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吳惠林

一段不短時間以來,幾個疑問一直在腦海中盤旋:

現代社會是進步還是退步?

短期重要還是長期重要?

直接效果重要還是間接效果重要?

政府真是「必要之惡」嗎?

法律是保護個人還是戕害個人的工具?

當代經濟學是否已失去其本質?

雖然我早有定見,也看到相對少的名家有精彩的看法,但直到看了這本小書,才有更踏實的、堅定的信念,也才有非常確定的答案,而且可以歸結為:現代政府的角色扮演錯誤、政府政策嚴重失誤,所以「現代社會持續向下沉淪」,當然是「退步了!」

向下沉淪的現代社會

當今人類飽受天災人禍之苦,自20世紀30年代以來,就籠罩在金融風暴、經濟蕭條、「大債危機」、「債留子孫」的陰霾中,到2012年甚至「毀滅」都不再是危言聳聽。這些風暴和淒涼現象的形成並非一朝一夕,但可總括一句:受到凱因斯主義和社會主義的荼毒。凱因斯主義以「政府創造有效需求」,社會主義以「政府維護公平正義」的大纛,讓政府名正言順、堂而皇之以各種管制政策(美其名為公共政策,現今以印鈔救市大行其道)和重分配政策(社會福利是代表),利用「法律」強行大力干預戕害「個人自由」和產權,雖然「自由化」、「去管制」曾造成風潮,但都曇花一現,無疾而終,就因為凱因斯主義和社會主義的「觀念」太迷人,威力太強大。由於人類的短視近利,讓政府不斷坐大,即便知道其為惡之大,也以「必要之惡」這個矛盾詞語為藉口來維繫之。除非將此兩種理論徹底破除,否則人類將陷於水深火熱萬劫不復之境,這本小書可以扮演破迷之鑰和利器。

本書的主要兩篇文章,都是在1850年寫成的,作者是法國人巴斯夏(Frédéric Bastiat),1801年出生,1850年去世,可說英年早逝。他是經濟學家、政治家,也是立法議會的議員,由理論和實際經驗體認到政府管制和法律「合法掠奪」的可怕,乃挺身而出,為公民自由、私產、自由貿易辯護,這兩篇在他死前不久寫成的文章,最具代表性。對照一百六十年後的今天,不但不過時,反而更適用,書中所談的現象及觀念現今不但都存在,甚至變本加厲。俗話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將這位作古一百六十年的哲人之言再現人間,是瀕臨衰亡的人類之一大福音。

一本破迷的寶書

本書第一篇〈看得見與看不見的〉,以十二個實例來說明政府管制政策的效果,人們往往只強調和看重「看得見」的部分,「看不見」的部分被忽視或根本不知道。其實,這只是當前流行且幾乎人人琅琅上口的「機會成本」概念,也是「第二輪效果」、「間接效果」、「長期效果」等等概念,儘管近年高聲疾呼重視這種看不見的效果者大有人在,奈何仍成耳邊風,政府當局更是聽而不聞。近期的台灣最顯著的例子是「基本工資調整」,乍看之下向上提升基本工資水準會讓低工資者受惠,殊不知嚴格執行之後,會讓這些人失去工作,這是本篇第12個例子「就業的權利與獲利的權利」的相似情況。而第1個例子「破窗戶」則是泛例。

可怕的「合法掠奪」

本書第二篇〈論法律〉讓人怵目驚心,所說的也正是台灣當前正上演的「法律是工具」戲碼,明顯「保護有錢、特權」,而欺負、掠奪「窮人、弱勢者」,一般人普遍有著「閉門家中坐,禍從天上來」的疑慮,而禍之來乃法律惠賜也。這種「合法掠奪」比起「法外掠奪」更可怕,也就是民間傳言的「白道比黑道更可怕」之寫照。巴斯夏告訴我們:「法律有時會與掠奪者站在一起,甚至會親自進行掠奪,好讓受惠者免於羞恥、危險與良心不安。法律有時會動用法院、警察、治安人員與監獄體系為掠奪者服務,當被掠奪者起而為自己辯護時,反而成了階下囚。簡單地說,這就是所謂的『合法掠奪』。」他舉出1850年代所進行的合法掠奪的組織掠奪計畫,如:關稅、保護、分紅、補貼、誘因、累進稅、義務教育、就業權、獲利權、薪資權、救濟權、生產工具權、無息貸款等等不一而足。這些計畫的共通點在於它們都是合法掠奪,而且這些計畫全都是「社會主義」主張的措施。這些一百六十年前的事情,不也是今天的事務嗎?現代社會當然是退步,而且是愈來愈沉淪!

唐太宗「以史為鏡」終究無法廣被人間,而「歷史的教訓就是從未由歷史得到教訓」,原因安在?正確的觀念無法浸淫灌輸是主因,而正確觀念難以說清,難以正確言傳又是根本原因。這本言簡意賅,以實例解說的小書,實在是最佳觸媒,愈多人看就愈能讓人類轉向正路,能不讓它廣傳嗎?

本文介紹:
看得見與看不見的經濟效應》。本書作者/弗雷德里克.巴斯夏;譯者/黃煜文、李靈芝;出版社/經濟新潮社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危機後的經濟學
  2. 挑戰資本主義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