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天中

韓國最近流行些什麼?就從我在韓國生活時最重要的個人娛樂──娃娃機談起。

在韓台灣留學生,很習慣透過臉書社團來買賣二手物,藉此省下生活費,過去二手生活用品的交易,以韓文課本、故鄉零食居多。不過,自 2017 年起,網站上的二手絨毛娃娃數量變多了,主要是 2016 年起,韓國的娃娃機店愈來愈多,「夾娃娃」也成了台灣學生重要娛樂,大家夾了一堆娃娃,又帶不回台灣,只好上網求售。(唉~我的娃娃也不少啊!)

根據韓國官方統計,2015 年登記有案的娃娃機店只有 15 家,2016 年卻暴增到 880 家,2017 上半年更超過 1705 家。

韓國會流行娃娃機,應該和課業與工作的壓力有關。因為夾客(指到店裡夾娃娃的客人)夾到娃娃的瞬間,往往能達到「強大」的紓壓效果(不信?你自己去夾夾看就知道),過程中不但能把工作壓力暫時擺一邊,同事若知道你是夾娃娃高手,有時還會被視為「英雄」。

JAMES 也很喜歡夾娃娃,他說,年輕人在公司裡想「出頭」、「當英雄」其實很不容易,但練就一身夾娃娃的功力,往往會讓其他同事投以羡慕的眼光,夾到的娃娃還能送給女同事做做人際關係(就是把妹工具啦),於是,娃娃機店就成了年輕人娛樂的新寵。

「韓劇男主角帶著女主角去夾娃娃,然後把女孩子逗樂,花小錢贏得美人心,多好啊!」JAMES 的說法,讓我更確認一件事,他根本就是為了把妹而夾娃娃的!

JAMES 也認為,雖然夾娃娃有一點「賭博」的成分,但因為夾客贏到的只是娃娃而不是現金,而且韓國夾娃娃機店多數都是合法經營,店裡的氣氛是歡樂的、輕鬆的,所以大眾普遍都認定這是健康的娛樂場所,加上「紓壓」功能滿分,所以很快就受到全民歡迎。

其實,最近台灣的娃娃機店也滿街都是,甚至還出現「禮品抽獎」式的娛樂機台,玩法比韓國更多元化。如果以單純只擺娃娃的機台來說,兩地的機台無論是收費方式、娃娃品質,甚至經營方式都很不一樣。

收費比台灣貴三倍

我們先從收費方式談起。

在台灣夾一次娃娃只要 10 元,但在韓國,夾一次娃娃要韓圜 1000 元(新台幣 30 元)。即使有「5000 元夾 6 次、1 萬元夾 12 次」的優惠,甚至有少數業者祭出「1000 元夾 2 次」的放送機台,但整體來說,在韓國夾娃娃真的很貴!

此外,台灣業者為了突顯「公平性」,機台上會顯示「保夾金額」。例如「保夾金額 500 元」,就是玩家如果在同一個機台上累積投入 500 元,卻還是夾不出娃娃,系統就不再收費,讓玩家無限次免費玩,直到成功抓出一隻娃娃為止。

但韓國機台並沒有顯示「保夾金額」,技術不好的玩家即使投再多錢,業者也不保證你一定能贏到娃娃。

這種看似對玩家「不太友善」的玩法,可能會被台灣夾客視為「詐騙機台」,但事實上,韓國業者都會放寬難易度,像是調整爪子的鬆緊度,或儘量把娃娃擺滿,提高夾到娃娃的機率,所以,韓國機台往往比台灣的「好夾」。

就我觀察,目前日本「寶可夢」系列娃娃雖然很受韓國夾客歡迎,但普遍來說,韓國人其實比較喜歡美式絨毛娃娃(如維尼小熊、米老鼠、海棉寶寶等),日系娃娃(如哆啦A夢、三鸝鷗等)反而比較不受青睞,和台灣很不一樣。

此外,韓國人普遍使用的即時通訊軟體 KAKAO(台灣人習慣用LINE),裡頭的卡通人物也被開發成絨毛娃娃,更是韓國年輕男女最喜歡的娃娃種類之一。(雖然有些是 A 貨啦!)

在娃娃的品質上,雖然也是從大陸進口,但我個人覺得品質比台灣優(所以收費較高是可以被理解的)。以「寶可夢」系列為例,台灣機台裡的娃娃,往往一看就知道是仿冒品,但韓國娃娃無論質料、車縫、造型與品質都比台灣好。雖然韓國政府也查獲不少仿冒,但這些 A 貨幾乎都是 A++ 級,所以玩家還是願意掏錢享受樂趣。

韓國很多娃娃機店都是大店面,有些業者甚至租下整棟樓,除了娃娃機外,還擺了跳舞機、飛鏢機、拳擊機、傳統電玩機台,甚至附有投幣式 KTV 包廂、室內棒球打擊練習場等。部分也提供洗手間、飲水機、免費提袋,並聘請服務生管理,規模比「以個體戶為主」的台灣娃娃機店大很多。

玩法多元 難度也不高

此外,韓國娃娃機也很多元化,玩法不只是「用抓的」,用錘子打的、電子式投圈圈、剪線式、瞄準卡座插入式、擲骰子式……各種玩法應有盡有,和台灣娃娃機九成以上都是「用爪子夾的」很不同。

我曾經和新村的娃娃機店長尹東青(譯名)聊過,很巧,他 2017 年 8 月曾到台北自助旅行,也對台灣的娃娃機印象深刻。

尹東青說,台灣娃娃機店裡有各種商品,如塑膠公仔、水壺、音響(我還看過情趣商品咧),但這種模式在韓國似乎行不通,因為韓國的夾客多數都是情侶、一群上班族或家庭客,絨毛娃娃的吸引力會比禮品大。

「台灣夾客都很專業,看起來不是去試運氣、享受樂趣,而是去拚輸贏的。」

尹東青也觀察到,韓國娃娃機店的環境比台灣好,店裡會開冷暖器,而且禁菸。但台灣有時二手菸害嚴重,溫度和清潔度也不夠舒適……,更重要是,他和我看法一樣,就是「台灣機台的難度,比韓國高很多」。

尹東青說,在韓國開餐飲、服飾美妝店,裝潢費用都「吃很大」,人事費用也高。但娃娃機店只需要簡單裝潢,人事需求也不比餐飲業大,所以成本回收很快,吸引業者投資。

事實上,台灣娃娃機店已轉型成「機台租借」模式,也就是業者去租場地、引進機台,然後再把機台租給個體戶(他們稱為台主),台主只要付租金給業者,就能經營自己的機台。不過,機器裡的娃娃(或禮品)來源,台主得自己想辦法進補貨。當然,夾客投入的零錢也都歸台主所有。這種模式讓尹東青有點驚訝,他也表示,自己沒有在韓國看過這樣的經營方式。

他問我:「萬一碰到高手夾客挑戰,花少少的錢,就把裡頭的娃娃夾光,台主不就要賠錢經營了?」

我說:「嗯,的確有這種可能性。」我回答他。

尹東青又說:「這種模式如果要在韓國經營,恐怕就要禁止台灣玩家來玩了。」

「為什麼?」

「因為你們台灣的娃娃機高手實在太多,韓國機台難度又低,萬一被你們台灣高手盯上了,台主肯定要賠錢了!」

咦?怎麼聽到尹東青的這句話,心裡覺得很爽?

※ 本文摘自《韓國人,你「潮」什麼?》,原篇名為〈不夾不痛快:夾娃娃機,上班族紓壓良藥!〉,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