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卡西亞.聖.克萊兒

粉紅色是女生的,藍色是男生的;這種現象到處可見。

南韓攝影師尹丁美(JeongMee Yoon)在 2005 年啟動「粉紅&藍計畫」,透過鏡頭呈現兒童被自己所有的物品環繞的畫面。被拍攝的小女孩,全都坐在如出一轍的粉紅汪洋中。

令人驚訝的是,這種「女孩──粉紅色,男孩──藍色」的僵化切割,其實是二十世紀中葉之後的產物。在幾個世代之前,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1893 年,《紐約時報》一篇談論嬰兒服裝的文章中,提到一條穿搭規範,那就是「永遠把粉紅色給男生,藍色給女生。」該文作者與服裝店的女性受訪者都不確定為何有此一說,不過,作者倒是做出戲謔式的推論,她這麼寫著,「小男生的未來展望比小女生粉嫩多了,先天就是如此,想到必須以女人身分過一輩子⋯⋯足以讓小女生的臉色發青。」

1918 年,一份貿易出版品言之鑿鑿,聲稱「女藍、男粉紅」是「普遍被人接受的規則」,因為粉紅色是一種「比較果斷、堅強的顏色」,而藍色則是「比較纖細、雅致」。這可能很接近真正的原因。在士兵穿著猩紅外套、主教紅袍加身的時代,紅色是最陽剛的顏色,粉紅畢竟也是褪淡了的紅色。藍色則是聖母瑪利亞的代表色。在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不同性別的兒童穿著不同顏色衣服的概念,還是顯得有點奇怪。當時,嬰兒死亡率與出生率雙高,所有兩歲以下的兒童都穿著容易漂白的亞麻布衣。

「粉紅色」(pink)這個字本身也很年輕。《牛津英語詞典》中,關於這個字的初次引用可以追溯到十七世紀末,用來形容淡紅色。在此之前,“pink” 通常是指一種以有機染料與無機物質混合製成的顏料,作法是在沙棘漿果或金雀花灌木的萃取物中加入白堊,以增加濃稠度。這種方法可以調配出好幾種顏色──粉綠、玫瑰粉與粉棕,不過最常見的卻是黃色。奇怪的是,淡紅色家族的成員個個有名有姓,淡綠色系與黃色系卻付之闕如。(不過,包括俄語在內的一些語言,淡藍與深藍都有特定的單字。)多數羅曼語系湊合著借用「玫瑰」的變化來指稱粉紅色。英語中,這個顏色可能衍生自另一種花──常夏石竹(Dianthus plumarius),別稱「小粉紅」(Pink)。

然而,粉紅卻遠遠不只是花朵的顏色與公主的禮服。

十八世紀,洛可可時代藝術家法蘭索瓦.布雪(François Boucher)與讓.奧諾雷.弗拉戈納爾(Jean-Honoré Fragonard)筆下穿著(或者沒穿著)鮭粉色絲綢的女人,可不是什麼海報女郎,卻對自己的魅惑力收放自如。其象徵性的領袖是龐巴度(Pompadour)夫人;法王路易十五的情婦,同時也是一位完美的消費者,讓亮粉色塞夫爾瓷器廣受歡迎的推手。大膽的純粉紅在堅強、個性分明的女人之間引發風潮。粉紅是雜誌編輯黛安娜.佛里蘭(Diana Vreeland)的最愛,她喜歡稱它是「印度的海軍藍」。義大利時裝設計師艾爾莎.夏帕瑞麗(Elsa Schiaparelli)、名門繼承人兼雜誌編輯黛西.法羅斯(Daisy Fellowes),以及無需介紹的瑪麗蓮.夢露推波助瀾,鮮豔的粉紅色遂成為想要被看見、被聽見的二十世紀女性新選擇。

粉紅色目前的形象問題,部分原因來自於女性主義反抗老派性別偏見的後座力。粉紅色被視為幼稚化女性的象徵,又因為藝術家開始混合胭脂紅、赭色與白色,在畫布上描繪裸女肌膚,因此它也具有情慾化女性的意涵。裸體畫的對象絕大多數仍然是女性。1989 年,大都會博物館裸體畫主角為女性的占比為 85%,女性畫家的占比卻僅有 5%。在最近一篇文章中,女權團體「游擊隊女孩」對藝術界施壓,要求多元化發展,宣稱性別比例失衡的情況日益惡化。反對以粉紅色物化女性的努力,唯一的收穫就是協助在 1970 年意外發現了一種特別的色調。

最近的相關報導顯示,就算商品完全一樣,標注「女性專用」的商品價格,總是高於一般男性與男孩專用,從衣服到自行車安全帽,乃至尿失禁墊片皆然。2014 年 11 月,當時的法國婦女權利部部長帕斯卡爾.布瓦斯塔(Pascale Boistard)發現平價連鎖賣場 Monoprix 裡,一組五支的粉紅色拋棄式刮鬍刀售價1.8磅,一組十支的藍色拋棄式刮鬍刀售價卻是 1.72 鎊,於是要求了解,「難道粉紅色是奢華的顏色?」這就是「粉紅稅」事件。

※ 本文摘自《色彩的履歷書》,原篇名為〈粉紅 Pink〉,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