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KIRIKO

「兩個男人搞基(做愛)有甚麼好看?你不覺得噁心嗎?」這是我一腳踏入腐道(熱愛 BL[1]之道)以來最常被問到的問題。相信各位同道中人也深有同感。還記得中四那年剛進入腐道不久,有天從來不管我看甚麼的父親突然好奇地問我手上的是甚麼漫畫,面對突如其來的突擊搜查,我心裏暗叫不妙,只好佯裝平靜地回答:「足球漫畫。」沒想到足球漫畫反而引起了父親的興趣,他伸手拿了「絕愛系列」一套五冊的其中一冊,隨意翻了一會,然後指著兩位男主角交疊在一起的身影問:「嘩!這是在幹甚麼?」沒辦法我只好豁出去,理直氣壯地回答:「這是友情昇華至愛情!」大惑不解的父親只丟了句「兩個男人搞基有甚麼好看?少看點漫畫多用功吧!」就放下書回去看電視了。

在接下來的日子裏,我不停地被不了解 BL 為何物的人問著同一個問題,有時候還會被說噁心、變態。而我也被迫反覆地思考自己為何愛看 BL。從一開始的「喜歡就是喜歡」,到認真地對 BL 及腐女[2]進行討論、研究,慢慢地,我發現 BL 雖是女性虛構出來的幻想世界,但 BL 同時亦反映了這些女性如何看待現實中的性別、異性戀以及同性戀等社會關係。而閱讀 BL 中的色情內容,又會否與她們如何看待性與色情有關?閱讀BL對女性在現實社會中又有何影響?

為了探討以上問題,筆者與四位腐齡約五至八年的腐女進行了深入訪談,希望透過四位腐友的經歷,來了解 BL、色情與女性的關係。

BL美少年的愛慾交纏

回到最初的問題,面對「兩個男人搞基(做愛)有甚麼好看?你不覺得噁心嗎?」這樣的挑釁時,當了腐女八年的 PIKO 會這樣回答:「不會呀,兩個美少年在一起不知有多美好呢!這才是真愛呀!」

BL 跟現實世界中的男同性戀看似相同,實際卻是不同概念。BL 亦稱作「少年愛」,是從女性的幻想中衍生出來的虛構產物。
BL 中的男主角大都是外貌俊朗的花樣美男,不少受[3]君更擁有驚為天人的絕艷姿色。雖然隨著 BL 的發展,開始出現了不少形象較為樸實的主角,但基本上 BL 的角色都以美形為主。BL 作品不一定涉及性,但大多 BL 也都或多或少包含[4]情節。部分 BL 更會以性愛描寫為主,在故事中大量加入性愛場面。男男間的性行為不但被描寫得十分仔細,性技巧也層出不窮。反之,沒有情節的 BL 會被稱為「清水」,可見在 BL 中已被默認為是必然的存在。

愛看充斥著男同性戀性愛場面的腐女或許會給人好色的印象,甚至會被說成傷風敗德。但事實上,筆者所接觸過的腐女(包括訪問中的四位受訪者)都很「純情」。她們甚少接觸主流色情物品,對於主流色情漫畫的態度都較負面,她們尤其討厭主流色情中「為做而做」的洩慾式性愛以及女性在主流色情作品中的放蕩形象。受訪者 Kuruta 聊起她看過的那些男性漫畫時,便很不屑地說:「把女性的胸部畫得十分的大,都不知道想幹甚麼的,完全不知道想幹甚麼!」

而透子則認為異性戀漫畫中有個別的性行為描寫還好,但有些真的受不了:「通常都會畫到好誇張,那些女人身形誇張之餘,連反應都好誇張。把那些女人畫得好像很渴求,好想要那樣。好像很姣很淫賤。我覺得現實裏面,女人主動開放都不是這樣的呀,哪有這麼戲劇化的呢!」

吉暝水認為自己對漫畫中的性愛場面(即使是異性戀)接受度較高。如果是一些故事內容較寫實的漫畫,她不會計較那些配合劇情需要的性愛場面。但她最接受不了巨細靡遺地描繪性器的異性戀色情內容:「那些漫畫根本是給男人看的。裏面的女人全部都是大胸,而且又好誇張,完全扭曲女人的性格,把女生畫得好像 AV 女優那樣。而且它和 BL 漫畫一樣都會著重性器的描繪,有時比 BL 還細緻。BL 那些太細緻的我都不太喜歡了,何況是這些呢?」

從上述受訪者們的反應可以看出,她們對畫給男性看的主流色情漫畫中所描繪的女性形象十分不滿。她們不但不滿這些作品中的女性身材被塑造得誇張失實,更不滿那些行為表現扭曲了女性形象。在受訪者眼中,主流的色情作品都是為了給男性發洩生理需要而存在的,因此只要視覺效果較強,女性的性徵夠誇張吸引,能引起男性的性慾便行。然而,這種以男性為中心的色情作品卻不能滿足女性的喜好要求。女性不單要看色情,而是要看在浪漫愛情下所激發的色情想像。

當問及 BL 色情跟主流色情的分別時,受訪者都覺得在 BL 作品的色情內容與給男性看的主流色情作品有所不同。例如 PIKO 便強烈地認為不可以把 BL 漫畫與一般色情漫畫扯在一起:「我覺得不可以把有色情的BL和那些漫畫(色情異性戀漫畫)混為一談,BL 的性是基於愛的。就算是強迫,都是因為愛才會做。與那些為了發洩的東西很不同。」

而透子亦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調 BL 作品的故事與色情內容間的相互關係的重要:「色情內容雖然也很重要,但我覺得 BL 的故事才是基礎,而色情場面就是錦上添花,是用來表達兩人感情深厚的催化劑。一個好的故事沒有色情場面都可以好吸引,但只有色情而沒有故事就真的是有點差勁啦。」

另外兩位受訪者也同樣指出色情內容不及故事和畫功重要。要是故事和畫功好,即使沒有色情內容,她們也會很喜歡這漫畫。但要是只有色情部分描寫得好,故事卻亂七八糟或是很無聊,她們便不會想看。由此可見,「愛是性的必然基礎」這種傳統觀念在腐女間依然十分強烈。研究日本 BL 文化的學者 Suzuki[5]便指出男女間的性最終必然指向生育與婚姻,而男同性戀的愛則不具有任何附帶關係。加上男性相愛勢必要面對社會給予的壓力與困難,要衝破重重困難和障礙,亦只有可無條件付出與犧牲的真愛才能達到。

因此,男同性戀間的愛被視為最純粹的,而男性間的性,則是無條件的愛的表現。沒有女性介入的 BL 正好能滿足腐女對最純粹的愛的追求,讓她們能拋開現實中的性別束縛,全情投入美好的想像世界。也因此,BL 色情可說是女性不滿於以男性為中心的主流色情而創造出來的愛慾一體的空間。而這種以男性為凝視對象(gaze object)[6],由女性創造,亦只為女性所享用的色情,也正好是一種對主流色情的顛覆。

理想與現實:女性角色兩面睇

過去不少研究 BL 的文獻[7]指出,年輕女性愛看 BL,是因為她們對現實社會裏男女地位不平等感到不滿。她們認為在異性戀關係中,女性基於生育角色與社會地位所限,難以與男性發展出地位相等、平起平坐、互相扶持的戀愛關係。而在是次訪問的受訪者回應中,我們亦可看出受訪者對BL故事中男性戀人間平等關係十分欣賞。透子更說她特別喜歡攻[8]受雙方地位相若、勢均力敵,在性關係中也能互攻互受、不分彼此的類型。

然而,她們會喜歡平等關係的男男戀愛,卻不代表她們不滿意現實生活中的男女關係。不論在社會現實中男女地位是否平等,至少在受訪者眼中,香港的兩性地位差別不大。表面上,她們也沒有對此感到不滿。最讓她們感到不滿的,反而是異性戀漫畫中傳統的女性形象。

當被問到為何愛看 BL 漫畫更甚於異性戀漫畫,BL 漫畫有何獨特之處時,四位受訪者都一致表示因為 BL 沒有她們討厭的女主角,而這種女角又經常在異性戀漫畫(特別是少女漫畫)中出現。當問及哪些是她們討厭的女主角時,她們都會帶點激動地細數那些女角的特點。沒有看少女漫畫習慣,卻在漫畫店內隨手翻看過一些非 BL 漫畫的 Kuruta 便說:「我也有看過些少女漫畫和男性向漫畫。裏面那些女人真的很討人厭!每個的胸都超級的大,雙眼又超級的大,又整天淚眼汪汪那樣,我看到都很想一巴掌摑過去!」

至於有看少女漫畫經驗的透子除了同樣討厭 Kuruta 所說的女性形象外,亦指出了女角在少女漫畫中惹人討厭的個性:「少女漫畫裏面有好多女角都好令人好難接受。整天都在扮可愛,扮天真,好低能白癡。她們真的好像沒有自己思想那樣的,總之好像整天都只懂得聽別人的話,隨波逐流,沒有自己主見!又常常連一件事情都做不好,把事情越搞越亂的,搞出來一堆爛攤子,然後就要男主角幫她收拾,完全不行呀!我一定不會再看這些少女漫畫。」

綜合四位受訪者對異性戀漫畫中女角的描述,發現這些女角最惹人討厭的特質就是愛哭、柔弱、沒主見,面對問題時只懂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等待救援及依賴男主角來幫她化解危機等。

受訪者 PIKO 便以少女漫畫《不思議遊戲》的女主角夕城美朱來作為惹人厭女角的例子。她在故事中因故被捲入另一個世界,在差點被強暴時為男主角所救,之後便一直因回不到原來的世界而哭個不停。故事發展下去,她都經常因迷路或不聽隊友忠告而置身險境,為隊友帶來麻煩,但又每次都會幸運地被身邊的男性拯救。這些男性最後大多會因不同理由而喜歡上她。PIKO 認為,就是這樣的女角最惹人厭。她指出,雖然這些女角多數會有別的優點,例如善良、溫柔、友愛及善解人意,而這些特質也是男角們會喜歡她的主因,但 PIKO 卻不見得這些特質有多讓人欣賞。在她眼中,這些特質加起來只會讓女角變得更偽善:「她們(指那些惹人厭的女主角)整天都扮善良,扮正義那樣。她們會很天真地以為這個世界的人都應該是好人,只要透過自己的愛心和意志,敵人都可以被她感化變成朋友。但她們又並非真能可以實質地幹出一些事情。只是因為運氣好才會有這麼多人保護她,而她也是因為這樣才可以講這麼多愛與正義的話。這些正正就是偽善!」

然而,這些被受訪者批評得一文不值的女角特點,卻是現實中我們一直所強調的女性特質(femininity)。在社會建構出來的男女性特質中,男性的角色向來是保護者,而女性則是受保護的角色。理想的女性本來就是要纖細柔弱、感性被動、含蓄、溫柔而沒攻擊性的。哭是女性才有的特權,是感性的表現。而被動和沒攻擊性則讓女性即使面對危險也不懂反抗,最多只是呼救,讓男人向你伸出援手。女性依靠男性,尋求男性保護是自然的行為。女性沒主見也是應該的,因為男性會為女性作主,女性只要順從與表現她充滿愛心、善良、多愁善感的一面便夠了。

異性戀漫畫中那些女角所表現的,正是這種典型的女性特質。而她們的存在令受訪者如此厭惡,便表明了她們對這種傳統典型的女性特質感到不滿。她們不認同女性總是要處於被動和受人保護的角色,必須依靠男性才能生存。她們認為女性也應有獨立的生存能力和判斷力,能爭取更多自我發展的機會和生存空間。當那些所謂女性的優點被過份強調時,即給人一種天真無知,不懂社會現實的印象。而女性要是只懂得一味溫柔、友愛、善解人意,卻沒有理智、不懂世情、缺乏主動性,連面對危險也不懂以自力反抗時,那些女性優點到頭來也只會成為女性自我發展的阻礙。而這麼不濟的女性,讓她們看了也覺得生氣。

相反,女性在 BL 漫畫中的形象大多自信強悍,爽朗大方。她們即使被男角拒絕了仍能堅強地再去尋找別的對象,甚至很多時會成為對方的紅顏知己,守護男主角們的同性戀情。而受訪者最欣賞的,正是這種自信獨立,即使面對失敗也能自己站起來的女性。

然而,在現實生活裏,受訪者的角色也並非完全是她自己最欣賞的女性類型。她們所心儀的男性,仍然是典型少女漫畫中的王子。透子討厭在漫畫中不懂自己解決問題的女性,但在現實中,她卻最希望伴侶能替她解決難題:「理想的伴侶要成熟的,可以保護我,能夠提供安全感。要細心,可以幫你暗地裏解決你的困難,但又不會讓你知道。這樣的男人就最好啦!」

PIKO 的理想伴侶則要在感情和現實都能照顧她的需要;而吉暝水則喜歡運動型,比自己「叻」(厲害)的大男人。可見受訪者在不同程度上也遵從了社會建構的男女關係模式。

雖然表面上受訪者在現實中的性別角色與在漫畫中的喜好有一定程度的矛盾,但這亦反映了在現實世界中,社會對男女性的角色要求仍很嚴謹,在現實裏跳脫既定的女性角色要面對很多困難與壓力。而跳出以異性戀為中心所建構的女性角色,亦可能會減低自己對異性的吸引力。更重要的,是她們既然已安然身處於這種女性的性別角色中,並接受了依靠男性是身為女性的特權時,便不會有要跳脫性別角色的想法,而是跟從主流論述,想去找一個比自己強大,更有力量保護自己的男性。正是因為她們欣賞自信強悍、爽朗大方的個性,但這種個性的女性在社會及愛情上前路難行,才會進而欣賞BL的男同性愛關係。

在 BL 的世界裏,既有她們喜愛的強勢、具男子氣概的攻君,亦有冷靜能幹、頭腦聰明、主動性強、有時候又帶點多愁善感的中性受君。亦由於攻受兩人都沒有那些被動,受保護等惹人厭的「女性特質」,他們才能發展出相互支持,較平等的戀愛關係。如在《擁抱春天》這個同時被三位受訪者列為最喜愛故事之一的 BL 漫畫系列裏,主角岩城與香藤本來都是 AV 男優,兩人均有一定的男子氣概。當他們成為情侶以後,年長而理性的岩城,與年紀較輕、性格衝動卻很率直的香藤便互補不足,一起面對工作、家庭和感情上的困難和挑戰。他們的關係就如透子所言:「其實男人都會有脆弱和低落的時候。BL 裏面的同性情侶會互相體諒與依靠對方。感覺會平衡一點。少女漫畫裏面的女角都會支持那些男角的,不過很多時候都只是口頭上安慰一下,很少為對方犧牲或者改變些甚麼。」

透過以男性(以受方為主)去取代女性在戀愛關係中的性別角色,BL 合理地把惹人厭的「女性特質」排除在故事之外,並把男女兩性的優點結合起來,來實現女性們理想中最完美的角色與愛情。

閱讀BL作品與性觀念的解放

誠如前文所言,腐女其實都很「純情」,在接觸 BL 前,她們就如一般香港女性,雖對性有基本認識卻所知不深,談起「性」來含蓄顧忌,對性取向議題亦不會多作深思,很理所當地接受了異性戀的配對模式。然而,對性的話題採取逃避態度,並認為性與女性沒多大關係的想法,只會讓女性對性更為抑壓,無法在性愛上取等自主與平等。而簡單地接受異性戀模式與傳統的異性戀關係,不但會深化社會上對不同性向的人的偏見與歧視,同時亦鞏固了女性在異性戀愛中要依靠男性的不平等觀念。反之,維護色情的學者斯多森(Strossen)[9]認為,色情物品能讓女性對性有更多了解,透過閱讀色情發展出對性的興趣,並在性事上享有更多的自主空間。

而對於對性認知不多的年輕女性而言,BL 便成了她們認識和了解性的渠道。在四位受訪者中,便有三位說閱讀 BL 後,對性了解更深入,態度也變得較正面。受訪者 Ku-ruta 便直言:「香港的性教育真的完全不行,我可以到了中三還是對性完全不認識。以前不認識的時候會覺得性好骯髒,不會享受。但看完 BL 之後,對性的印象好了很多。原來性也可以是令人享受的事。而且我對 SM(性虐待遊戲)的了解也多了。以前會覺得玩SM的人一定是變態,但現在我開始明白這些是個人的選擇和自由。SM 你情我願是不會傷害人的,它只是一種方法。」

而吉暝水亦同樣認為 BL 讓她對性的接受程度高了:「看 BL 以前,我雖然大概都知道甚麼是口交、肛交之類,但都只是聽來而已。而且那時會覺得口交很噁心,不正常。看完 BL 之後,才發現原來做(愛)可以有這麼多體位。現在覺得無論不同體位還是口交都只是一種方法,不會覺得有甚麼好驚訝,也不會覺得噁心。」

雖然 BL 所描述的都是男男間的性愛場面,但這些故事和描述讓閱讀的女性對性有了比過往更正面的看法。過去,她們對性沒有充分的理解與認知,甚至會從成人或媒體中接收到有關性的負面訊息:例如性行為是危險的、跟男人發生性行為的女孩都不純潔、性行為會引致愛滋病等。因此,她們才會覺得性很噁心污穢,對性產生不安。

看過 BL 後,她們開始發現原來性也可以是一件令人愉悅、享受的事。她們對性的看法亦因此變得更積極了。此外,BL 作品中描述的愛撫、口交以及以不同姿勢做愛等行為,也讓她們了解到性不只是指男性陽具進入女性陰道,而是指一套從親吻、愛撫開始進行下去的親密行為。除了陰道交外,性交還有很多別的方法。對性的認知增多了,女性在性方面便有更多選擇的自由與權利,可以在性事上與伴侶一起選擇喜歡的形式和方法。例如,當問及 BL 對你現在或將來的性生活有何影響時,吉暝水便說:「我想我會嘗試更多不同的體位啦!轉變一下姿勢都是一種生活情趣,如果整天都一成不變會好悶的嘛!而且我都想試試做主動,女生做主動會令性行為變得有情趣些,所以應該要試試。」

受訪者中唯一已有性經驗的 PIKO 則說:「我會想知道男生被人進入是否真的會舒服。我也在男朋友願意的情況下試過一次,但他說不舒服就沒有再試了。」

不過,正如吉暝水所言,接受多了也並不代表要親身嘗試。正如她在認知上接受了在性行為中可以使用性玩具,但她不會想把性玩具用在自己或伴侶身上。況且,她也知道有些在 BL 中出現的性知識是不正確的,那些過份誇張的性行為她只會當笑料看,不會認真。而透子則表示她不會嘗試BL中的性行為:「我想我看漫畫時都會很理智,現實與漫畫會分開來看,不會想到一塊兒去。所以看BL不會影響我在現實的行為。而且有很多事情知道了也不一定會去做的嘛!」

可見,BL 對不同人在現實中的影響力也不同。而 BL 中傳達的性知識雖不一定完全正確,但閱讀BL作品卻是一個讓年輕女孩進一步探究性知識的渠道,她們更提及會透過與朋友討論,自行拆解BL作品中的真偽。

BL 除了讓女性在性方面有更多發展與自主空間外,也令年輕女性對性取向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與思考,從而對現實中的異性戀霸權作出質疑與批判。在父權主義與異性戀霸權的社會下,人們從不會質疑異性戀這種戀愛模式。異性戀彷彿是人類既定的、理所當然的存在。而被質疑、否定的,往往都是不合符異性戀規範的戀愛模式。雖然在現今的世界,願意了解和接受不同性取向的人比以往多,但在香港社會,真正接納同性戀或雙性戀,願意與他們平等交往的人卻仍屬少數。而BL的出現,就給讀者一個機會反思有關性取向與愛等問題。

在談及性取向時,Kuruta 便說:「以前都沒有想過自己的性取向。但看完 BL 之後就開始思考一下自己的性取向是怎樣的,喜歡男生還是女生。想完之後我想我還是喜歡男生多一些,因為以前暗戀的都是男生。但也不排除會喜歡女生的,以前都曾經覺得一個打籃球的女生好吸引。不過看完 BL 之後,我覺得性別不應該是考慮喜不喜歡一個人的因素。喜歡這回事哪有這麼容易說得定呢?」

另一位受訪者吉暝水則認為自己目前不會喜歡同性。因為曾有女同性戀朋友向她作暗示,但她對女生不感興趣。雖然她選擇了異性戀,但看 BL 對她對性取向的思考有正面幫助,亦讓她更易接納他人的性向:「我在大學和工作環境裏面都認識了幾個男同志朋友。雖然他們並非都知道我在看BL,但他們不知為何都會向我出櫃的呢。每一次我幾乎都是第一個在朋友圈裏知道他們是同性戀的。也可能因為我對他們的態度和其他人一樣,所以他們都會很放心地跟我說他們拍拖、戀愛的事情。」

由此可見,BL 的確有助我們跳脫異性戀的單一思考模式,甚至能讓我們脫離「非異則同」的二元想像,讓人不再受性別這特定的框架所限。雖然社會上有人認為讓心志未成熟的少女看 BL 會產生性取向混亂,甚至改變她們的性取向,但這種說法顯然是片面的。BL 只是帶給一個讓年輕人去思考性向的機會,而事實上,每個人亦應有機會和空間去了解自己喜歡哪種伴侶,並有權選擇適合自己的戀愛模式。因此這只是一種應有的思考過程。

BL作為無框架的性幻想空間

BL 本來就是一個為女性而設的幻想空間。年輕女性受不了社會建構的那套女性特質,但在現實世界裏她們卻無法跳出性別框架,於是唯有在幻想世界裏以男性取代女性,以成就心目中最理想的愛情。

而在男權與異性戀主導的社會裏,女性往往是色情物品中的凝視對象,但女性同時又往往被排拒於色情的世界之外。男性閱讀色情被視為是正常的生理需要,但女性接觸色情卻被視為不合道德和不知羞恥。而BL正是一個抵抗了男權與異性戀主導的創作空間。在BL的世界裏,女性不再是凝視對象,反之男性才是情慾世界裏的主角,他們都是為了女性讀者才存在的。異性戀也不再是世界上的唯一性向,讀者透過 BL 作品豐富了多元的思維。男同性戀固然是故事的主線,但女性讀者本身卻既可以是異性戀、女同性戀甚或雙性戀者。

由此可見,BL 不但給予女性一個接觸性的渠道,同時也打破了色情只為男性而設的想法,讓女性同樣享有閱讀及欣賞色情的權利。而 BL 故事中經常出現的「愛超越性別」的想法,也挑戰了主流以異性戀為中心的思想,讓戀愛能跳脫性別的界限。

註釋

[1]BL:即boy’s love,少年之愛的意思。泛指一些以男性相愛為題材的愛情故事,屬日本動漫畫文化內的創作主題之一。BL一詞又與YAOI一詞基本相通。YAOI:日語「やおい」,是「山なし」「落ちなし」「意味なし」三個形容詞的縮寫。即「沒有高潮,沒有結局,沒有意義」的意思,當中亦隱含「除了H外甚麼也沒有」的自嘲含意。在狹義上,YAOI指一些以男同性愛為題的二次同人創作。但廣義來說,則泛指所有以男性相愛為題,且往往著重色情描寫的故事。(「H」的含義見註解4。)

[2]腐女:即「思想腐壞,無藥可救的女生」。是喜愛BL的女性一種帶有自嘲性的稱呼。

[3]受:於男同性戀關係中為較被動,性行為中被進入的一方。

[4]H:日文俗語,意思為性行為,從日語「HENTAI」一詞而來。

[5]見Suzuki(1998)。

[6]凝視對象:傳統上男性作為凝視的主體,女性被視為男性凝視的客體——男性通過凝視而將欲望投射於女性上,形成了不對等的權力關係,從而也將女性物化。而BL文化裏「凝視」的主客體正好與傳統的相反,故下文稱之為一種「顛覆」。

[7]見Suzuki(1998)及McLelland(2000)。

[8]攻:於男同性戀關係中為較主動,性行為中插入的一方。

[9]見Strossen(1995)。

※ 本文摘自《打開性/別》,原篇名為〈浪漫唯美的情色想像——從女性角度解構BL色情文化KIRIKO〉,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