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賴紳洲

小時我常常問自己:「拜拜有用嗎?神明是什麼?上帝、神佛存在嗎?神明為什麼不懲罰壞人?上帝、神佛怎麼沒有顯現神蹟?」

我常想著如果真的有神存在,為什麼我父親不負責任,苦了母親,我們三個小孩為了貼補家用,我在國小二年級就跟弟弟去工廠打工。

我人生的第一筆遣散費14元,邊哭邊看著自己手上的錢,因為我失業了。

當時的14元可以買28顆汽水糖,10元吃一碗麵加清湯。

「神明真的會保佑我們嗎?」

奶奶與父親四處捐款做公益做志工,也捐給宗教團體。

母親忙著賺錢,曾經忙到沒有空煮飯,當母親與我們三個小孩還餓著肚子努力貼補家用時,奶奶與父親卻出門吃香喝辣。

當時我也曾質疑甚至痛恨所有宗教,為了證明神不存在,我參加了幾次宗教活動,也曾跟著到教堂禱告,因為本身反感,所以並沒有真正用心在任何的宗教活動上。但為了生存下去,也不再費心證明究竟神存不存在這個問題,只想快點賺錢,證明我可以幫忙媽媽分擔家計。

夢境裡的預言與託夢的亡者

小時候我常常作夢,有的是連續劇的夢,有的是短劇的夢,有的夢只有3集,但要輪播十幾年,一天可以做好幾個夢,很多夢我都記得。

我的夢境有的是預知夢,有的是亡者託夢,夢裡總是交代我一些事情,如果沒有完成他就每天來我夢裡,偶爾也會夢到動物或昆蟲進夢裡求救的夢。

有時候做了夢告訴長輩,但下場就是換來父親和奶奶的耳光。

印象深刻的是,當時夢境中常會出現一個神祕的老人教我靜坐,練氣功,對天空比手畫腳練習施法,唸咒、畫符、收妖,跑步,跳躍,在原始的森林山壁中跑步,或跳來跳去,

還要練習專注力讓自己浮在空中,練習這些時偶爾會很有多人看著我練習,陪著我練習,我一失敗大家都會講加油或安慰我、鼓勵我再重來一次。還會教我分辨死後的人,這些靈魂那些人可以幫忙,可以接觸,某些樣貌靈魂是要避很遠的,如柏油人形怪。夢中的老人常常會突然地叫我做很多事情,如餵某人吃飯,或帶一些人去到某些地方,有一次,老人叫我去某個地方等待,我問老人要幹嘛,老人說去了就知道。

我在一個非常巨大的石塊上等了很久,突然遠方飄來二個人,一個女人牽著剛過世嬸婆的手,叫我為他們帶後面的路,我一看到嬸婆就叫她,但嬸婆二眼無法與我對焦,也聽不到我的聲音,好像我們二個不同空間,這個女人我也很想叫她姑婆,但是每次叫姑婆是會結巴很久,只能一直唸出姑這個字,結果整路都在唸姑姑姑姑姑姑姑姑的。

然後我開始帶路,路不好走,會滑倒,有不穩的石塊,坑坑洞洞的地形,我不斷地摔倒,滑倒,爬起來後就會交代怎麼走這個路,踩那裡比較穩,同時路上都會有其他類型的靈魂,行動緩慢,也嚷嚷著叫我幫他們,當然遠方有更緩慢地類似柏油的人形怪。

我帶著嬸婆他們來到一片竹林,那個女人對我說:「謝謝,你也只能到這裡了,我們自己進去。」她牽著嬸婆站著用滑的又像飛的,速度跟高鐵一樣快地滑向竹林深處。鬼靈精怪又叛逆的我怎麼可能乖乖聽話不要進去,才踏進第一步,後面傳來,「喂!快回頭。」我一回頭就醒來,下意識地倏地起床。

醒來的當時是清晨六點,想睡回籠覺也睡不著,一眼看到奶奶坐在客廳,我說著早上的夢境,也描述了那個女人(那個我結巴著想稱為姑婆)的長相,包括她臉上的胎記、頭髮綁了個馬尾,還有她身上的穿著與裙子的樣式、花色等等。

奶奶眼睛瞪了好大,嘴上喃喃自語,重複唸著:「她還在等我,她怎麼還在,她還在等我,她怎麼還在……」,嚇傻了三天,三天都像個行屍走肉一般,結果這次被我爸打的非常悽慘。

原來奶奶年輕時曾跟兩個要好的女性友人結拜,發誓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也要同年同月同日死,之後分散各地。奶奶跟另一個女生不約而同嫁了同一個家族,後來巧合地搬在一起,才知道變成了親戚就是嬸婆,另一位女生(以結拜論,我的確要稱她姑婆)而她早在我父親出生前16年就過世了。我描述的樣子是姑婆過世穿的衣服,也是她們結拜時穿的衣服,臉上獨有一個特殊胎記,髮型也如我所形容,奶奶當下很怕被抓走,所以嚇得魂不附體。

天生體質異於常人

我媽常常怕我被打,就告訴我:「所有小孩都跟我一樣,每個人都會做很多奇怪夢,夢境沒有什麼好講的,如果真的要講以後只能跟媽媽講。」

我問媽媽:「為什麼?」
 
媽媽說:「因為這是規定,大家都這樣,不然你去學校問問同學?」想想也是,從沒聽過同學說起,為了避免被打只好守著這個規則。我便相信我媽,從此夢境只跟母親一人說。

因為常常跟母親訴說的各式各樣的夢境,母親因為惦記著我夢中交代的事情,成天忙東忙西,偶爾母親會無奈地跟我說:「你到底是什麼來轉世的?」一直造成她的困擾。

例如我曾聽母親說起,我每到早上六點就會坐起來,嘴巴叨唸著:「某個老爺爺說家人沒有燒衣服給他。他的衣服被放在儲藏室的衣櫃右邊裡面,用黑色垃圾袋裝著。」講完就會躺下去繼續睡,這樣子的狀況連續一個月不間斷。

母親只能去廟裡請神明自己處理,這件事她沒有辦法處理。母親從事家庭理髮,二個多月後有客人上門,客人一邊洗頭一邊訴說著這一個月連續做著同樣的夢,他的公公說沒有收到衣服……,我媽二話不說從客人頭拍下去,一拍下去泡沬亂噴,客人說:「你幹嘛打我?」我母親說:「就是你,害我們一個月都睡不好。」母親交待細節,客人回去開了家族會議。

家族成員每個都說燒了衣服過去,怎麼會沒有收到?大家七嘴八舌,打電話找人回老家找,果然在我指定的位置找到老爺爺的衣服,一個親戚說:「因為當初有兩個垃圾袋,我交代某個人先把垃圾收起來,事後再丟,應該是拿錯,拿到垃圾去燒了。這樣的事情不勝枚舉,但我沒有把「夢」與「宗教」結合在一起,我母親也不曾詳細說明。

從不曾深究是不是因為這些夢境,讓我醒來後總是會不定時犯頭痛,從小一到小六沒有間斷過。母親一有空就會帶我去看腦科,做腦波檢查,總是對著醫生問著千篇一律的問題:「我的孩子是不是病了,為什麼跟其他小孩不一樣?」而對當時家境艱困的我來說,往返診療的費用對母親是一筆額外的負擔。

肉眼看不見的,不代表不存在

信仰是什麼?對過去的我來說是空氣,是騙人的,不存在的;現在對我來說,信仰來說是一種力量,一個靠山,衪存在,但看不到。

神、鬼、空氣、氧氣、精神、靈魂、運氣、福氣、氣質、七脈輪、分子、質子、原子、磁場、電磁波等等,舉凡肉眼看不到對我來說都屬無形,用手也抓不到。這些物質統統抓不到,也無法實質顯現讓我們用肉眼看到,但某些已經可以用科學來驗證它們存在的事實。如磁場的話是可以用鐵粉實驗而得證存在,某些看不到的物質也可以用儀器設備來看到其訊號或訊息。在沒有顯微鏡以前,很多東西都沒有被發現或只能推測。

分子跟原子最早也是一個理論或概念,到了近代有原子力顯微鏡,或X光設備器材才能看到,但不是原貌,X光看到的是一些訊號。另外有些穿隧式電子顯微鏡或場發式電子顯微鏡有可能可以看到原子等級的結構。所以原先以為不存的,或看不到的,在未來也許都能一一驗證。

「老闆」厚愛,願望百試百靈

決定全職時我對著天空說,傳說從事五術會有孤貧疾,請問老天為什麼要讓從事這一行的人要變得很苦力很可憐?請問如果去上班,不管作什麼工作的人都會得到一、二個詛咒,誰要去上班呢?我心中暗忖:「祢已經讓我混亂到無法正常生活與工作了,然後我又要得到孤貧疾任一項,那我不幹。」

於是我斗膽向老天許願:「要我當個全職命理師,我要我的家人包含我,以及我的弟子跟我學習的人過得幸福美滿,健康快樂,輕鬆賺錢買房、買車,常常還能全家出國玩,這是我開的條件,如果祢應允我的想法條件,你滿足我二個條件,我就全職作命理、五術事業。」第一個條件,在一週內有二家外商來找我,聘我當顧問,二家加起來薪資要若干萬元(是一筆不小的數目),讓我能安心運用天賦所長為人服務。第二,我之前不太想做時,把客人全部都送給別人了,這半年才都沒有客人,請祢幫忙找客人。

結果,我的老闆(老天爺)果真應了我的請求,隔天就三十幾個陌生人預約算命了,問題是我還沒有對外發佈,我要開始算命,客人就自己來預約了。一週內二家外商來談,一家很快就錄取了,後來我還更改條件一家換台灣的公司,老闆(老天爺)也應允了,台灣的公司隔天打來就要我立刻上班了,二家薪資加總完全符合,兩個條件全都一一實現了。

於是,就這樣開始了我的不歸路,如同科幻電影特效般的人生,每一幕都參雜著別人人生裡悲歡離合的劇情,而我卻早已預知故事的結局。有人問我:「當一個通靈者會不會很無趣?窺探了命運,預知了結局,真的就能改寫結局,皆大歡喜嗎?」

容我賣個關子,答案都在這本書中,包括你最想知道的──為什麼有些人天生含著金湯匙出生?有些人卻從出生就貧困潦倒終老?這全是老天的安排嗎?先打開書,學會檢視你來世上的軌跡,與我一同找尋一絲改寫命運的線索,相信我,那條命運線始終握在你的雙手中。

本文介紹:
覺醒:從註定好的命運中掌握最好的時機》。本書作者/賴紳洲;出版社/樂木文化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氣場心理學:10天引爆人生命運的潛能
  2. 覺醒:看懂你的命運藍圖,找回真正的自己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