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經典也青春主持人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前日和日本講談社國際版權部友人餐敘,同是文青(保羅.奧斯特及約翰.厄文迷)的K部長提到,日本年輕人,尤其是剛出社會的新一代對於現狀和未來充滿絕望、不安,身為職場前輩雖然內心也不敢說前程有望,但總是懷著善意,鼓舞士氣,安慰他們:「一定會有好事發生的。」

由於彼此很熟,我忍不住說起我的《鋼穴》以前、《鋼穴》以後,嶄新的心境。

從來不怎麼讀科幻小說的我,在讀了這本創作於我出生前數年、1953年的作品後,不禁有了重生之感。

早在半個世紀多以前,艾西莫夫就以全星河的視點寫出了人類恆久存在的普遍焦慮。

3421 年地球人滿為患,機器人、仿生機器人逐漸在許多職務上取代了人類。而且原本移居其他星球、重回地球的「太空族」,看似以絕對的優勢,睥睨如蟻群般、愈發低落的人類。

兩個族群間的衝突隱而待發,一樁遽然橫生的謀殺案,極可能激起更大的災禍⋯⋯

我從《鋼穴》以前、《鋼穴》中讀到的是,往前看的「未來」兩千年,和現時點往後看的「過去」兩千年,人類的需求和恐懼,並無不同。人類的蒙昧和渺小,也無不同。

可人無法看清一切都在往前走、都在變化,內在渴求的「安全感」若不隨著外在事態發展而調整,想要「安於當下」並「確保未來」是不可能的。

「一定會有好事發生的」,是基於「一定會有壞事發生」的體認而來。

太悲觀?剛好相反。讀了《鋼穴》以前、《鋼穴》,有些結鬆了,豁然開朗。

收聽本集節目:

▶︎▶︎▶︎免費訂閱經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領讀,經典隨身聽!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