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暮琳

2016年12月10日諾貝爾獎頒獎典禮,被成為搖滾民謠詩人的巨星:巴布.狄倫(Bob Dylan)成為唯一一名缺席的得獎者。搖滾歌手獲頒諾貝爾文學獎在文壇掀起軒然大波,伴隨得獎人爭議而來的則是各種「何謂文學」的爭論、諾貝爾文學獎精神的辯證與巴布.狄倫飆升的點閱率和CD銷量。

1940年代萌芽的搖滾樂竟能使歷史棋跨一世紀的諾貝爾文學獎傳統打開大門,實在令人驚奇。面對委員會的抉擇,媒體與藝文人士各有褒貶,其中最嚴厲的批評指稱委員會錯失表揚真正文學家的機會,做出「令人失望的選擇」。然而,不論讀者與評論家們如何看待這次出人意表的獲獎,搖滾樂與文學的關係都遠比大眾所想的更密切

搖滾樂結合非裔美國人藍調、鄉村音樂、爵士樂以及福音音樂,不止形成獨樹一格的曲風,更是一種精神。這兩字絕非形式上的「三名吉他手和一名鼓手」便可定義,而是在音樂背後吶喊的叛逆精神、對解放的渴望與追逐生命的力量。搖滾樂與文學的目的在某種程度上高度重疊,同樣具有改變一代人的人生觀、品味甚至語言的力量。以下十首搖滾歌曲便由經典文學獲得啟發:讓故事入歌,轉生成另一種扣人心弦的篇章。

1.〈Sympathy for the Devil〉──滾石樂團(The Rolling Stones)

搖滾樂歷史上舉足輕重的滾石樂團在〈Sympathy for the Devil〉一曲中向俄國作家布爾加科夫(Mikhail Bulgakov)小說《大師與瑪格麗特》致敬。《大師與瑪格麗特》描寫魔鬼撒旦現身莫斯科藝文界所引起的騷亂,並在魔幻的敘事中寫入當時的蘇聯社會。〈Sympathy for the Devil〉開頭的歌詞便與故事中撒旦登場的自我介紹呼應,而餘下的段落緊接著引出俄國歷史中的重大事件,緊扣著《大師與瑪格麗特》的背景、氛圍與精彩的鋪陳結構。

2.〈Richard Cory〉──賽門與葛芬柯(Simon & Garfunkel)

同樣轟動1960年代,曾為電影《畢業生》配樂的二人組賽門與葛芬柯,將詩人羅賓森(Edwin Arlington Robinson)的詩作〈Richard Cory〉改編成歌。詩篇主角Richard Cory坐擁城中一半的土地,出身名門而舉止高雅,故事最後卻在家中飲彈自盡。賽門與葛芬柯的同名歌曲以一個名為Richard Cory工作的工廠員工為敘事視角,咒罵自身貧窮的同時祈願自己能成為Richard Cory——即便在他結束性命之後亦然。

3.〈Thieves in the Night〉——Black Star

Black Star 樂團創作的〈Thieves in the Night〉呼應文學史上另一篇大作:《最藍的眼睛》(The Bluest Eye)。由諾貝爾獎得主童妮.摩里森(Toni Morrison)所著,故事的女主角琵可拉是一名黑人女孩,夢想能夠擁有金髮碧眼的外貌,並深信這樣的改變能讓她的人生完全不同。Black Star成員以「Thieves in the Night」形容黑人在美國社會中的處境:是心理上的奴隸、只能活在黑夜的小偷。黑人們彷彿都是女孩琵可拉,無法驕傲地擁抱身作黑人的命運。

4.〈美麗新世界〉──鐵娘子樂團(Iron Maiden)

赫胥黎(Aldous Huxley)的反烏托邦代表作《美麗新世界》在鐵娘子樂團的詮釋下化身同名重金屬搖滾樂,收錄該曲的專輯甚至衝上當年英國專輯排行榜上第七名。原著小說的故事發生於未來,在那個社會中人類從出生到死亡全都在機器與科技精密的操縱下進行;愛情、親情與思想等可能造成社會動盪的因子早已從文明社會中消失殆盡。鐵娘子樂團的音樂將失去自由與真實的心境和被箝制的壓迫感濃縮在歌曲中,吶喊出「美麗新世界」的醜陋與恐怖。

5. 〈Pigs (Three Different Ones)〉——平克.佛洛伊德(Pink Floyd)

另一部世界名著《動物農莊》則在平克.佛洛伊德的再造下成為歌曲:〈Pigs (Three Different Ones)〉。《動物農莊》的作者喬治.歐威爾以其筆下充滿政治寓意的作品聞名。《動物農莊》影射從俄國十月革命至蘇聯1940年代的歷史,以豬隻與動物代指當時的政治領袖與扮演不同角色的民眾。平克.佛洛伊德的歌曲中同以豬作為社會權力結構頂層的代表動物,並在歌詞中暗諷政治人物Mary Whitehouse,多方呼應喬治.歐威爾露骨嘲諷的寫作風格。

6.〈White Rabbit〉——傑佛遜飛船(Jefferson Airplane)

迷幻搖滾天團傑佛遜飛船最迷幻的代表作之一便是衍生自《愛麗絲夢遊仙境》與《鏡中奇緣》的〈White Rabbit〉一曲。卡洛爾筆下的愛麗絲對大眾而言肯定不陌生,而傑佛遜飛船便以其中著名的變大與變小魔藥衍伸至迷幻藥與搖頭丸產生的幻覺。不過歌曲中人物與他們的行徑與原著相比似乎搭配錯誤,而曲末「Feed your head」的謎樣歌詞更是讓歌迷百思不解。儘管傑佛遜飛船的主唱曾試圖解釋歌詞,然而在迷幻仙境中,無理與癲狂似乎更勝有邏輯與道理的詮釋

7.〈Ramble On〉——齊柏林飛船(Led Zeppelin)

號稱1970年代最大樂團的齊柏林飛船在作品中加入奇幻祖師爺J. R. R. 托爾金最廣為人知的作品——《魔戒》。《魔戒》講述主人公佛羅多歷經漫長的跋涉與險境,最終於末日火山摧毀可以統御天下的魔戒。齊柏林飛船在〈Ramble On〉中不僅放入了「魔多」與「咕嚕」等《魔戒》中的地名與景色,更將《魔戒》裡「遠征」的主題延伸為追尋夢中情人未果的心路歷程。

8.〈Tom Sawyer〉——匆促樂團(Rush)

來自加拿大的匆促樂團則與身兼詩人與作詞家的菲.杜布瓦(Pye Dubois)合作,譜寫〈Tom Sawyer〉致敬美國兒童文學中的巨星:《湯姆歷險記》。《湯姆歷險記》的主角湯姆機靈幽默,熱愛冒險。湯姆的頑童形象與歷險事蹟在匆促樂團與杜布瓦的合作中轉化為反叛與嚮往自由的精神,並加入鼓手Neil Peart些許自傳元素,〈Tom Sawyer〉成為匆促樂團最成功的作品之一。

9.〈The Catcher in the Rye〉——槍與玫瑰(Guns N’ Roses)

擁有「世界搖滾巨星」之稱的槍與玫瑰有一首叫〈The Catcher in the Rye〉的歌,與J. D. 沙林傑經典《麥田捕手》同名。《麥田捕手》的主人公霍爾頓.柯爾都斯被學校開除後在紐約城內遊蕩,以青少年焦慮偏激的口吻道出對虛偽世界的厭煩及反抗,然而,謀殺搖滾巨星約翰藍儂的兇手行兇前讀的書也是《麥田捕手》,也因如此,槍與玫瑰的曲子裡似乎就多了點控訴味道。

10.〈The Ghost of Tom Joad〉——布魯斯.史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

暱稱「The Boss」的布魯斯.史普林斯汀致力於讓世人看見中下階層民眾面對的生活困境,並將這份關懷寫入歌曲。歌曲〈The Ghost of Tom Joad〉取材於史坦貝克描寫農民困境的小說《憤怒的葡萄》。書中主角湯姆.約德為假釋出獄的殺人犯,然而重獲自由時他面對的卻是荒蕪的故土與壓迫農民的雇主。史普林斯汀的音樂呼應故事尾聲主角發表的演說,聲明抗爭的力量將永遠與被壓迫者同在

資料來源:

Bookstr

那些愛讀書的樂手:

  1. 歌手對文學致敬的方式,就是創作
  2. 四十年前,年輕的大衛鮑伊說:我要把《一九八四》變成音樂劇!
  3. 向大衛鮑伊致敬:挑戰閱讀大衛鮑伊的一百本書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