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克里斯多夫‧安德烈;譯/彭小芬

難得一次,我不贊同前一頁引述的話,希望大家也來思考一下。況且可憐的王爾德非常不擅長抗拒誘惑,在英國拘謹的維多利亞時代,付出慘痛的代價:坐牢、被放逐、破產。

回到我們的時代,我們承受著許多來自外界的誘惑,這些誘惑會轉變成內心的衝動。這一切由我們的消費社會精心策畫,不停地驅使我們對於一切販售的商品都想要「多」一些:吃更多、喝更多,花更多時間看著螢幕,花更多時間買我們不需要的東西,只因為這些東西擺在櫥窗裡,正在特價。

不過也有一些衝動來自我們本身,例如把盤子裡的食物吃光的衝動,儘管我們已經不餓了,看到還有剩,就會想吃。我們會說:「把食物倒進垃圾桶裡多可惜!」於是我們把它倒進身體裡。

如何抗拒這些具有煽動性的污染?冥想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鍛鍊空間,可以調節衝動和誘惑。要怎麼做?請看以下的練習說明。

練習 Exercise

就像平常一樣,坐著,閉上眼睛,呼吸,感覺,傾聽……

然後,就像釣魚一樣,等魚上鉤,等最初的衝動出現。通常這些衝動會讓我們停止練習去做冥想之外的事。那些事似乎更有趣,或者更緊急、更重要,例如吃東西、收拾、睡覺、工作、講電話、看書、上網……

那麼,我們要抗拒,我們決定要繼續冥想,我們跟自己說:「好,好,我很清楚誘惑出現了。這個誘惑說:『比起坐在這裡閉上眼睛,現在有更緊急的事情要做。』可是不行,現在我正在鍛練自己對抗衝動的能力,所以我不動,任憑這個誘惑在我的心裡兜圈子,一直想要扯我的袖子,但我的意識依然專注在我的呼吸,我的身體,以及傾聽聲音……」

反正我不會馬上順從這個誘惑,這個叫我停止冥想的衝動。我先觀察它,我這麼描述它:「這不是必要的,這只是一個誘惑,想叫我停止冥想去傳簡訊,宣稱我是在浪費時間,像這樣閉上眼睛只會讓我自己煩躁,冥想或許不適合我……諸如此類。」

我如此描述這個誘惑,我觀察它在我體內如何施展力量。它或許已經影響到我呼吸的方式,所以我比較沒有那麼專注在自己的呼吸;它或許已經開始命令我的身體移動,我的肌肉已經開始繃緊,準備採取行動,準備要站起來;它或許已經開始讓我的注意力轉向必須完成的行動,而不是冥想。

很好,很好,這一切我都注意到了,可是我啊,我還在這裡,我不順從刺激和誘惑。我還在這裡,繼續冥想、感受……至於行動,等之後再說。這一刻,是不行動的時候,是抗拒衝動的時候。這樣就很好了,看著我生活的世界……

建議 Suggestion

對,看著我們生活的世界,抗拒是很重要的。這裡指的並不是活得像苦行僧:我們當然可以偶爾向誘惑投降,可是這不代表對所有的誘惑讓步,否則,我們就會被貪得無厭的悲哀占領,悲哀地證實我們的軟弱,悲哀地發現我們對自己的身體和心靈缺乏控制力。

抗拒,就是給自己自由。自由選擇我們的行動和我們的娛樂,選擇去品味它們,而不是任憑它們將我們吞沒。我們都希望像這樣活著,不是嗎?

本文介紹:
冥想:每天,留3分鐘給自己》。本書作者/克里斯多夫‧安德烈;譯者/彭小芬;出版社/四塊玉文創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放輕鬆,不焦慮
  2. 瑜伽、禪定、靈修,一段不可思議的能量旅程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