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薀老師

有一位中南美洲的弟子,他原本是一位無神論者,但來講堂學習之後,慢慢地耳濡目染之下,他也看了一些翻譯版的佛經,偶爾會提出一些問題請問,漸漸地他也想要持咒。一開始我教他唸誦觀音菩薩的六字大明咒,他一聽之後馬上訝異地說道,他從小便聽過這個咒語,是他的祖父母輩常常在唸誦的一個句子,但當時年紀小,也就不以為意,現在聽到老師所傳的他特別有感覺。原來在過去中南美一帶的原始土著所唸誦的咒音,其實便很接近這六字大明咒,也是六個字,據說他們覺得特別有感應。後來我也傳授了他準提心咒,他也就每天隨興地唸誦。由於他曾經是一位駐美的特派員,有一次他到美國出差,在夜中出外購物,沒想到碰到三個黑人要搶奪他的財物,他在情急之下竟然口中不斷地唸誦準提神咒。說也奇怪,這幾名原本要洗劫他身上財物的黑人竟然改變了初衷,竟講些不著邊際的話語,甚至最後也跟這名學生勸告說這條街不安寧,希望他以後晚上不要開車經過這個地段,否則很危險。這件事情就這樣讓他平安地度過了。

還有一次他說道,在往後的日子裡,他在一場晚宴中,莫名其妙地遭逢到黑幫分子起了糾紛,其中一方拿起身上早有準備的手槍瘋狂似地射擊。這位弟子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給驚嚇住了,他本能的反應也就自動地一直唸誦準提神咒,祈請準提菩薩加被。其中有一顆子彈竟然從他的左耳髮際滑過,打中了鄰座的一位白人,送醫過程中不治而亡。這件事情發生後,過了幾天他特別買機票飛來台北看我,請求皈依……。

在我個人持誦準提法門的過程,以及所傳授過的學生當中,若要特別去講述感應的故事及神蹟,那真是可用斗量筲計、無法勝舉來形容。但我也經常告訴修持準提法門的同修們,當初佛陀在傳授準提神咒時,目的並非只是要修行人獲得感應神通而已。在這末法時期,正法即將隱沒的時刻,能值逢此如意勝寶已是現代人的福報,但是如果有注意到《準提陀羅尼經》裡面,也有談到這部大陀羅尼經是所有往昔一切佛已經宣說過,對於未來的一切諸佛也必然會宣說,當今的佛也正在演說。演說這個法最主要的目的是為了要利益一切眾生之所需,但最重要的便是要讓所有一切眾生都可以成佛!即便是過去世未有累積資糧和福報的眾生,哪怕他是無有根器,對於什麼是菩提心都搞不清楚,但是只要他有信心以及因緣聽聞到《七俱胝佛母大準提陀羅尼經》者,他也是可以獲得正等正覺。

如果有人在一切時一切地,都能夠觀想準提菩薩和心咒,這些眾生也可以獲得不可思議的成就。這部經典及咒語就是如此地殊勝,所以許多眾生修持此法之後,皆獲得親見十方諸佛的境界。我之所以多推薦在家人修持準提咒,原因是在於這個法沒有太特別的限制,也沒有要求一定要受戒、茹素、吃齋,也沒要求出家或在家,只要相信便可以持誦。所以如此獨樹孑立於世的殊妙法門,若非有宿世因緣,絕難遭逢。但由於此法傳宣多劫,我所看過的準提菩薩法相雖各有異別,有些是雙臂,有些是四隻手臂,也曾經看過二十幾隻手和三十幾隻手,乃至於近百隻手的準提聖像,修學的人不必太執著於此。在密部,所有本尊法相、法器、顏色、裝扮各有不同,其目的乃是一種表法及示現,例如四臂觀音的意思便是慈悲喜捨的俱足,其他類推。

約莫在民國六十幾年,這段期間我經常和我的族兄往返於新店木柵地區,參訪一些修道人士,這其中有道、也有佛,因而見了不少人物。有一年的冬至過後,族兄透過當時在中山區開設診所的施博士介紹,認識了一位在台灣的龍門派傳人,當時他把在大陸所學南宗的一些典籍重點集結成冊,準備出書。我的族兄因為對道家修煉也算是頗有深入,因此向我提及此人,並問我是否有興趣一起前往拜會這位年近古稀的大陸籍人士。

那時候學校的課業不算繁重,再加上我對於仙佛之道有興致,因此也和他去參訪了數次。在這數次的訪問期間,我順道請教了這位老前輩關於《陰符經》和張紫陽仙人的《悟真篇》,以及《金丹真傳》跟《入藥鏡》……這些仙道的典籍。這位前輩看我還不及二十歲,就能夠提問他這許多道家極為深晦的問題,他頗為驚訝、好奇地問我:「這些問題,許多老參也未必可以找到門路,甚至於連下手之處也毫無著落,你一個十幾歲毛孩怎麼連『活子時』等等這些必須要有實修經驗的人才會知道的矛盾之處也了解?你這個時候應該是忙於學校課業的年紀,怎有時間去閱讀這些課外書籍?而且還是這麼偏門的問題!你有師父嗎?」由於正處青澀時期,少不經事、褚小杯大,不是那麼諳熟世事,當時我並沒有考慮太多,就直接告訴這位長者我的師承和前面幾年所學的經過,也深入的研究?」因為那個時候我正深切地每天持誦觀世音菩薩相關的名號或咒語,因此對於和觀音菩薩相關的資訊,我都極感興趣。

「是的,我早期雖然每天打坐守丹,可是也習慣每天修持觀音菩薩的課誦。過去我曾經在四川的五郎廟認識一位師父,他傳授了我觀世音菩薩的《消伏毒害陀羅尼咒經》,這部經最精華的部分就在於修持的這一段。要持誦『南無佛。南無法。南無僧。南無觀世音菩薩摩訶薩。大悲大名稱救護苦厄者。』要唸三次——面向西方,三稱、三唸、三頂禮,最後專注心意觀注在面前的觀世音菩薩,然後雙手合掌唸誦偈語。這偈語的內容是『願救我苦厄。大悲覆一切。普放淨光明。滅除癡暗冥。為免毒害苦。煩惱及眾病。必來至我所。施我大安樂。我今稽首禮。聞名救厄者。我今自皈依。世間慈悲父。唯願必定來。免我三毒苦。施我今世樂。及與大涅槃。』當時我身染重病,尋遍了整個成都城都沒有辦法醫治。那時碰到了玉成法師剛好在五郎廟為人布施看病,我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姑且一試。當時法師看了看我,然後說:『你這個是宿世所帶來的業障病,非藥石可以醫治,只能靠佛菩薩加持。你就虔誠地每天跪唸觀世音菩薩,必有感應。』此外,法師還特別慈悲地傳授了我如何唸誦十方諸佛救護眾生神咒—— 爹 雅 他 ……

「我從那時起,幾乎時時刻刻都唸誦著觀世音菩薩,也唸誦著法師教我的偈與咒。就這樣,過了三個月不到,我身上所有的瘡毒都不藥而癒。這真是觀世音菩薩的大慈大悲救度了我,也醫治了我,否則我從早到晚身上奇癢無比、遍體鱗傷,瘡汁沾滿整件衣裳,經常觸目所及都是血跡斑斑,到了夏天更是痛苦不堪,而且時有惡臭,讓自己頗為難堪……此後,我便虛心地研究觀世音菩薩的事蹟,也經常發心印贈《心經》與人結緣。為了感激觀世音菩薩的大威德力量,我每天發願抄寫《心經》迴向給和我同樣遭受病毒折磨的眾生,不知不覺也已經有幾十年了。如今,不要說皮膚的毒瘤未曾復發,就連感冒都很少發生,這是我個人的一段遭遇,今天就說給小老弟結結緣吧!」

過去在親近老和尚的期間,經常聽聞到民初一些佛教藝文人士的軼事,彷彿還記得老和尚曾經提及,他早年在寧波和弘一大師以及夏丏尊老居士等的一些片段因緣。那段期間老和尚經常出入於寧波周邊大小寺廟,弘一大師在七塔寺曾經小住過一段期間,夏丏尊居士也在那段時間經常去探視弘一大師。就這樣,老和尚便和這些菩薩們有過數次會面的因緣,同時也認識了豐子愷先生,豐子愷先生曾經因為他的漫畫集內容事由請教於老和尚。

對於弘一大師的印象,老和尚提到的是:「這位和尚不簡單!早年留學日本,從事藝術工作,娶了兩位老婆,一位中國籍,一位日本籍。但是後來受了夏丏尊的薰陶,接觸了佛教,體悟到了無常,之後生起了出離心。當時日本太太帶著小孩渡船,花了極長的時間來到中國弘一大師出家的寺廟,執意要見他。無論日本太太如何地央求,弘一大師始終不肯見面,只叫人告訴她說:『從前的弘一已死,不要再眷戀了!』這種斷然出塵的決心,一般人是做不到的,甚至於會有極大的痛苦掙扎,可見當時他是下了多大的決心。」老和尚說他所看到的弘一,平日裡就是一襲補了又補的衲衣,日中就是一食,吃的食物不是白菜就是蘿蔔,長年用來遮蓋身體的就是一單破舊的蓆子和棉被。平日話不多,總叫人一心唸佛或持誦觀音聖號。他的生命裡除了自己,就是菩薩。

根據老和尚的認識,夏丏尊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支持過五四運動,也曾經在一所中學裡主掌學校一切事宜。由於他認識當時的著名學者——朱光潛和朱自清等人,透過他的關係,還請了他們一起合作幫忙執教。據老和尚的說法,夏丏尊老居士在抗戰期間參與了多項抗日救國的活動,也編輯了和抗日相關的報紙,自己擔任主編。由於抗日活動過於激烈,他曾經被日本憲兵隊囚禁一段時間。在這段時間當中,他的身體健康和心理狀態都受到了嚴重的殘害,幸好他有一位來往頻繁的日本朋友,透過關係把他保領出來。只可惜出獄以後由於身心未能適應,沒有多久就與世長辭。不過在他往生之前,夏老也曾經多次和老和尚茶談過,原來他對於佛教和經典也頗有深入之處。他們經常談論到《金剛經》、《圓覺經》……等經文的內容,也由佛經聊到當時的佛門現象。

夏丏尊曾經語重心長地對老和尚說:「當今世界,對於戒律完全能夠把持守護很好的,我看只有弘一法師一人。雖然他出家最後的臨門一腳、臨門一推,也是我夏某人,但你想,昔日的一位風流才子,對於琴、棋、書、畫無一不精;這麼有才情的特出之士,對於思想政治也有精闢的見地,批評時政時那股激昂、捨我其誰的氣概,影響當時一批士子頗深;所作的歌曲中,也很清楚地看到他愛國情操的深切。這樣的一位人物,說出離就出離,世上絕未有第二個人可以如此!不但如此,他圓頂出世之後,與所有相關人事物完全地斷離、捨棄,這種大魄力從未見過!他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尊敬的一人。這不僅是我個人的看法,你也可以問問豐子愷等人他們的想法是否跟我一樣。」

本文介紹:
觀音:最具丈夫相的女性》。本書作者/王薀老師;出版社/薄伽梵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穿透《心經》:原來,你以為的只是假象
  2. 人間愛晚晴:弘一大師詩文鈔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