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黃育清

養老院附近,多是住宅,沿院前一條街道走出去,兩旁看不到一家商店,連一間便利小店也沒有。新近在離院不遠的地方,忽然出現一家餐舘, 門面濶綽, 裝潢不俗,我和老伴午後散步經過,大為驚奇,便順道進去參觀。

店面由高級住宅改裝,空間不小於百坪,桌椅全新,錯落有致,是很舒適的用餐環境,也兼營咖啡,這時正是喝下午茶的時段,來客不多,我用目光徵詢老伴一眼,他很有黙契地點個頭,我們便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落座。我點了拿鐵,他選卡布奇諾,現磨現泡,濃香撲鼻,一面品嘗咖啡,一面欣賞悠揚的音樂,消磨個把鐘頭,度個非常愉快的下午。

如此閒情,當然值得一再消磨。自那以後, 我和老伴,一週總有好幾個下午,在那家名叫西園的餐廳度過。服務生也和我們熟悉起來, 我和老伴都叫得出他們的名字, 有個男孩,名叫小立,就讀某名校,他告訴我們說,非常羡慕我們這一對老夫婦,彼此總是和顏悅色,像知心的老友般,有談不完的話,手頭也相當寛鬆,不像有些老人斤斤計較腰包,也不像有些老人,被兒孫綁得緊緊的。我告訴他,老人要過得輕鬆,要保持三閒:閒心、閒時、閒錢。他很肯定地回答說,如果他的爺爺和奶奶也能這樣過日子,他就很放心了。

回顧前塵,我們也曾辛苦過。就以喝咖啡來說,我在十九歲的時候, 就得了胃潰瘍,醫師警告, 飲食要十分小心,辛、辣當然要一律禁止,會影響胃液的茶和咖啡,也最好不要飲用。每回聞到那濃醇香冽的味道,看人家暢飲的神情,都只能悄悄地吞下口涎,在一旁欣羡。三五好友聚會時,在茶舘或咖啡廳,人家高興點什麼肆無忌憚, 我則只能要杯白開水,親友以為我節省到家,哪知我自有苦衷? 一直到了四十多歲,胃病痊癒,在飲用牛奶時,試著加些咖啡,喝得津津有味,看看腸胃似乎可以接受,慢慢地再多加些「黃湯」,沒有不良反應,最後終於一杯咖啡在握,與朋友聚會,平起平坐,其樂融融, 擺脫了在一旁啜白開水的自卑。

再看看外子,現在掏些閒錢,似乎並不在意,哪知他年輕時代, 掙錢有多辛苦? 七口之家,靠教師的月薪,已是捉襟見肘,何況他還一心想有自己的房子,所以東奔西跑,到處兼課,有一陣子,他每週要跑好幾個地方,即使只有兩節課,也不辭勞苦,去賺那微薄的鐘點費。自己買不起車子,每天都在公車上轉來轉去,有時從甲校轉到乙校要轉三趟車,誤餐是常有的事,回到家中,倒頭便睡,次日,一早又出門趕車去了,看在我的眼中,真是不捨,但又奈何?

我們的閒日子,算算應該始於退休的時候,那時三個女兒都出嫁了,父母已歸道山,身上的負擔全都卸下,懷著輕鬆的心情,隨興遊山玩水,國內外名勝古蹟,多留下我們的履痕。如今,退居養老院, 三閒的生活,已成常態,我們的餘年想來會過得輕鬆而平靜。

本文介紹:
一群人的老後:我在台北銀髮村的三千個日子》。本書作者/黃育清;出版社/四塊玉文創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最活力的老後
  2. 重新定義人生下半場:新中年世代的生活宣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