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劉炯朗

每隔四年舉行的奧運向來是體壇盛事,備受全世界注目。本來,冬季和夏季奧運都在同一年舉行,不過從一九九二年開始,決定把冬季和夏季奧運錯開來,相隔兩年舉辦,所以一九九二年冬季奧運後,馬上又在一九九四年舉行了一次冬季奧運。當年在美國體育界發生了一件粗暴愚蠢的醜聞。

一場缺乏奧林匹克精神的奧運選拔賽

一九九四年的冬季奧運預定於二月在挪威舉行,美國全國溜冰協會因此在一月舉行全國性溜冰冠軍賽,選拔代表美國參賽的選手。參賽選手裡有兩位出色的女子運動員,一位是一九九二年冬季奧運銅牌得主南茜.柯莉根(Nancy Kerrigan),她在一九九一到一九九四年的世界溜冰冠軍賽和全美溜冰冠軍賽表現都非常好,是大家看好的金牌熱門人選。另一位運動員坦雅.哈定(Tonya Harding)是一九九二年冬季奧運第四名,在過去幾年其他的重要比賽裡也有優異的表現,不過已經有點走下坡。這次的選拔賽對她們來說都是一場非常重要的比賽,按照慣例,全國比賽的第一名和第二名將被選拔為美國代表選手。

柯莉根和哈定之間有著相當明顯的瑜亮情結。選拔賽前一天,柯莉根在溜冰場練習完畢,突然有位不知名男子拿著一支金屬棒朝著她的右膝蓋猛打,旋即逃逸無蹤。當天晚上,柯莉根的右膝蓋腫了起來,第二天在教練和醫生的判斷之下,她宣布無法參加即將舉行的選拔賽,結果,選拔賽第一名得主是哈定。

襲擊案在警方追查下很快水落石出。哈定的丈夫和她的隨身保鑣安排了兩個人,一個負責揮棒襲擊柯莉根,另一個在襲擊後負責開車逃離現場。這四個人後來都被判坐牢,哈定的丈夫判刑兩年,其他三人判刑一年半。

襲擊意外事件發生後,哈定本人是否參與此一陰謀自然成為疑問,柯莉根在被襲擊十天後康復。全美溜冰協會打破了以全國冠軍賽前兩名為美國代表的慣例,提名柯莉根和哈定為美國的奧運女子單人溜冰選手。當她們的名字被提送到美國奧林匹克委員會時,委員會對哈定的提名持保留態度,哈定則以提出二千萬美元賠償的法律控訴做為反制手段,讓委員會不再繼續追究。幾個禮拜後,在挪威的冬季奧運中,柯莉根得到銀牌,哈定排名第八。

站在法律的觀點,哈定始終沒有承認她參與襲擊陰謀,雖然其他人的說法連同部分跡象和證據都指出她與此案有關連。最後她坦承知情,並以妨礙警方調查的罪名被判處罰鍰,卻免除了坐牢的懲罰。美國溜冰協會經過內部調查後,後來決定取消哈定的選拔賽冠軍資格,並且終身禁賽。柯莉根則在奧運後退出體壇。

四年後,一家電視臺安排她和哈定在電視節目裡見面,哈定仍然說她沒有參與襲擊事件,也沒有表示歉意。

面對比賽的態度:尊敬

按照慣例,選拔賽的第一名和第二名是美國代表,哈定是第一名,柯莉根占去了另外一個名額,原來的第二名就變成候補了。那麼,當時的第二名是誰呢?她就是華人圈裡大家都很熟悉的關穎珊(Michelle Kwan)。關穎珊那時只有十三歲,卻已在世界級溜冰競賽中嶄露頭角。關穎珊的父母是香港移民,她在美國加州出生,八歲開始接受正式的嚴格訓練,她的父母親為了支付訓練費用,連房子都賣了。從一九九四年起,關穎珊得過五次世界冠軍,九次全美冠軍,在一九九八年奧運得到銀牌,二○○二年奧運得到銅牌。

二○○六年一月,關穎珊原本要參加美國的奧林匹克選拔賽,卻因腹部受傷臨時退出。幾個禮拜後,美國溜冰協會在五位專家評審之後,決定仿傚十二年前柯莉根的前例,破例提名關穎珊為美國代表選手。不過,當她抵達該年冬季奧運的舉行地點義大利後,卻在練習時受了傷,決定退賽。關穎珊說:「我對奧林匹克運動會的尊敬,不容許我勉強參與。」

二○○六年,美國國務卿康都萊莎.萊斯(Condoleezza Rice)任命關穎珊為「公民外交大使」,代表美國對全世界年輕人宣揚運動的精神和真諦。她在二○○七年對美聯社說,會在二○○九年決定是否參加二○一○年溫哥華冬季奧運;最終她決定不參加。她說:「過去三年代表美國擔任美國公共外交特使一直是非常有意義的工作,我想做更多事。」關穎珊於二○○九年從丹佛大學畢業,在歐巴馬執政時進入白宮工作,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擔任國務卿任內還指定她為女性運動委員會委員。

對我們外行人來說,電視螢幕裡每一位溜冰選手都溜得出神入化,很難分出高下。的確,溜冰、跳水、體操這些運動比賽,都由評審專家的評分決定。國際溜冰聯盟對評審的標準和過程規定得相當嚴謹,每一位選手的分數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是技術評分,選手必須在比賽中完成一系列規定動作,每個動作的準確度和完美度就是技術評分的標準;另一部分是藝術評分,包括溜冰的技術、動作和動作之間的連貫、舞步以及對音樂的詮釋。為了避免個別評審有意無意的失誤,通常會在十二位評審中隨機選出九位評審打的分數,剔除其中最高分和最低分之後,再用剩下來的算出平均分數。評審都是專家,我們期待也相信,他們會盡力做出客觀和公正的評分。不過,是否存在私心和偏心,選手們對評審結果是否心服口服,仍然無解。

公平公正的奧林匹克精神

古代的奧運源自西元前七百多年在希臘奧林匹克一地舉行,持續了近一千年的運動競技會。首次的近代奧運則是一八九六年在希臘雅典舉行,並於一九二四年分成夏季和冬季奧運。以二○○四年夏季奧運為例,參加的運動員大約有一萬一千人,參加的國家超過二百個;以二○○六年冬季奧運為例,參加的運動員大約有二千五百人,參加的國家有八十個。

法國教育家皮埃爾.德.顧拜旦(Pierre de Coubertin)男爵被認為是近代奧運創始人,他所闡述的奧林匹克精神是:

「在奧林匹克的比賽中,最重要的不是輸贏而是參與,

就像在生命裡,最重要的不是勝利而是打拚,

就像在戰鬥裡,最重要的不是征服而是打一場漂亮的仗。」

若用更具體的原則來描述奧林匹克精神,那就是任何比賽和競爭都有它的過程、結果和目的,而我們追求的是和諧的過程、公平的結果和崇高的目的。「崇高」一詞也響應了奧林匹克的格言:「更快、更高、更強壯。」(Swifter, Higher, Stronger.)

競賽的終極意義

從運動的觀點來看,競賽的目的可說是自我鍛鍊、共同成長、友誼建立和善意交流,那該如何確保過程的和諧與結果的公平呢?

第一、運動比賽必須有一套嚴謹的遊戲規則。舉例來說,高爾夫球比賽裡,球的大小和重量都有規定,正式比賽時不能攜帶超過十四支球桿,不許乘坐高爾夫球車代步,球若打到無法揮桿的樹林或雜草堆中,或者掉入水池,怎樣繼續比賽和應得的懲罰都有明文規定;棒球比賽裡,球桿的長度、重量和粗細都有規定,正式比賽時不能使用鋁製球棒,更不能用軟木夾心的球棒(球棒比較輕會增加揮棒的速度),三振出局、四壞球保送都有清楚的規矩;籃球比賽裡,在哪個區域投入的球才算三分球,進攻時只能持球二十四秒,進攻時怎樣算是帶球撞人,防守時怎樣算是擋人前進;乒乓球比賽裡,從一局二十一分,五打三勝,到後來改為一局十一分,七打四勝等,這些遊戲規則都經過詳細討論,是大家共同接受和遵守的,可以修改,但是不會輕易修改。

第二、為了確保過程的和諧與結果的公平,要由裁判來規範,讓運動員按照遊戲規則進行。然而,遊戲規則只是條文,人為的主觀判斷不可避免,因此裁判必須經過專業訓練,更必須保持獨立和公正。溜冰比賽裡,指定的動作是否合乎技術規定?棒球比賽裡,什麼算好球、什麼是壞球?投手投球時什麼叫「投手犯規」(balk)?籃球比賽裡,當對方投籃時,什麼叫「妨礙中籃」(goaltending)?足球和冰上曲棍球比賽都有「越位」(off side)犯規這一項,兩種球類的「越位」情況各如何?這些雖然都有明文規定,還是要靠裁判臨場主觀的解釋和判斷。

第三、為了確保過程的和諧與結果的公平,要由評審決定最終結果。這裡可能產生兩種不同的情形,像高爾夫球、棒球、籃球和賽跑等運動項目,勝負的結果是由絕對的數字來決定,得分多的就贏,得分少的就輸,沒有人為評審的問題。但在溜冰、體操、跳水和拳擊這些運動項目,最後的結果是靠評審的主觀判斷來決定。溜冰、體操、跳水有技術評分,也有藝術評分;拳擊賽裡選手被打倒在地上時,如果裁判數了十下還爬不起來,那是明顯地被打敗,否則就要靠場邊三位評審打的分數平均來決定優勝者,因此和裁判一樣,評審必須有高度專業的訓練、絕對的獨立和公正。

※ 本文摘自《大人的社會課》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