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趙南柱;譯╱尹嘉玄

金智英就是受這樣的教育長大的──女孩子凡事要小心、穿著要保守、行為要檢點,危險的時間、危險的人要自己懂得避免,否則問題出在不懂得避免的人身上。

金智英就讀的國中,距離他們家要走十五分鐘才會抵達。姊姊也和她讀同一所國中,姊姊入學時,那間學校還不是男女合校,而是女中。

截至一九九○年代為止,韓國一直都是出生性別比嚴重失衡的國家,在金智英出生的那年,也就是一九八二年,平均每一百名女嬰出生,相對應會有一百零六點八名男嬰出生,後來生男嬰的比例愈漸提升,到了一九九○年,甚至高達一百一十六點五名,自然出生的男女嬰性別比例,則維持在一百零三到一百零七比一百。當時學校內男同學已經偏多,未來人數顯然只會更多,但是男生能夠就讀的學校並不足夠。在男女合校的學校裡,雖然男生班是女生班的兩倍,但是在同一所學校裡性別比過度失衡也是一大問題,再者,叫學生放棄離家近的學校,特地大老遠跑去讀某間女中或男校也不合理。所以在金智英入學的那年,學校改成了男女合校,由此開始,幾年內其他女中和男校也相繼轉型成男女合校。

那是一所很普通的學校,由於操場很小,所以學生跑百米時得往對角線跑才行,建築牆面的油漆也經常剝落,是一間又小又舊的公立國中。老師對於服裝的規定有些嚴格,對學生也十分嚴厲。根據金智英的說法,學校變成男女合校以後情況更為嚴重,女生的制服裙子長度一定要蓋過膝蓋,也不能露出臀部和大腿曲線;夏季制服的白襯衫因為很容易透出內裡穿著,裡面規定要穿著圓領無袖白汗衫,不能擅自改穿細肩帶背心或白色T恤,不允許穿著有顏色或者帶有蕾絲的款式,襯衫裡只穿內衣更是萬萬不可。此外,女同學夏天一定要著膚色絲襪配白色短襪,冬天則要穿上學生專用的黑色絲襪,不可以擅自更換成透膚的黑絲襪,也不可以多加襪子在外面;而且不能穿運動鞋,只能穿皮鞋。在寒風刺骨的冬天,卻只能穿一雙絲襪,還要套上不保暖的皮鞋,可想而知雙腳會多麼冰冷,冷到讓人想哭。

然而,男同學除了不可以把褲管修改得過寬或者過窄,其他不符合校規的穿著,老師通常都會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男生在夏季白襯衫內可以穿白色背心或棉質圓領衫,有時他們甚至會在裡面穿灰色或黑色等有顏色的圓領衫,要是覺得熱,還可以解開幾顆襯衫的鈕扣,中午或下課休息時間也經常只穿一件T恤在校園內活動。他們可以穿各種類型的鞋款去學校,舉凡皮鞋、運動鞋、足球鞋、慢跑鞋等,都不成問題。

有一次,一名女同學穿運動鞋走進校園,在校門口被教官攔了下來,當時女同學向教官抗議,為何只允許男同學穿運動鞋和棉質圓領衫,結果老師以男同學時時刻刻都需要運動為由,這樣回覆道:

「男孩子整天跑跑跳跳的,下課十分鐘都不會乖乖待著,一會兒踢足球,一會兒又要打籃球、打棒球,甚至玩跳馬背,怎麼可能叫他們整天穿皮鞋、襯衫,還得把扣子扣到最上面呢?」

「您以為女孩子是討厭這些規定所以才故意不遵守嗎?是因為真的很不方便啊!穿裙子又穿絲襪還要配皮鞋,實在有夠不方便,我國小的時候也是每到下課就和同學一起玩跳馬背、跳橡皮筋、跳格子啊,從來沒有乖乖坐著呢。」

最終,女同學因為服裝不合格,加上態度不佳、不知悔改,被教官懲處要學鴨子走操場。教官特別叮囑,蹲著走很容易走光,記得要把裙襬抓牢,但是這名女同學從頭到尾都沒有理會自己的裙襬,每走一步路就會被人看見裙底風光,走完操場一圈以後,教官不得不中斷體罰。另一名同樣因為服裝不合格而被叫到辦公室的同班同學問她為何不抓緊裙襬,她答道:

「我就是要讓他親眼看看這身服裝有多不方便。」

雖然在那之後,校規依舊沒有任何更改,但不知從何時起,教官和老師對女同學穿棉質圓領衫和運動鞋也漸漸放寬標準,不再百般刁難。

※ 本文摘自《82年生的金智英》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