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龐文真

2月22日是公司登記成立的日子,走過2018年2月22日,Readmoo正式邁進第六年。2012年一群熱愛閱讀的朋友,一起成立了這家公司。那時候臉書的「開心農場」熱鬧滾滾,當紅的推特剛推出中文介面,而美國Goodreads社群閱讀網站使用者也正狂飆增加。

好一陣子,我們一群人每週一聚,苦思公司定位、名字,要做一個怎樣的電子書網站:要致力推廣閱讀,要能與國際接軌,還要做一個台灣沒人做過的;在這網站上要能方便買到電子書,容易看到電子書,還可以輕鬆分享。

討論的最後,我們寫下:Readmoo,買書 x 看書 x 分享書

我們準備一支動畫影片,希望說清楚我們的網站特色與精神,帶著簡報和動畫與出版社一一碰面,向出版社說明我們的想法,希望得到支持。

2012年9月,Readmoo的alpha版網站上線,一個與所有賣書網站完全不同的平台。由於書並不多(從10本開始到年底2000本),大多又是大家熟知的經典,所以我們設計用電子書中的「劃線」來吸引讀者──讀者進站之後,可以逛逛「哪些書劃線最多」的排行榜,看看大家劃了哪些金句,也可以相互討論或分享這些句子。我們希望這個機制,可以讓已經讀過書的讀者相互分享,也希望引發沒有讀過書的讀者對這本書產生興趣,進而閱讀此書

這個功能是讀者的閱讀註記、彼此的心得分享,以及對作品的擁護與推廣

有些出版社很喜歡劃線這個新鮮功能,於是我們提案舉辦「《科技想要什麼》跨海共讀會」,以讀者閱讀電子書時的公開畫線註記數量以及得到的回應多寡進行計分比賽,選出50名讀者到Google辦公室與《科技想要什麼》作者凱文凱利(Kevin Kelly)Hangout連線,直接聽作者跨海演講、老貓導讀、其他讀者的分享和提問。2012年9月29日微雨的週六上午,我們緊張萬分──連線會順嗎?真的有讀者會來嗎?直到中午,跨海閱讀活動才在成功的亢奮氣氛中結束。

自此之後,許多出版社與我們進行不同合作,以劃線註記推廣閱讀,如「理性擂台:《思考的藝術》《行為的藝術》共讀」、「午夜巴黎第一彈:浪漫才子 vs. 硬派獵人」、「伊坂幸太郎的左右互搏:小人物 vs. 政治家」⋯⋯。

公開 vs. 私密──網路時代的閱讀行為

平台剛上線時,劃線分享機制可以單則控制的,可以一則分享,另一則鎖上,任讀者決定。一段時間之後,有讀者來信,希望我們提供更方便的功能,可以一次將自己在某本書中的劃線全部設為私密;同時,平台書目逐漸增加,除了經典之外,限制級書籍也上架了,這類書籍的內容需要有所管控。我們因此調整服務功能:讀者劃線的公開與否,以單本書籍為主,可以自己決定哪些書要分享,哪些書要設為私密;限制級書籍全部自動進入私密書櫃,劃線內容不會分享

讀者的確很喜歡劃線功能,提出的需求越來越多,我們每項都謹慎考量:例如有讀者提到自己的藏書很多,所以我們提供批次功能,讓讀者一次將所有的書都變成私密;例如很多讀者想把自己的劃線摘句分享到臉書,於是我們開發了可以任選字體、大小和底色的金句分享功能。

這個功能是讀者的閱讀註記、彼此的心得分享,以及對作品的擁護與推廣

一邊讀一邊劃線的讀者,會想馬上把劃線內容分享出去嗎?要這麼做的話,從瀏覽器到app,都要串推特或臉書,或者還要串連國內很多人使用的Line?還是讀者在閱讀時有劃線功能就好(特別是用mooInk沉浸閱讀的時候),其他就等到線上書櫃整理、匯出或分享?

在人力資源和先後順序的評估下,我們在iOS和Android等閱讀軟體以及mooInk閱讀器上,僅提供劃線和閱覽功能,其他功能則放進線上書櫃以滿足讀者需求。這種做法可以讓隨身的閱讀變得更專注,不過也有些讀者認為,Readmoo電子書越來愈多、策展也很吸引人,但社群閱讀的功能反而沒有繼續精進和完善──但我們並非不想領導趨勢,只是選擇在各種考量下目前最合適的做法。

分享 vs. 侵權──多少算合理使用?

除了讀者的要求,也有出版社表達:網頁上公開的劃線內容不錯,但能否禁止複製?劃線字數過多,是否不妥?於是,我們鎖上複製功能,調整公開劃線的頁面;劃線每則至多露出150字,即便讀者劃了很長一段,公開網頁上也僅會看見150字。

過去一年,Readmoo的讀者不斷增加,喜歡劃線的讀者遽增的速度更是令人意外。我們發現,工具書或論述書籍,劃線一定多;小說觸動人心,劃線自然也多。2017年讀者在 Readmoo 一起劃下 51萬多則劃線註記,是2016年的4.1倍,更是2013年的47.9倍!許多書只要一上線、讀者一開始閱讀,就會迅速出現上百則劃線。

有些作家向我們反應自己對公開劃線的喜愛──他們認為這些讀者的劃線有助創作者了解:讀者究竟喜歡哪些部分、在意哪些情節。當然,也有作家向我們提出質疑:公開的劃線是否有「劇透」之弊?又或者作家並沒有允可這樣的呈現,是否侵權?

作家的意見,我們十分重視。從我們與出版社的合約內容與法理上來說,分享劃線並沒有侵權的疑慮,但分享多少才不會超乎「合理引用」的範圍?我們不敢輕忽。如果劃線分享的內容不超過10%,是否符合大家對「合理範圍」的想像?

根據消保法,數位商品販售有七天猶豫期,除非電子書業者提供一定篇幅的試閱。Readmoo平台可以讓出版社自行決定試閱內容,不過出版社大都以原始設定的前10%為主;這麼做自然比較省事,但也會讓許多讀者發出慨嘆──因為這樣處理的試閱內容常常僅有導讀或推薦。曾有讀者來信表示,這樣的試閱還不如跑到書店裡翻實體書;也有讀者指出,Google Play book的試閱多達全書的20%,遠遠超過我們提供的試閱比例,但國內出版社與作者的合約大多約定可用全書的10%當成行銷內容,我們並不願意損及作者權益

也有讀者認為,公開的劃線功能可以補足試閱內容的不足,協助讀者快速確認自己否真的喜歡這本書的內容;劃線功能是讀者的閱讀註記、彼此的心得分享之外,也是對作品的擁護(advocate)與推廣

更進一步的優化服務

身為電子書平台,我們不僅服務讀者,也服務作家/出版社。讀者可以打開關閉自己的劃線隱私,作家/出版社也應有權有效管理自己作品的露出。經過5年經營,我們進一步優化平台服務,調整公開劃線的露出:

  1. 作家/出版社有打開或關閉劃線公開在網頁上的權限。
  2. 劃線每則限制露出字數150字,只露出最新的50則。

現在,Readmoo站上每一本單書頁面,有些書可能標示著有千則或萬則劃線,在公開頁面上,消費者只會看到最新的50則

有作家/出版社馬上反應:不想限制公開劃線的露出數量,因為劃線數量越多表示這本書有越多讀者閱讀關注,在網路上訊息流動越快、越有影響力;我們會依據這樣的需求繼續優化系統,讓作家/出版社除了可以設定劃線是否公開,也可選擇露出50則或不限則數。也有讀者立馬反應:只有50則,平台能否算出好的、有意義的劃線內容呢?好,我們會繼續加油努力,優化我們的服務。

正在發生的電子書平台

雖然用汽車跨入馬車時代來類比電子書與紙書的時代,或許有些不當,但我想表達的是,當年馬車與汽車共存的時代,泥濘灰塵撲天的黃泥路慢慢變成柏油路、交通號誌出現、交通規則制定,都有一段混亂且折衝的時期,得經過充分討論和協調,才走到今天。

我相信數位閱讀目前也是如此。

Readmoo讀墨電子書平台,是在地的團隊,是個正在發生的電子書平台(the happening ebook platform),我們聽取多方意見,討論和立即反應,我們希望更多人關心參與,表達想法。我們謹慎小心地走著,步履堅定向前。也希望您告訴我們更多。

未來其實已經是現在進行式:

  1. 未來,我們將一無所有,卻也什麼都能擁有!──凱文 ‧ 凱利《必然》
  2. 行銷4.0時代,掌握「少女網」就成功一半!?
  3. 我們準備,為你朗讀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