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伊麗絲.桑德

全世界每五個人當中就有一個人是高敏感族。

高敏感族絕不是一種病。這個概念是由美國精神分析專家伊蓮.艾融博士在一九九六年所提出。正如人類有男性與女性兩種性別,艾融博士只把人區分為「高度敏感型(HSP)」跟「積極進取型(TOUGH)」兩種。這個分類不僅適用於人類,亦適用於其他高等動物。但我認為,人格特質的分類,實際上又比性別概念的差異更加複雜。

高敏感族經常遭受不當的低度評價

「高度敏感」這個名詞,從過去到現在都曾被污名化貼上各種標籤,例如「被壓抑的」、「愛操心」、「靦腆害羞」、「神經質」,更惡劣的形容字眼還有我小時候聽過的「這孩子神經有問題」。

現代社會大多認定活潑外向、積極進取的人「比較健全、也比較有價值」,而較不欣賞高敏感族典型的「低調內斂、深思熟慮」。的確,積極的人精力旺盛,容易獲得機會也是不爭的事實。

人們經常以下列文字來描述外向性:「溫暖」、「渴望與人交流」、「控制支配」、「有活力」、「追求刺激」、「正向的情感」。

我想定義出這種人格特質分析的,恐怕是個外向的人吧。這項性格分析指標其實忽略了內向或敏感者普遍擁有的優點—「豐富的內在世界」與「對事物極具思考能力」。有百分之三十的高敏感族是外向者,但他們有許多特徵與內向者一致。

每個人的人格特質,在不同時代或文化背景下如何被描述及評價,都會為人們帶來重大的影響。身處於現代的社會偏見,也不難想見為何大多數內向或敏感者會為自尊心低落所苦了。而艾融博士為世人闡述了敏感特質的全新定義,我也想藉此機會向她致謝。

根據艾融博士的說法,高敏感族不只比一般人容易感到驚恐,他們也比一般人更敏銳地感受到喜悅,他們是天生擁有特殊才能的一個族群。或許,從現在起,他們會發現自己過往從未察覺的新氣質。

良好的環境,最能讓高敏感族發揮能力

但我要說的是「高度敏感」並非新發現的特質,我們只是把它跟過往的「內向」區隔出來,獨立成一個名稱。艾融博士也說:「在發現高達百分之三十的高敏感族具社交性的事實之前,外界總是把『內向』與『高度敏感』畫上等號」。

高敏感特質就像我先前提過的,常以「被壓抑的」、「愛操心」、「靦腆害羞」、「神經質」這類形容詞一筆帶過。但上述形容詞講的不過是這些高敏感族,在不熟悉環境中未得到充分支援時,也就是在不安的狀況下,比一般人所表現出來的更強特徵罷了。

艾融博士形容,高敏感族是融合了各種不同特徵的一群人。諸如:「有良知的」、「很有創意」、「容易獲得靈感」、「容易受他人影響」、「很有同情心」等等。儘管這些特徵可能會為人生帶來負面影響,但這些特徵同時也是成就創造力、同理心與親密感的來源。人們經常會忽略一個事實—在安定環境中,高敏感族較一般人更容易感覺到幸福。

這個說法是有根據的。研究結果佐證了高敏感族在不安的環境下很容易遭遇困難;但在合適的環境下,他們比非敏感族更能享受當下。

艾融博士為高敏感族成年人進行腦部電腦斷層掃描,並研究大腦面對刺激時的反應。(這個研究結果曾於於二○一四年國際科學雜誌《Brain and Behavior》公開發表。)

研究進行方式是把看起來很高興的人的臉部照片,跟看起來很悲傷的人的臉部照片給十八名受測者看,並同步進行電腦斷層掃描。結果發現,高敏感族大腦中負責掌管同理心的鏡像神經元,活化程度較其他受測者要來得高。相較於他人,高敏感族對正面或負面情感都非常容易受到影響。實驗中不僅有陌生人的照片,也有受測者配偶的照片,而高敏感族看到配偶面帶笑容的照片時反應最大。

由於 fMRI 功能性磁振照影的檢查費用非常昂貴,艾融博士的實驗只能測試十八位。但儘管受測者人數不多,我仍確信這項實驗的結果說明了一項非常重要的事實—實驗的結果與我自己觀察到的高敏感族特徵相當一致。

我對其中一項研究結果—高敏感族的大腦看到配偶很開心時的反應最大這點,感到非常欣慰。因為它推翻了「高敏感族只會在危險或不熟悉的環境下,表現出與旁人截然不同的激烈反應」的論點。如同艾融博士的研究也強調了高敏感族不光受到負面刺激有反應,他們對正向體驗也同樣表現出強烈的反應。

高敏感是與生俱來的氣質

別懷疑這個事實,我們高敏感族天生擁有不同於旁人的特徵,學界後來也進行了許多佐證此一事實的研究。

明尼斯達大學於一九七九年進行的同卵雙胞胎研究發現,在大部分狀況下,天性對性格的影響比教養成長環境要大得多。

美國心理學家史蒂夫.傑.索米教授的研究更進一步得到大多數幼猴竟與素未謀面的雙親性格類似的結果。在這數十年間,「遺傳」概念本身已被賦予了超乎大眾既往想像,甚至更深層的意涵。但這並不代表環境因素就不再重要。「敏感度」究竟會成為一個人的弱點或是優點,環境與教養方式依舊是重點。但毫無疑問地,敏感度在適切的狀況下絕對可以轉為優勢。

大部分的高敏感族自新生兒時期起,就對刺激表現出強烈的反應。

曾經有個實驗測試讓嬰幼兒用吸管喝水,過程中突然改變飲水中的甜度並觀察嬰幼兒的反應。有些嬰幼兒仍安穩地繼續喝水;也有些會對甜度的改變表現出激烈的反應。調查指出,這些出現激烈反應的嬰兒在兩年後會比其他嬰兒的個性顯得更加害羞、拘謹。(LaGasse,一九八九年)

高敏感族能力1:可同時吸收多項資訊

高敏感族是神經纖細敏感的人。

高敏感族尤其能感受到事物細微的重點,接收到的資訊會一路直達內心深處。他們擁有豐富的幻想力,並具備把事物描繪得栩栩如生的想像力,還會以自外界獲取的資訊為基礎,天馬行空地進行各種創作。因為大腦轉速過快,所以他們腦中的「記憶體」空間比一般人的更快滿,更容易受到過度刺激。

我自己的狀況是,當接收到太多資訊時,常會有那種已超過我腦容量負荷的感覺。特別是有陌生人在場的時候,大概不出三十分鐘或一小時腦容量就滿了。

我可以耐著性子繼續傾聽下去,還假裝出一副樂在其中的樣子,但這對我來說其實極度消耗體力,而且在那之後更會累得一塌糊塗。我想,這世界上沒有人喜歡被過度刺激,高敏感族尤其對刺激難以忍受,這會把他們弄得心煩意亂。所以當周遭有一堆事得同時進行時,也無怪乎高敏感族會為了擺脫過度刺激而想從當下立刻抽離。

這樣的人,想當然耳很容易讓別人心生不滿,就像以下案例中的艾瑞克一樣,為了替自己爭取一個對他而言極為重要的短暫喘息,他不但得擔心旁人對他會有諸如「太脆弱了吧」、「跩什麼跩」、「怎麼那麼不合群啊?」的評價,還得忍受旁人的目光跟指指點點。

「每當家族有大型慶生會時,我經常一個人往廁所裡躲,看看鏡子裡的自己或是用肥皂洗手做做手部按摩。但廁所門開開關關幾次後,就沒辦法再一直躲在裡面,時間這麼短實在不夠我好好喘口氣。所以有時候我會用報紙把自己藏起來,一個人坐在角落,把報紙攤開遮在臉前面,然後,閉上雙眼試圖把心靜下來。沒想到我那人來瘋的叔叔,竟悄悄靠過來,倏地把報紙從我手上抽走,還大聲地說:『哎呀呀!你竟然躲在這種地方啊。』所有人笑成一團。這對我來說,真的是很不愉快的經驗。」——艾瑞克(48歲)

不過,別以為高敏感族只對自己不喜歡的資訊容許度不高,他們對自己喜歡的資訊容許度也一樣低。再開心的聚會一旦超過自己可應付的上限,同樣也會面臨在聚會最高潮時不得不離開的狀況。

高敏感族最容易覺得被束縛的時候就是這種時刻。大多數的高敏感族都會想「如果我可以跟別人一樣,在聚會上待到最後一刻該有多好?」或他們每每聽到「這麼快就要走了?我還希望你能待久一點啊!」時,令主辦人掃興會讓他們一方面覺得歉疚,另一方面又覺得可能會錯過離開以後的那段時間而悵然若失。

高敏感族能力2:能辨識聲音或氣味的細微差別

高敏感族就是會忍不住去注意噪音或氣味,以及映入眼簾的所有事物。不管他們願不願意,也不管這些資訊是否是他們自己選擇要接收的,就是會在意得不得了,導致他們心煩意亂。其他人聽起來覺得還好的聲音,對高敏感族來說卻是干擾神經系統平衡、令人不快的噪音。

例如煙火。在高空引爆綻放的煙火,光是用眼睛看就非常具有藝術美感,但那不可避免的火藥爆炸聲,卻會干擾高敏感族的神經系統。我曾在為高敏感族開辦的課程上,或在心理治療時詢問他們:「你經歷過最糟的過度敏感經驗是什麼?」他們回答「煙火」時讓我一點都不驚訝。震耳欲聾的「砰砰」爆炸聲,對他們來說彷彿來自地獄的轟天震響。

即使是樓上鄰居在地板上走路發出的微弱聲響,只消一丁點聲音就能讓淺眠的他們驚醒。旁人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對高敏感族來說都是嚴重的干擾。

還有些人辭去工作的理由,其實是再也受不了辦公室中不停播放的收音機,關都關不掉。

高敏感族能力3:能緩慢、深入且多元地思考

高敏感族對同一件事物能展開各種不同面向的觀點。他們也因此需要比一般人花更多時間好好思考。正因為花時間領會自己的思緒,他們會有獨特的想法,採取特別的行動。這也是為什麼許多作家、藝術家、思想家都是高敏感族。

理論上,「高度敏感」的人是站在與「自發的」、「衝動的」完全相反的另一端。但如果高敏感族不斷受到過度刺激,也沒有「回頭」這個選項可選擇時,他們可能會從敏感變成憂鬱症,或把累積的憤怒一次爆發出來,這些衝動的行為都只是為了掙脫超載失控的一切。好比一氣之下把工作辭了、跟朋友斷交、突然打電話回老家對年邁的雙親大發脾氣、暴飲暴食或過度攝取酒精等等。

此時的高敏感族跟邊緣型人格障礙的人狀況很類似。但除了跟邊緣型人格障礙患者一樣有憤怒的傾向之外,高敏感族還有容易懷抱罪惡感跟愧疚的傾向。他們在造成他人的麻煩時會懊悔不已,不小心傷害了其他人或動物時,會有好一陣子都深陷在悲傷當中,不斷地責怪自己。

高敏感族能力4:行事謹慎,危機處理能力強

人在面臨新的狀況時通常會採取兩種行為模式。一種是正面迎擊勇敢挑戰,並在嘗試與錯誤之間來回摸索;另一種是在採取行動前先仔細觀察,深思熟慮後才出手。

會選擇第一種模式的人,人格特質上大多比較機靈,往往不知瞻前顧後就衝動行事,很有冒險精神;但會選擇第二種模式的人則傾向比較慎重,對事情小心翼翼毫不馬虎,採取具體行動前總會澈底仔細評估。

這兩種模式在各種狀況下有各自的優點。

動物界裡,當兔群來到一片青草跟天敵都不多的新草地時,為保全性命,某些兔群會採取第一種行為模式。在其他行為相對「謹慎保守」的兔子提起勇氣踏上這片新草地前,那些行為「勇敢機靈」的兔子可能早一步把所有的草都啃光;但若狀況相反,青草豐富,天敵也多的時候,應該就得採取第二種行為模式吧。第一隻踏上草地的勇敢兔子.可能沒一會兒就被天敵給吃掉,但行為謹慎保守的兔子早在一切為時已晚前就已嗅到危險的氣息。

有時,行為謹慎保守的兔子會發出警告訊號,通知同伴危險發生了,幫助整個群體得以存活;但有時候謹慎保守的兔子死於飢餓,只有勇敢機靈的兔子倖存下來的相反例子也不少。多虧了同物種中有這樣兩種迥異的生存策略,無論哪一方死亡,總有另一方能存活下來免於滅種的危機。

高敏感族在真正跨出那一步前,會縝密規劃通盤思考。拜此能力所賜,他們極少失敗或遭逢意外。但相對地,缺點就是在面對可能發生的危險時常舉棋不定,以至於耽擱太多時間錯過做決定的良機。

高敏感族能力5:具有高度的同理心,很替人著想

高敏感族具有高度的同理心,也很容易對旁人產生情感上的投射。

他們可以察覺對方的心情,總是非常細心體貼。許多高敏感族投身服務業或者擔任支援方面的工作,你可以見到被服務的對象經常會對他們欣然表達感謝。

但如果是從事全職照護工作的高敏感族,在經過一整天的工作後,幾乎可說是一點力氣也不剩了。因為他們具有高度的同理心,總是能敏銳地感受到周遭人的情緒,但也很容易受到他人情緒的影響。他們無法從其他人的痛苦或是遭遇中抽離,就算回到家,工作的事情也會在腦子裡轉個不停。所以從事與人相關工作的高敏感族一定要注意好好照顧自己的內心,否則被壓力擊倒的風險是非常高的。

不少高敏感族紛紛表示,自己非常討厭處在爭吵的現場。這是因為當下他們很快就會感受到壓力,也很快就可察覺出周遭氣氛不對勁的關係。

高敏感族能力6:誠實,有責任感

大部分高敏感族都非常誠實,而且有把所有事情的責任都往自己身上攬的傾向。他們大多在年幼時就能敏銳察覺周遭不穩定的氛圍,當中還有不少人會煞費苦心地想做點什麼看看能否改變現況。

「當我放棄了想替周遭的人扛起責任的想法,突然間激起了我想在這個世界上活下去的熱情。」——伊根(62歲)

高敏感族的想法很簡單,無論如何就是不想害別人壞了心情。正因如此,高敏感族與他人接觸時總是神經緊繃;相反地,個性積極進取的人做事、說話的時候,根本沒想太多,對於這樣不假思索的舉動,高敏感族常常覺得不可思議。

高敏感族常會跟我說,他們覺得別人的言語充滿攻擊性,話講出口前缺乏思考,讓他們很受傷之類的話。這種講法就好像別人都應該跟自己一樣,做所有事情之前都得深思熟慮。但實際上,別人根本就不會這麼做。所以,讓自己比較舒服的辦法是別把自己放在受害者位置,而是換想法,接受每個人本來就不一樣。

高敏感族能力7:想像力豐富,擁有豐富的精神生活

他們不太需要特別去尋找靈感,靈感彷彿泉水般從體內源源不絕地湧出。這種感覺更像是靈感多到你想叫它別再來了!內在彷彿有個聲音告訴自己「馬上動手吧!」這聲音大到你沒辦法假裝自己聽不見,大到你再也無法忽視它。

如果能將強烈的靈感昇華為藝術,當然非常有意義。所以我們會看到許多高敏感族創作藝術作品,當中有些還不只專精單一領域,他們甚至能橫跨多元領域從事藝術創作。

我訓練自己晚間十點以後儘量不去看那些可能激發我靈感的事物。因為腦子裡一浮現新點子,我半夜就會興奮得睡不著覺。高敏感族本身對於意識與無意識間的區隔原本就很弱,因此想像力很容易在睡眠中以潛意識的形式悄悄靠近。

※ 本文摘自《高敏感是種天賦》,原篇名為〈遲鈍世界裡的「高敏感族」〉,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