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臥斧
原刊於【Medium】,經作者授權轉載

法國最大出版集團Hachette Livre的執行長Arnaud Nourry說電子書沒什麼創意,是個笨產品。

這段訪談刊載在2018年2月份的媒體上,如果不知來龍去脈,可能會覺得Nourry是電子書的抵制者;不過事實上,Hachette Livre是最早加入亞馬遜(Amazon)和iBook Store銷售電子書的出版集團。2014年時,Nourry的確曾經因為電子書和亞馬遜發生衝突,不過那回衝突的起因和電子書笨不笨沒關係,和電子書賣多少錢有關係──Nourry認為定價權應該在出版方,不在通路端,所以對亞馬遜逕自以低價銷售電子書的行銷手段表示不滿;雙方在這事上談不攏,Nourry乾脆把所有自家書籍全都從亞馬遜撤下。

七個月後,Hachette和亞馬遜達成協議。Hachette拿回電子書的定價權力。

是故,Nourry並不討厭電子書。他說那句話,其實是認為目前的電子書還太像紙本書,只是電子化了,但並沒有增加太多與紙本不同的數位體驗。

俺在販售電子書的通路工作,深知技術人員花了多少力氣在設計及實驗各種機制,每個看起來理所當然的功能,背後都包括許多不同層面的反覆考量,所以俺沒法子像大老闆Nourry那樣豪氣武斷地說電子書「沒什麼創意,是個笨產品」;不過,大老闆對目前電子書不夠滿意的感慨,俺倒是也有。

Nourry的不滿,可以分為幾點來談。

首先是內容格式。目前各國的電子書仍有極大的比例是先有紙本書、才有電子書的,就算是一開始就出版電子書的「自出版」作者,創作的格式大抵也和紙本書相仿。這種情況不難理解,因為電子書開發的初期,想的就是把紙本的內容數位化,以電子載具(桌機筆電、平板電腦、智慧型手機或專門的電子閱讀器)呈現,所以在內容格式的設計上頭,自然會以符合原有紙本書架構的方式進行。而當這樣的格式大致固定之後,直接出版電子書的創作者,也就會應用這款格式架構作品。

再者是呈現方法。電子書原初既是想要呈現紙本書原有內容,不管使用哪種載具,都會盡量創造出類似紙本書的閱讀感受(有些電子書甚至會近乎無謂地製作「翻頁」的效果)。設計較佳的閱讀程式,可以讓讀者自己調整字距、行距、字級甚至字體(最後這項還牽涉到使用不同字體必須付出的不同授權費用),Readmoo讀墨的閱讀程式還允許讀者自己設定內文直排或橫排──目前世界上仍然使用直排閱讀的大概就剩日本和我國,而直橫排轉換其實比想像中麻煩(尤其是引號之類的標點符號常會在轉換中出問題),刻意做這種功能,完全是在地團隊才願意面對的麻煩

當然,電子書可以做劃線註記、將部分內容直接分享到社群平臺、內部或外部超連結、內嵌影音,或者動態圖表及其他能夠與讀者互動的功能,不過暫且不論開發功能的難易,想要提供這些功能,還有與軟體技術無關的其他考量──其中很大的一個考量,是與Nourry不滿有關的第三點:使用載具。

目前最舒適的閱讀技術是以電子紙呈現電子墨水(E Ink),雖然電子紙的觸控反應比不上平板電腦和智慧型手機觸控螢幕的速度,彩色電子墨水的進展也緩慢,但是不刺眼、低耗電、重量輕及幾乎與印刷無異的呈現效果,仍讓電子墨水成為現在電子閱讀器的主要選用配備。只是,電子墨水的灰階畫面雖然漂亮,卻不適合用來觀看影片,觸控的反應速度也不大適合用來做太複雜的讀者互動,而倘若想要做些更有趣的互動方式,例如讓電子書內容因應讀者手持姿勢產生變化,那麼目前絕大多數的閱讀器都沒法子支援──想要有這種功能,得要有智慧型手機或平板電腦裡的重力感測器(G-sensor),但一般而言,電子閱讀器不會特別去裝這種東西,除了成本考量之外,也因為大多數電子書不會需要這種功能。

也就是說,上述三點其實成為一個循環,相互影響;Nourry認為現在電子書還太像紙本書,正因目前電子書的發展本來就以紙本書為核心。

再往外推一點:現在電子書還太像紙本書的原因,其實是創作者創作內容的格式,大多仍遵循紙本書的格式

Nourry並不是沒有意識到這點。最近幾年,他併購了幾家遊戲公司,希望除了處理文字內容的專業編輯之外,也能引進其他方面的人才替出版社原有的內容做更多數位變化。

接近十年前,Apple Store曾經推出過一款在iPad上使用的app,叫「Alice for the iPad」。這款app的內容就是《愛麗絲夢遊仙境》(Alice in Wonderland),搭配了約翰.坦尼爾(John Tenniel)的經典插圖,每一頁都有互動設計,十分有趣。這些互動並非作者及繪者原意,需要其他理解故事的設計師及軟體技術團隊協助,也需要有合適的載具才得以讓讀者產生正確愉快的使用經驗。

或許可以如此想像:有個原來就知道自己創作當中哪些部分可以利用數位科技多做點什麼的作者(或有個知道怎麼協助作者這麼做的編輯),寫出以電子載具為主要呈現載體的內容,加上合適的軟體技術人員,那麼這些人一起完成的作品,大約就比較不會是Nourry口中「沒什麼創意、是個笨產品」的電子書。

能這麼做的創作者肯定是有的,技術團隊也絕對不會少(俺相信Nourry併購遊戲公司看準的就是這一點),成品的銷售狀況能與應付製作成品尚不確定,但或許有人會質疑:這樣的電子書,還算是「書」嗎?

的確,想像起來,這樣的成品可能更像是互動式應用程式(當時的「Alice in the iPad」就是個app),或者像是遊戲。

但要討論「這樣的成品算不算是書」,就得先定義「符合哪些條件的東西可以算是書」。

對俺而言,「書」的組成有兩個部分:一個是要以文字或圖像組成具有特定結構的內容,一個是「閱讀」這個動作。至於內容是刻在竹片上還是顯示在螢幕裡、閱讀時得翻頁還是點選,俺覺得與「書」的本質沒啥關係。

以文字或圖像組成具有特定結構的內容,讀者必須透過閱讀去進行轉換、產生自己的理解。文字與圖像的創作及解讀都牽涉到虛/實之間的編碼/解碼技巧訓練,俺認為這對於理解世界中非具象的概念有很大的助益。俺也認為持續琢磨讓文字敘述能夠富有美感但不至於妨礙讀者了解的技術,是身為創作者必須面對的功課。

閱讀的速度可以自主控制、甚或完全不按創作者原初的安排前後跳躍進行,這點是動態影像比較缺乏的特色。自主控制速度能夠讓不同讀者依自身節奏去消化及轉譯故事,俺認為這對養成個人思考的習慣有很大的幫助。

以俺的定義來看,網路上的「維基百科」(Wikipedia)可以視為一本持續擴充的書,但一部紀錄片並不是書。

當然,或許俺的想法仍然不自覺地受限於自己創作紙本書內容的經驗,但俺認為同一個故事,看電影和讀小說後的獲得是不同的──就算電影如實地將小說的所有細節都呈現在銀幕上,從文字去理解角色和從影像去理解角色仍是不同的思考技巧,而自主的閱讀節奏與掌控在導演手中的播放速度更是完全的兩回事。

俺並不是說讀小說的收獲會比電影更多,這其實不見得。俺只是說,「以文字或圖像組成內容」與「閱讀」這兩件事,讓「書」成為「書」。

由此視之,俺不認為目前的電子書缺乏創意、是種笨產品,相反的,俺認為目前利用數位及網路技術製作的電子書,其實仍然忠實地在為「書」的特點服務,並且在不損及這兩個特點的前提下,向外輻射嘗試不同的可能。

俺相當樂見創作內容轉換成各種不同型式,無論是應用程式、影音產品或者遊戲;俺不確定這事是否該由出版社來做──以台灣出版社的規模來看有點困難,像Nourry那樣花得起錢併購自然可行,但異業合作也沒什麼不好──不過身為一個以文字說故事、認為「閱讀」非常重要的人,俺認為目前的電子書承受著「沒有溫度、沒有觸感」之類評語,但卻是最努力讓「書」這種型式延續下去的載體

電子書的種種可能:

  1. 法國出版龍頭:出版社要為市場價格著想,也要將內容變成更鮮奇的數位商品
  2. 這個功能是讀者的閱讀註記、彼此的心得分享,以及對作品的擁護與推廣
  3. 我們準備,為你朗讀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