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我們就是想讓一般人認為法律好親近啦,」楊貴智笑著說。

楊貴智是「法律白話文運動」網站的站長,也是個正牌律師。2014年318學運因「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定」而起,楊貴智找來鑽研國際法的朋友,在網路上寫「服貿科普文」,想趁機讓大眾認識相對冷僻的國際法。

「服貿科普文」裡的「科普」二字挺有意思──「科普」指的原是「科學普及」,講的是將充滿專有名詞的科學知識轉換成非專業人士能夠理解的溝通方式。在大多數人的印象裡,法律相關事務也充滿各式專有名詞,雖非「科普」中的「科學」,但的確有必要「普及」一下。

科學知識不完全理解,大約不影響我們在日常生活使用科技產品,一如搞不懂通訊協定是什麼還是能夠上網;從放颱風假到參加國際組織,大大小小的事都與法律相關,但法律知識不理解,我們就很難在日常生活裡使用法律──這麻煩很大。

學運結束之後,已經成立的網站以普及法律知識為目標,將站名改為更貼切的「法律白話文運動」,陸續加入各個法律領域的專業工作者,逐步累積民事法、刑事法、行政法、憲法等相關文章,有紮實精準的內容,但用的是易懂日常的筆調。

四年之後,2017年,「法律白話文運動」網站上的文章首度集結成書:《江湖在走,法律要懂》。

從報紙分類得到的靈感

「其實出版社來找我們討論出書計劃時,我們這些法律人想到的內容分類方式,就是分成民法刑法之類的,但這個我們很直覺的想法被總編阻止了。」楊貴智哈哈笑著,「後來我們才從報紙分類的概念想到書籍要用的架構。」

使用報紙分類頁的方式來當書籍架構,頗符合「法律白話文運動」想貼合日常生活的初衷,但不照法律種類區分,讀者如果想查找特定法規,是不是可能不大方便?

「報紙分類可能反倒是一般讀者容易理解與查找的分類方式;」楊貴智表示,「不過換個角度講,我們也想讓這本書讀起來像在讀冷知識那樣,平時就可以當成有趣的消遣讀物,不用那麼功能導向、非要有事想查的時候才讀。」

楊貴智及一眾法律人希望讀者們讀了沒什麼負擔的這些文章,其實十分實用,從「隔壁傳來噪音怎麼辦」、「租房子該怎麼檢視房屋和契約」,到「工讀生適不適用勞基法」、「如果有陪審團制還會不會有恐龍法官」,從「如何對抗無良老闆」、「政黨的密室協商到底在喬什麼」,到「國與國之間有什麼法律」、「什麼是聯合國兩公約」,從切身相關到世界局勢,各個層面全顧及到了。

互刪文章,各有堅持

「收進書裡的文章,其實是大家自己選的,所以選的都是大家覺得最重要、自己寫得也滿意的文章,」楊貴智解釋,「有不少文章在選出來之後,原作者還進行大幅的修潤甚至改寫,並不是直接拿網站上現成的文章來用。」

網站裡的文章之所以能夠貼近生活又包羅萬象,原因之一在於各個作者們除了針對自己的專精領域撰文之外,也會依新聞時事與網路熱門議題補充法律知識。「最早請大家交稿的字數限制是兩千字,但沒有人做得到;」楊貴智說,「後來每篇稿子大約維持在三千字左右。這回收入書籍當中,我們又對字數做了調整,不過不是請作者刪節自己的文章,而是交換整理彼此的稿件。」

「這麼做就快多啦,砍別人的文字大家都比較不手軟;」楊貴智又笑了,「不過有時原作者會很堅持某個部分該怎麼寫。」

那並不是文字創作者對自己文字的堅持。「那是法律人的堅持啦,」楊貴智認真地道,「我們會覺得某件事情不怎麼寫,就沒法子把所有層面都講全。」

用字平實易讀,資訊精準正確,楊貴智希望透過「法律白話文運動」及《江湖在走,法律要懂》協助一般讀者更親近法律,也提供各種生活上的法律常識。「我還是希望大家把這些文章當冷知識讀啦,」楊貴智強調,「讀得有趣最重要啦。」

它就在生活裡,沒那麼難懂:

  1. 【法律白話文運動】工會是什麼?工會能幹嘛?工會一直跟資方對著幹,會不會出事?
  2. 找到條文就等於合法?法律依據不是這樣用的
  3. 定期或不定期?試用或正職?職場菜鳥與老鳥都該知道的職場法律常識!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