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龐文真 輪到Orange分享時,她並沒有走上台,反而是走入聽眾區,她問,你們誰有在部落格或論壇發文?有人回答有。她走到答者面前,繼續問,有人回應你嗎?你多久發一次?有持續發表嗎?一個月幾次?一個星期?⋯⋯ Orange說,問這麼多的意思是,如果你想出書,想要出版一本書,要有發表的慾望。要有很強的慾望!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討厭看到媒體總說人們不愛讀書或只看網路上輕薄短小的淺內容,這與我理解的Readmoo讀者,很不一樣。 從2017 Readmoo讀墨電子書的全站閱讀報告看來,電子書的讀者的閱讀量持續擴大。2017年讀墨平台閱讀總量已突破2,000萬分,是2016年的3.2倍;2013年我們第一次發佈閱讀報告時,全站閱讀921,965分鐘,2017的是五年前的22.5倍。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今(2018)年上班第一天,和技術部門開例會,工作項目多如麻,氣氛有些沈重。最後我問一圈工程師,2017年各自最喜歡的一本書或印象最深的書。 因為前兩週商品、行銷部門在忙這票選、撰文,弄「2017犢力回顧」,技術部門當然也在弄這特別網頁的前、後端,緩和氣氛也想趁機了解技術部門的夥伴們,都在看什麼書?和商品行銷及編輯選出來的書,有沒有不同。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凌晨三點,一壺壺螢光藍的化學藥品倒在水泥地上,隨著滋滋聲響,亞歷克‧羅斯(Alec Ross)與其他五位同事賣力清掃音樂會結束後的地上嘔吐物。他們都是低廉的勞工,羅斯是大一暑假的短暫工讀生,其他五位則是中年人,有人曾是礦工、工廠工人,清掃是他們還剩下的唯一工作選擇。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爆雷警告】本文涉及《A.J.的書店人生》小說重要情節,請自行斟酌閱讀 獨立書店消失,這似乎是近年來永恆的話題。而且,總是帶著淡淡的哀傷。 《A.J.的書店人生》這小說,就是一家獨立書店的故事。兩個念文學博士的候選人回到鄉下開了一家獨立書店。太太在小鎮長大,回鄉頗受歡迎,老公是新住民,總和小鎮的人事物有點距離。 完整文章
文/龐文真 「作家收益報告」網站日前刊登他們在「全球電子書論壇」(Digital Book World)中引發波瀾的簡報資料,簡報人雖堂而皇之對外演講並接受媒體 Q&A,卻以數據人(Data Guy)為名,他不願意透露真名,只說自己來自遊戲產業,本身也是一位業餘作家,熱愛寫作。由於嫻熟蒐集和分析資料,於是與知名作家休豪伊(Hugh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