你指揮、配合你方便的時間、即時——價格也讓你無法抗拒。Uber化的公司可以許下承諾,因為他們擁有的不是裝滿雇員的建築物,而是某種軟體。所有的工作都委外,由準備好接單的自由業者(產消合一者)來執行。X Uber化的工作就是協調分散出去的任務,即時滿足需求。就連Amazon也開始配對專業人士和需要到府服務的一般人(Amazon家庭服務),例如清潔或裝設設備,還能找羊來吃草,取代割草。大量資金流入服務前線,有一個原因,服務成形的方法很多,遠超過產品。將運輸轉為服務的方法多到無窮無盡。Uber只是其中一種。還有好幾十種早就在運作了,更多種尚待出現。企業家一般的手法是把運輸(或任何一個X)的優點,切成不同的要素商品,然後用新的方法重新組合。比方說運輸好了,要怎麼從甲地到乙地?今日可能有八種用到汽車的方法:

  1. 買一台車,自己開(現在最常見的方法)。
  2. 使用一家公司把你帶到目的地(計程車)。
  3. 租一台別家公司的車,自己開(赫茲租車)。
  4. 找另一個人開車載你到目的地(Uber)。
  5. 跟別人租一台車,自己開(RelayRides)。
  6. 使用一家公司,沿著固定路線搭載你和其他乘客(公車)。
  7. 找另一個人把你跟共乘乘客送到目的地(Lyft Line)。
  8. 找另一個人把你和其他乘客送到固定的目的地(BlaBlaCar)。

變化中還有變化。使用Shuddle的服務來接送另一個人,比方去上學的小孩,有些人叫它小孩的Uber。Sidecar和Uber很像,但是用反向拍賣。你訂下你願意付的價格,讓駕駛投票,贏的人可以來接你。現在有幾十家新興公司(例如SherpaShare)服務的對象是駕駛,而不是乘客,幫他們管理眾多系統,規畫最佳路線。

這些新創公司想用全新的方法利用低效率。他們找到不常使用的資產(例如空置的臥房、停放的車子、不用的辦公室空間),匹配給此時此刻正在焦急等待的人。從分散各地的自由供應商找人,近乎即時便能送達。現在把同樣的實驗性業務模式套用到其他行業。遞送:讓一群自由業者把包裹送到家(快遞Uber化)。設計:讓一群設計師投交設計,只付費給第一名(CrowdSpring)。醫療:協調大家共用胰島素泵。地產:出租車庫給別人當儲藏室,或把無人使用的隔間租給新創公司當辦公室(WeWork)。

儘管想法會繼續成長,這些公司大多不會成功。分散式業務很容易開創,入行費用低廉。如果這些創新的業務模式能成功,老牌的公司就會採納。像赫茲這樣的租車公司,當然可以租賃自由業者的車子,計程車公司當然也可以實施Uber的概念。但重新混合優點的作法會繼續成長和擴展。

我們對即時的胃口愈來愈大。即時承諾的成本需要大量的協調和合作,幾年前根本沒人想得到。既然多數人的口袋裡都裝了超級電腦,全新的經濟力就釋放出來了。如果用聰明的方法連在一起,一群業餘人士也能和一位平均程度的專業人士差不多。如果用聰明的方法連在一起,現有產品的優點能夠鬆綁,用大家沒想到的方法重新組合,帶來愉快的結果。如果用聰明的方法連在一起,產品融合成可以持續使用的服務。如果用聰明的方法連在一起,使用權會變成基本的作法。

使用和租用其實差不多。在租賃關係裡,租用人享受擁有的眾多優點,但不需要購買或維護昂貴的資產。租用人當然也居於劣勢,因為他們享受不到傳統所有權的每一項好處,例如修改的權利、長期使用、增值。資產的概念發明後,租賃的概念也出現了,今時今日幾乎什麼都可以租。女士的提包?最高級的名牌包可能最少要500美元。既然提包必須搭配衣著或當季的流行,精選的亮眼提包可能一下子就變得很貴,因此相當大的提包出租公司出現了。按需求來看,租用的價錢可能一個星期最少50美元。應用程式和協調工作當然讓租賃更為平順、更不費力氣。租賃業愈來愈繁榮,因為很多使用者覺得買不如租。提包可以換成搭配衣著的款式,還回去後就不需要找地方放。就短期使用來說,分享所有權也很合理。在未來世界裡,許多我們會用到的東西應該都只用一下子。發明和製造的東西變多後——每天可以享用的時間依然差不多——每樣東西能花的時間愈來愈少。也就是說,現代生活裡的長期趨勢是,大多數商品與服務都只會短期使用。因此大多數商品與服務都是租賃和分享的好對象。

傳統租賃業有個不利的條件,就是實體商品的「競爭」本質。競爭表示這是一場零和遊戲;只有一個競爭者能贏。如果我要租你的船,別人就不能租。如果我租一個提包給你,同一個包就不能租給別人。為了讓實物出租的業務成長,擁有者必須買更多船或更多提包。但是,無形的商品和服務當然不是這樣。它們「非競爭」,表示同一部電影可以同時租給現在想看的人,多少個都可以。無形物品的分享可以無限大。能夠大規模分享,並不縮減個別租用者的滿意度,就會造成改變。使用的整體成本陡然下降(幾百萬人分享,不光一個人使用)。突然間,消費者是否擁有物品沒那麼重要了。租用、租賃、授權、共用,就能享有同樣的即時效用,為什麼要擁有呢?

不論是好是壞,我們的生活都在加速,唯一夠快的速度就是即時。電子的速度就是未來的速度。你仍可以選擇暫時不要這樣的速度,但一般來說,通訊技術的走向,就是要讓所有的東西變成隨選即用。隨選的走向則會讓使用權勝過所有權

※ 本文摘自《必然》,原篇名為〈即時、隨選〉,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