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尚‧亞畢伯

邱吉爾或戴高樂充滿英雄氣概的嗓音、希特勒歇斯底里的嗓音、席哈克或密特朗令人安心的嗓音、柯林頓破啞的嗓音……還有甘地或馬丁路德.金恩的聲音,都證明了治國者的聲音沒有什麼魔法公式,謝天謝地。

但我們還是能明白這些聲音的力量、圓熟運用及魔力,並定義領袖的聲紋。他們的聲音如何讓群眾懾服?這些聲音又順應特殊規則或追隨風尚到什麼程度?我們能不能依據他們在群體之中所喚醒的衝動,歸結出一個政治人物聲音的「典藏庫」呢?

最好還是從摯友告訴我的故事開始說起,他是薩爾瓦多.達利(Salvador Dalí)的密友。

達利是個天才洋溢的狂人異士,活在混亂與和諧、理智與瘋狂、色彩振盪與光線撼動之間的藝術家,也是鍊金術師。他在畫室裡架設了一場奇異的表演,陪伴他創作。他聽唱片,但不只是聽聲音,還有各式各樣的燈,有些甚至散放在地板上,隨著聲音的振動亮起又熄滅。聲波支配著光波。每一盞燈有不同的顏色,依照泛音、頻率或聲音高低亮起來。就這樣,燈絲發出的光波與聲波相互應合:一種顏色對應一個頻率、一個音符。這是達利自創的聲光效果!布拉姆斯、貝多芬、卡拉絲的聲波,還有他愛聽的一些演說和詩句,在這個迷幻氣氛中飄蕩著。

怪的是,一盞放置在客聽深處的橘燈,卻從來不曾亮過。直到有一天,達利決定放一張希特勒演說的唱片。驚喜來了,橘燈亮了,回應這位「元首」(Führer)刺耳的音色,只有他才有辦法讓這種從未出現在任何奏鳴曲中、尖厲異常的頻率再現。這種頻率能夠催眠一整個族群,也能煽動人群。

希特勒的每個句子,不管是不是問句,句尾的聲音總會逐漸上揚,以至於他的聲音似乎總是在點亮(我幾乎想說暴露)橘燈的尖厲音調中,以宛如耳光或槍響的效果作結。一開始,他說得不太大聲,總之,比起任何一場搖滾演唱會都要小聲,接著他漸漸提高音調,節奏也有跟進,他說得愈來愈快。

在聆聽演說的過程,它首先像是一段音樂,接著其內容才會進入我們的腦中。它動用到我們的聽覺、情緒,接下來才是我們的理智。

所以,我們可以將之區分成三個密不可分的連續步驟:演說者首先對我們的耳朵說話(十五分之一秒左右的一剎那,就足以吸收訊息),接著是我們的爬蟲類大腦(也就是因應衝動及原始反射的大腦),最後是我們的理智。我們聽見,我們感受,我們理解。依我之見,要理解聲音的力量,這一連串的資訊最為關鍵。

鍊金術師企圖點鉛成金,而耳朵呢?它的本事也很了得,能夠悄悄地讓聲音轉變成流質,接著是化學物質。訊息通過外耳、中耳,然後是內耳。在中耳一帶,位於內耳門的小肌肉會減弱聲音,那是鐙骨的肌肉。每接收一個訊息,這塊小肌肉就會收縮,抓住聲音,然後在四萬分之一秒的延遲時間內,傳輸振動。內耳將機械訊息轉變成化學訊息。

聲音、頻率、節奏、旋律等,人聲的音樂性支配我們的程度,更勝於言語。聲音只有透過音色,或更確切地說,其音樂性,才能存在。每位演說者多少都意識到這一點。「音樂先於一切。」魏崙(Paul Verlaine)如是說。就聲音而言,這句話說得再貼切不過了,然而,這麼顯而易見的事實,常常只是被人們不知不覺地吸收進去而已。那些治國者蠱惑我們,邀請我們追隨。該歸功的不是言語,而是聲音。言語的功勞只不過是指引方向,因為聲音首先被聽見,接著讓爬蟲類大腦感受到情緒,最後通過大腦皮質。情緒變成情感(affect),是前往理智世界的天橋。

聲音的誘惑力源自情緒

聲音要有誘惑力,就必須像音樂一樣,旋律和用字都得讓對方能猜測或隱約感受到接下來的話可能會令他安心,就好比一段音樂讓我們預知後續,好像來到了老地方。但是,只要走了一點調,我們就會被擾亂,聲音的誘惑力就喪失了。說話時,如果聲音上揚,這個「漸強」(crescendo)必須循序漸進,不要突兀地發出一個高音來,否則可能會讓氣氛變僵。「漸弱」(decrescendo)也一樣,聲音必須隨著泛音持續下去,不要在兩段頻率之間硬生生中斷。被誘惑的一方,必須在不知不覺中預知誘惑者要說什麼,這樣才能升起同理心和信任感。這個道理也可以運用在透過媒體傳播的聲音,以及政治人物與領袖的聲音上。

在誘惑的情況下,兩副嗓音交流,調情,有時互相挑逗。這樣的誘惑一定是依靠聽覺,甚至在沒有所謂交流的狀況下也是,例如,電話留言或是透過無線電傳聲。

我們可以愛上一個聲音。我就認識一些人,請我幫他們做出像黛芬.賽麗格(Delphine Seyrig )或瑪莎.貝洪杰(Macha Béranger)的聲音,那種讓人意亂情迷、酥酥麻麻的磁性嗓音。其他患者則想要更低沉或更尖銳的嗓音,他們似乎受不了自己的。他們的願望很少成真,除非是複聲(voix bitonale)或真的太刺耳,像破鑼嗓子那種。像我這樣的音聲外科醫師可以試著改善,讓聲音和包覆它的身體和諧一致。這些患者中,大多數都對自己的聲音感到不自在,就像對自己感到不自在那樣。我只是聲音樂器的製琴師,他們才是藝術家。

透過聲音的誘惑一定是情慾,有時候是色情,但自始至終都是情緒。我們第一次約會的時候,聲音通常都很緊張,講話速度很快,有時候喉嚨則像打了結似的。脈搏加快,手心冒汗。這是我們的爬蟲類大腦在反應,它剛剛釋放了腎上腺素、多巴胺和催產素,這類小小的荷爾蒙分子使心跳加快了。

聽聲音就能知道體能好不好?

撩人情慾的聲音,需要動用到大腦的兩側半腦(右半腦是情感,左半腦是理智)、邊緣系統、職掌衝動的爬蟲類大腦,最後是荷爾蒙。邊緣系統牽涉情緒反應,其中的海馬迴與理解能力和感知聲音的能力,尤其相關。

在大自然界裡,黑金剛會鼓起胸膛,一邊吼叫,來表現牠是雄性領袖;獅子會怒吼,嚇退競爭對手。那人類會怎麼做?體能和聲音一定有關係嗎?

在許多狀況下,聲音裡的一些線索,可以讓我們推測一個人的體能狀況。就算只是透過電話,聲音一樣可以讓人猜出對方的體型。加州聖塔芭芭拉的葛瑞菲斯大學的艾倫.賽爾(Aaron Sell),完成了一項令人矚目的研究:兩百名不同文化背景的男性,有美國人、波利維亞人、阿根廷人或羅馬尼亞人……在進行體能測驗之後,用母語說出一段簡單的句子供人錄下。這是因為說母語的時候,聲音能保持自然,是他們真正的聲音,不帶任何口音和偽裝。

一些美國女學生聽完這些錄音,再以一至七分來推測每個人的體能。結果毫不含糊:無論這些女學生聽不聽得懂這些男性說的話,她們都能光憑聲音,就對該男性的體能有個準確的概念。簡直就跟拿照片給她們看一樣。

賽爾解釋,這個結果是我們遠祖遺留下來的資產。對人類而言,在過去的某段時間,能夠在遠距離或是在暗夜裡,僅憑聲音就能大概猜出可能敵人的身材,是生死攸關的大事。這些男性發達的肌肉與雄性荷爾蒙分泌較為旺盛有關,而此荷爾蒙對比較低沉的音色有不可忽視的影響力。在誘惑的過程中,聲音是相當可靠的資訊來源。

※ 本文摘自《好聲音的科學》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