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克勞斯.施瓦布(Klaus Schwab)

技術和數位化將會改變一切」這一觀點是本書的寫作前提。「這次不同了」是一個被濫用,甚至經常錯用的金句, 但對於本書, 這句話卻是非常恰當的。簡單來說,各項重大技術創新即將在全球掀起波瀾壯闊、勢不可當的巨變。

正因為這場變革規模極大、範圍極廣,所以目前的顛覆和創新才會顯得如此激烈。如今,創新的發展速度和傳播速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快。Airbnb(空中食宿)、Uber 和阿里巴巴等顛覆者,幾年前還籍籍無名,但如今早已家喻戶曉。問世於2007年的蘋果手機,如今在街頭巷尾隨處可見。截至2015 年年底,全球智慧型手機總量更是多達20 億支。2010 年,Google 宣布研製出首輛無人駕駛汽車。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們就會看到許多無人駕駛汽車行駛在公路上。

這樣的事例不勝枚舉。速度只是第四次工業革命的一個方面,規模收益也同樣驚人。數位化意味著自動化,自動化反過來意味著企業的規模收益不會遞減(至少遞減的部分會少一些)。為幫助讀者從總體上理解這個道理,我們拿1990年的底特律(當時主要的傳統產業中心)與2014年的矽谷做一個比較。1990年,底特律最大的三家企業的總市值、總收入和員工總數分別為360億美元、2,500億美元和120萬人。相比之下,2014年,矽谷最大的三家企業的總市值高達1.09兆美元,其2,470億美元的總收入與前者不分伯仲,但它們的員工數量僅約為前者的十分之一,只有13.7萬人。

與10年前或15年前相比,今天創造單位財富所需的員工數量要少得多,這是因為數位企業的邊際成本幾近為零。此外,在數位時代,對於許多供應「資訊商品」的新型公司而言,其產品的存儲、運輸和複製成本也幾乎是零。一些顛覆性的技術企業似乎不需要多少資本, 就能實現自身發展。比如,Instagram2和Whatsapp3等公司並不需要太多啟動資金,借助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力量,這些企業不僅改變了資本的作用,還提升了自身業務規模。這一點充分表明,規模收益有助於進一步擴大企業規模,並影響整個系統的改革。

除速度和廣度之外,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另外一個特點是,不同學科和發現成果之間的協同與整合變得更為普遍。不同技術相伴相生,催生出許多以前只能在科幻小說中才能看到的有形創新成果。比如,數位製造技術已經可以和生物學相互作用。一些設計師和建築師正在將電腦設計、增材製造、材料工程學及合成生物學結合在一起,創造出新的系統,實現微生物、人體、消費產品乃至住宅之間的互動。通過這種方式,他們製造出(甚至可以說是「培植出」)的物體具有持續自我改變和調整的能力(這是動植物的典型特徵)。

在《第二次機器時代》一書中,艾瑞克.布林優夫森和安德魯.麥克費指出,以當今電腦的聰明程度,我們根本無法預知幾年後它們會有怎樣的應用。從無人駕駛汽車和無人機, 到虛擬助手和翻譯軟體, 人工智慧(AI)隨處可見,並改變著我們的生活。人工智慧之所以取得巨大進步,既得益於計算能力的指數級增長,也得益於我們現在可以獲得大量的數據。不論是利用軟體發現新藥,還是利用演算法來預測人的文化喜好,都離不開大量的數據。我們在數位世界裡留下的都是像「麵包屑」一樣的資料, 許多演算法是有能力學習這些資料的,所以才有了新型的「機器學習」和自動發現技術。這些技術可以讓「智慧」的機器人和電腦實現自我程式設計,從基本原理中找到最佳解決方案。所謂的智慧助手是快速發展的人工智慧領域的一個分支,蘋果公司的siri 語音服務等應用讓我們感受到了這個技術的威力。要知道, 個人智慧助手出現的時間不過才兩年而已。今天,語音辨識和人工智慧的發展突飛猛進,人機交談將很快成為常態,技術專家所說的「環境計算」(Ambient Computing)也將成為現實。利用環境計算技術,機器人個人助手可以隨時記筆記並回答用戶提問。未來,我們的設備將對個人生活產生更大影響,這些設備會聆聽我們的想法、判斷我們的需求,並在必要時主動為我們提供幫助。

※ 本文摘自《第四次工業革命》,立即前往試讀►►►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未來產業
  2. 膽大無畏
  3. 人類大命運
  4. 第二次機器時代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