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鄺大衛

魔術師、政客,以及老奸巨滑的人都會對大眾想要相信事物的解釋和印象動手腳。阿赫瑪迪內賈德、沙笛、奧瑪爾深知如何利用觀眾又敬又畏的精靈;奎格理很清楚雷根夫人多麼想要相信占星術;所有政治圈的美國政客都知道,選民是多麼渴望相信快又簡單的解決方案。

假裝具有讀心術的那些心靈感應者、魔術師們,他們知道觀眾想要相信的是什麼,他們和其他魔術師使用相同工具,聲稱具有心靈感應或超自然的能力,例如:他們能和你在天堂的至親溝通;YouTube 上有許多影片顯然是惡搞,包括「靈媒」接近旁觀路人,把透過「神的指示」告知路人有關他的訊息,那些影片在後半段揭示對路人的神諭,其實是從路人幾分鐘前在 Instagram 等社群軟體分享名字及位置而得知。這類資訊的功能就像虛擬步道的入口,魔術師可以利用 Google 查詢得到,好讓他用來讓鎖定的對象驚呼連連。

心靈感應者對於他們以外的魔術界心生不滿,因為他們假裝他們的讀心才能是與生俱來的,大多數魔術師通常只在舞臺上表演魔術,表演的目的是為了娛樂大眾。但是心靈感應者,以及對觀眾更是予取予求的同類──靈媒和占卜師,他們永保超自然戲法一天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更糟的是,他們理直氣壯地否認透視心靈能力的手法是魔術或巧言令色。即使在魔術圈,我就曾親眼目睹,當心靈感應者被稱讚手法高超或巧妙運用機關時感到不自在,因為他們擔心自己的行動會露餡。

魔術師向假靈媒宣戰

自從一八四八年近代招魂術開始出現以來,當福斯三姐妹宣稱聽見鬼魂在紐約州家中「竊竊私語」後,許多魔術師就想盡方法揭穿這種騙局。一八七六年,魔術師約翰.麥斯克林對石板顯像靈媒亨利.史萊德(他從石板上顯現的文字,接收來自鬼魂的訊息)進行反證,在法庭上示範他的石板騙局如何操作。

胡迪尼也對假靈媒宣戰,他們與悲傷顧客所失去的摯愛進行「溝通」來詐財。胡迪尼帶著記者或警察去參加招魂會,當胡迪尼揭穿靈媒的把戲時,記者或警察就可以當場破獲騙局。一九二四年,胡迪尼出版了《與鬼魂為伍的魔術師》一書,詳細描述石板顯字顯像、桌子震動代替回答、漂浮,以及顯靈的技法,對於招魂術利用魔術行詐騙之實,胡迪尼大感憤怒,所以他在一九二六年代表一項法案出席國會作證,旨在將華聖頓特區占卜算命判定為不合法。「兩年之內,我讓被捕的靈媒人數多於過去七十年的總合,因為我了解他們的把戲,我知道怎麼逮到他們。」換句話說,精通魔術原理,是對詐騙專家最好的防衛。

紀錄片《誠實的說謊家》記錄了充滿故事性、揭發靈媒的魔術師詹姆斯.藍迪生平。這部電影的名稱,或許是魔術師信條最恰如其分的寫照,正如藍迪本人在紀錄片開場所言:「魔術師是世界上最誠實的人!他們告訴你,他們即將愚弄你,然後他們確實會那麼做。」魔術師和觀眾都了解,他使用言語上的詭計純粹是為了娛樂。

在恰恰相反的另一端,有一位信仰治療師彼得.帕普夫,以具有神聖力量的心靈感應者之姿,於一九八六年對信者詐財四百萬美元。在他眾多所謂神奇療法的聚會中,帕普夫會點名觀眾席上的個別觀眾,彷彿接受天啟而得知他們的姓名和正在承受的痛苦。藍迪決定要揭發帕普夫騙局,並發現這位信仰治療師的妻子透過他戴的無線耳機把這些「神奇的」訊息傳遞給他。帕普夫還有一項策略,他提供愛心輪椅給那些不需要輪椅的觀眾,當帕普夫「治療了」那些被誤以為是孱弱的病體後,他們會拋棄輪椅走回自己的座位,讓其他觀眾大感驚奇。

一九八六年,藍迪在《今夜秀》揭穿帕普夫,他以為自己大獲成功,而且帕普夫後來也確實宣布破產。遺憾的是,人們仍然選擇相信他們想要相信的,而許多人最想相信的,是能夠通往某種更超然的力量,能夠治療、拯救或重建他們的力量。帕普夫花了幾年研究追隨者的恐懼與欲望,他並不打算就此收手,他知道自己還是擁有一群願意上鉤的觀眾。他在一九八八年買下宣傳信仰為主的有線電視頻道,製作電視購物影片銷售那被揭穿的「治療能力」。二○○五年,他的神職身分為他賺進兩千三百萬美元;隔年,帕普夫的宣教機構被歸類為教會,而不是盈利事業,因此得以免稅及免公開財報紀錄。

如今帕普夫真正的獲利機器是他的郵購事業。你可以寄給他一份祈願清單,並希望得到來自他教會的指示,如何去「結清超自然罪孽」。你將會收到一小瓶「神奇礦泉水」,可以把水灑在你罪孽深重的物品上;然而,除非你「獻給神一筆香油錢,貢獻你最大面額的鈔票或支票」,否則,神奇礦泉水將不會發揮效用。專門追蹤宗教詐騙的非盈利機構──「三一基金會」的總裁歐爾.安東尼發現:「大部分的心靈感應者,是被他們自己的神學所愚弄,但就帕普夫的例子而言,基本上他是邪惡的,因為他知道自己是個騙子。」

※ 本文摘自《哈佛魔術師的人心解密7法則》,原篇名為〈心靈控制與主要騙術〉,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