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龐文真

在阿歇特出版集團董事長說,電子書很笨又沒有創意後,英國作家愛琳凱利(Erin Kelly)不久就撰文申論,反對其意見。(咦,我在寫連續劇嗎?)

她說自己並非第一時間就愛上電子書。五年前因為餵母乳不便,又想看一本厚達600頁的小說,愛琳凱利開始用Kindle閱讀電子書。但在幾個月僅以電子書為主的閱讀時光後,她還是回到紙本閱讀,原因是:

  1. 螢幕倦怠症;
  2. 喜歡在紙書上劃重點、寫註記;
  3. 想要讓孩子看到自己在閱讀;
  4. 想要支持書店和書商。

但去年夏天,電子書還是改變了她。去年愛琳凱利新小說《He Said/She Said》,頗受佳評。然而推出三個月後,仍如其他紙書一樣,銷售滑落。暑期開始,亞馬遜選了她的新小說以0.99英鎊行銷。結果,她在排行榜上冠軍長達六週,期間僅有幾天小輸大作家尼爾蓋曼。一掃原先對電子書的遲疑,她第一次開心帶全家至海外度假。度假前,她沒忘記先在閱讀器內下載七本小說,輕鬆出門。

電子書,系列閱讀

許多讀者閱讀她的新書後,開始找舊作;電子書讓讀者輕鬆無痛地就可買下她的其他系列作品。讀者閱讀他們、討論他們,或讚美,或批評。這經驗紙本書完全無法複製的,因為讀者走進任何一間書店,都很難可以看到一位作家的所有紙本書,可以買下一本本系列作品。甚至以前那些出版社說賣不好而絕版紙書,在電子書的世界裡,仍可以繼續因為新作而帶動銷售與討論

就讀者閱讀而言,她覺得電子書最簡單、最重要的功能,就是閱讀時可字體放大。為了圖書館和銀髮族群,歐美出版社常以暢銷書為主,推大字版本。大字版的種類,數量非常有限。但是閱讀器和閱讀軟體,就能將字體放大。只要出版社願意出電子書,想看大字或視力稍弱的讀者,可完全不受印刷種類的限制,就可接觸到各種口味的書種。愛琳凱利認為這種多元性,根本就是「寧靜革命」!

電子書,隨時可有

還有,行動不便或無法到書店逛的讀者,也可受惠於電子書。「受限格式」的電子書的確沒有增加任何美妙的功能,來自雲端的電子書,卻有如「上天的禮物」,讓人人閱讀都簡易。

就作家而言,她覺得能看到讀者的畫線,真的很神妙。喔,「原來那些句子可以引發那麼多人共鳴!」而Kindle閱讀器裡的字典功能、有聲書、跨載具接續閱讀等,讓愛琳凱利覺得說電子書或閱讀器是個笨產品,根本沒道理。

數位閱讀是什麼?新的數位經驗又是什麼?女作家喟然提問。如果一定要加上繪圖、要有配樂、要有動畫,那就是另一種延伸表現,也許是電影,也許是電腦遊戲,但終究不是書,不是閱讀了。電子書,純粹的閱讀,沈浸在其中,何「笨」之有。

自從推出mooInk閱讀器之後,我們常收到讀者的感謝,有時也會隨機看到讀者Tag我們。最近一位讀者說,雖然近一個月才看完一本書,但自己超感動。因為她已有六、七年無法靜下來好好地把一本書看完,謝謝mooInk。

Readmoo讀墨不敢自大,但我們相信,電子書讓讀者有另一種選擇

董事長說很笨,但作家和讀者都覺得很讚、根本具有革命意義的東西

參考資料:

Ebooks are not ‘stupid’ – they’re a revolution

執行長告訴你:

  1. 法國出版龍頭:出版社要為市場價格著想,也要將內容變成更鮮奇的數位商品
  2. 這個功能是讀者的閱讀註記、彼此的心得分享,以及對作品的擁護與推廣
  3. 我們準備,為你朗讀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