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徐培晃

溥儀雖然在宣統三年就遜位了,但始終是帶著皇帝的榮銜,在別人的前呼後擁中長大,他曾經三次登基:第一次是當了清宣統帝、第二次是張勳復辟、第三次是由日本人扶植滿州國。雖然三次帝位都是別人給的,沒多久就被趕下來,但是在當時──至少在溥儀跟前──誰會說他不是皇帝?長大了的遜位皇帝,究竟怎麼看待自己呢?

這些問題,連帶影響了溥儀的婚姻關係。在他眼中,結婚代表自己成年了,成年就該親政──該死的革命黨,要不是這幫子,朕便要親政了!如果問溥儀什麼是婚姻的價值,「親政」就是婚姻的意義、追求的目標。

皇帝的婚禮可是大事,溥儀剛過十五歲時,太妃(當時太后已過世)和諸位王公大臣就不斷商議婚事。

在同治、光緒的時代,皇帝娶老婆是把事先遴選過的幾位姑娘,「挑」到皇帝跟前,由聖上欽選。但到了溥儀的時候,大臣們歷經了兩年多不斷討論,認為把黃花閨女擺在一排挑來挑去實在不妥,所以改用照片選妻。溥儀曾回憶:

照片送到了養心殿,一共四張。在我看來,四個人都是一個模樣,身段都像紙糊的桶子。每張照片的臉部都很小,實在分不出醜俊來,如果一定要比較,只能比一比旗袍的花色,誰的特別些。

挑老婆竟然成了挑衣服,這也算是一絕了,但更絕的還在後頭。溥儀在文繡的照片上畫了圈,送到太妃們那兒,順了敬懿太妃的意,卻讓端康太妃不滿了,批評文繡長得不好、家境又差,極力鼓吹皇帝重挑她推薦的婉容。新郎倌倒是沒什麼意見,「心裡想你們何不早說,好在用鉛筆畫圈不費什麼事,於是我又在婉容的相片上畫了一下。」

但這下子另一位太妃又炸開了。協商的結果,認為聖上既然已經圈選過文繡,文繡就不能再嫁給臣民,乾脆兩個都娶,一后一妃,兩全其美。

娶老婆可以娶到隨機挑選、任意更換、最後買一送一,王公大臣抬出「皇帝必須有后有妃」的大道理,聖上也從善如流,不曉得這樣算不算皆大歡喜、符合傳統家庭價值?溥儀坦承,他對結婚這件事不太在意,「如果說我對這件事還有點個人興趣的話,那是因為結婚是個成人的標誌,經過這道手續,別人就不能把我像個孩子似的管束了。」

對這位遜帝來說,隨著年紀漸長,他知道自己既是皇帝,又不是皇帝,結婚的意義,不具有家庭價值,而是一再提醒自己:

如果不是革命,我就開始親政了……我要恢復我的祖業。

風風光光結婚,轟轟烈烈離婚

雖然溥儀對結婚沒多大興趣,但大婚還是辦得熱熱鬧鬧。民國政府撥了兩萬元的預算作為賀禮(私人的「進貢」另當別論),還派出軍警憲充任衛兵。典禮上,民國政府的總統府武官不僅鞠躬祝賀,還當眾表示:「剛才那是代表民國的,現在奴才自己給皇上行禮。」然後噗通一聲就跪在地上磕頭。一時之間,清廷的儀仗隊伍又在北京大街上風光搖擺,除了民國政府的軍樂隊、馬隊,還有龍鳳旗傘、鑾駕儀仗,浩浩蕩蕩。

但溥儀後來形容自己的新婚之夜:

進入這間一片暗紅的屋子裡,我覺得很憋氣。……我感到很不自在,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我覺得還是養心殿好,便開開門,回來了。
被孤零零地扔在坤寧宮的婉容是什麼心情?那個不滿十四歲的文繡在想些什麼?我連想也沒有想到這些。

繼挑老婆選一送一後,皇帝老爺再創一絕,對兩個人都沒興致,新郎倌回自己房間睡覺,也不管兩個新娘在新房裡怎麼辦。

文繡離婚後曾任教職等工作。離婚協議書上雖然明訂須「獨身」,然文繡後與民國政府軍官再婚。(Flickr)

傳聞上古聖王堯帝在傳位之前,把兩個女兒同時嫁給舜,認為女婿對內要能齊家,擺平屋裡兩位太座,對外才能平天下。舜最終不負老丈人的苦心,厝內厝外都治得服服貼貼,紹繼聖王帝業。按這個觀點來看,安撫兩位太座的難度可比安天下,只有聖王等級的男人才做得到。

溥儀顯然不是聖王。

雖然后妃之間有地位之分,但核心還是二女爭一男,兩人都希望自己得到更多青睞,但顯然溥儀對皇后婉容比較疼愛,時常冷落文繡。后妃當然也會較勁,文繡要爭寵,婉容要專寵,所以凡是皇后買了什麼,妃子也要什麼;妃子有了,皇后就要更多,以顯地位高了一截,而這又讓妃子嘀咕著要跟進。

即使皇后婉容是明顯的贏家,但她還是放心不下,三不五時求神扶乩、降下乩辭:「萬歲與榮氏(指皇后婉容)真心之好並無二意,不可多疑……榮氏聽我先師話,吾保護爾的身體,萬歲與端氏(指妃子文繡)並無真心真意,榮氏你自管放心好了。」

獲勝者尚且提心吊膽、求神問卜,落敗者當然日子更難過了。在婉容眼中,后妃有別,然而對落敗的文繡來說,都民國了,哪來什麼后妃?溥儀不是皇帝,而是我文繡的先生,既然是夫妻,我當然有權主張履行夫妻責任。溥儀就指出這兩位妻子的差異:

在文繡的思想裡,有一個比封建的身分和禮教更被看重的東西,這就是要求有一個普通人的家庭生活。而婉容,卻看重了自己的「皇后」身分,所以寧願做個掛名的妻子,也不肯丟掉這塊招牌。

追求家庭生活的文繡,後來使出了震驚一時的殺手鐧:訴請離婚。

呈送天津地方法院的離婚訴訟狀上,文繡歷歷訴苦:「九年來不與同居」、「雖係遜帝,而頤指氣使、惟我獨尊之概,仍未稍減於昔日。」

這下子可讓皇室炸開了。

帝妃訴請離婚,這下子傳統家庭價值豈不蕩然無存?遺老遺少、王公大臣痛批不說,文繡的遠房親戚更跳出來在報上公開指責:「遜帝對汝並無虐待之事,即果然虐待,在汝亦應耐死忍受,以報清室之恩。」

文繡也不是省油的燈,公開回信:現在是民國喔!「遜帝來津,做民國國民一分子,妹又豈敢不隨?既為民國國民,自應遵守民國法律。」而且一再強調「妹因九年獨居,未受過平等待遇」。

結婚九年,苦主卻自陳過著獨居的生活,這是什麼樣的狀況,文繡點到為止;但報紙則是明講:「迄今九年,獨處一室,未蒙一次同居。」直指閨房床笫。

這要皇帝的臉皮往哪兒擺?

文繡開出條件,要嘛離婚,要嘛答應她以下條件:一、另住須聽其自擇地點。二、給予贍養費五十萬元。三、此後個人行動自由,或進學堂,或遊歷國外,均不得干涉。四、行園內上用隨侍小孩一律逐去,每星期駕幸其宅一、二次,不得攜男僕。五、不得損其個人名譽。

對溥儀來說,最重要的是:不上法院。清朝的皇帝到民國的法院打離婚官司,這成何體統?怎樣都要私了。為此甚至還有親近清室的報紙表示,應該在法庭上檢驗文繡是否為處女,以此來判斷夫妻是否有同居之實。

最後的結果,就是在贍養費的討價還價中,不上法院,協議離婚。但基於清室的顏面,還明訂離婚後文繡要「獨身念書安度」,言下之意,就是禁止再婚的意思;並且買下北平、天津幾家報紙的頭版廣告欄,刊登上諭:諭淑妃文繡擅離行園,顯違祖制,應撤去原封位號,廢為庶人。欽此。

事後溥儀回憶這段婚姻,直陳:

我不懂什麼叫愛情,在別人是平等的夫婦,在我,夫婦關係就是主奴關係,妻妾都是君王的奴才和工具。

由此可見,如果要談家庭傳統的價值,我們恐怕還得事先界定:是誰的家庭?什麼樣的價值?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本文介紹:
新舊聞:從皇帝離婚到妓院指南,從海賊王到男王后,讓人腦洞大開的奇妙連結》。本書作者/逢甲大學「玩出趣」教師成長社群;出版社/方寸文創事業有限公司

延伸閱讀:

  1. 歷史課聽不到的奇聞
  2. 明代的女人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