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Elizabeth Royte

微小的塑膠碎片對海洋生物有害,包括我們吃的魚類和貝類。它們也會危害人類嗎?科學家正與時間賽跑,尋找答案。

哥倫比亞大學的拉蒙特-多爾蒂地球觀測站位於紐約州的帕麗塞得村,黛博拉.李.馬加迪尼在那裡的實驗室把載玻片放到顯微鏡底下,打開紫外光。載玻片上是她從魚市場買來的一隻蝦子,消化道已經溶成液體,她仔細觀察後,不假思索地說:「這蝦子全身都是纖維!」牠的腸道內有七條捲曲的塑膠絲,以尼羅紅染色後發出螢光。

這隻3公釐長的水蚤食入的微塑膠發出綠光。在實驗室裡,水蚤暴露在比自然界中更多的圓形微粒和不規則碎片中。不規則碎片造成較大的威脅,因為會結塊並卡在腸道內。 martin ogonowski and christoph schür, department of 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analytical chemistry (aces), stockholm university

全球各地都有像馬加迪尼這樣的研究者,透過顯微鏡觀察海洋和淡水物種體內的微細塑膠,有纖維、碎片和微粒。科學家已在114種水生物種身上發現微塑膠,超過半數最終都到了我們的餐盤上。如今他們試圖判斷這對人類健康有何影響。

微塑膠是小於5公釐的碎片,目前沒有科學證據顯示它們會對個別魚類族群造成影響。我們的食物供應狀況似乎不受威脅,至少目前所知是如此。但如今做的研究足以顯示,我們愛吃的魚類和貝類正飽受這些無所不在的塑膠所苦。每年有500萬至1300萬公噸的塑膠從海岸地區流入海洋,而陽光、風、海浪和熱都會將這種物質分解成較小的碎片,對浮游生物、雙殼貝類、魚類甚至鯨類來說,它們看起來很像食物。

實驗顯示微塑膠會危害水生生物,也會對龜類和鳥類造成傷害:它們會阻塞消化道、降低進食欲望,這些都會阻礙發育和減少繁殖產出。有些物種甚至逐漸飢餓至死。

除了物理上的影響,微塑膠也帶來化學衝擊,因為從陸地沖刷進海洋的懸浮汙染物,如多氯聯苯(PCB)、多環芳香烴(PAH)和重金屬,常會附著於微塑膠表面。

雀兒喜.羅克曼是多倫多大學生態學教授,她把用來製造塑膠袋的聚乙烯磨碎,放進聖地牙哥灣浸泡三個月。接下來的兩個月,她把這種汙染的塑膠連同實驗室的飼料餵給青鱂吃,這是種經常用來做研究的小魚。吃下受汙染塑膠的魚,牠們肝臟的受損程度比吃下未受汙染塑膠的魚更嚴重。(肝臟受損的魚比較無法代謝藥物、殺蟲劑和其他汙染物。)另一項實驗顯示,暴露在聚苯乙烯(外帶食物容器的材質)微小碎片中的牡蠣,產生的卵較少,精子也較無活力。

受到塑膠危害的淡水與海洋生物名單已經擴及數百個物種

很難分析微塑膠是否因為我們食用海鮮而對人體造成影響,因為我們周遭都充斥著這種物質,從呼吸的空氣、喝的自來水和瓶裝水、吃的食物到穿的衣物都有。此外,塑膠是以很多形式出現,並且包含各種添加物,像是色素、紫外線穩定劑、防水劑、阻燃劑、雙酚A(BPA)之類的硬化劑,以及稱作鄰苯二甲酸酯的軟化劑,這些都可能滲濾到周遭環境。

其中有些化學物質被視為內分泌干擾物,也就是干擾賀爾蒙正常功能的化學物質。阻燃劑可能干擾腦部發育,其他附著於塑膠的化合物也可能引發癌症或先天缺陷。毒物學的一個基本原則是劑量決定毒性,而這些化學物質中有許多在部分國家認為對人類安全的濃度下,似乎會對實驗室動物造成傷害。

要研究海洋微塑膠對人類健康的影響是一大挑戰,因為不能要求人類為了實驗吃塑膠,也因為塑膠的性質可能會隨著食物鏈裡的生物攝食、代謝或排泄它們而改變。食物的處理或烹煮會對水生生物體內的塑膠毒性造成何種影響,或者何種汙染程度可能對人體有害,我們其實一無所知。

好消息是,大部分微塑膠似乎都留在魚的內臟,沒有進入我們吃的肌肉組織。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針對這個主題發表一份報告,結論是人類攝入的微塑膠很可能微不足道。糧農組織也提醒我們吃魚有益,因為可以降低心血管疾病的風險,而且魚類富含的營養素在其他食物也很少見。

儘管如此,科學家仍擔憂海洋塑膠對人類健康的影響,因為它們無所不在,而且最後會分解破碎成奈米塑膠,尺寸小於1公尺的千億分之一,換句話說,小到看不見。令人憂心的是,這些微細塑膠可穿透細胞,進入組織和器官。不過由於研究者缺乏鑑定食物裡奈米塑膠的分析方法,因此對於它們的存在狀況和人類吸收的情形完全沒有資料。

「我們知道塑膠對動物有影響,幾乎遍及生物組成的所有階層。」羅克曼說:「我們知道的已足以讓我們採取行動減少塑膠汙染,不讓它們進入海洋、湖泊與河流。」各國可對特定類型的塑膠實施禁令,主要針對數量最多而問題最大的類型;化學工程師可合成生物可分解的聚合物;消費者可避開單次使用的塑膠。而產業界和政府可投資基礎建設,以捕捉和回收這些物質。

住在菲律賓馬尼拉灣的孵化場附近的孩子抓了這些魚,牠們的生態系受到家庭廢水、塑膠和其他垃圾的汙染。魚類食入的微塑膠是否影響人類仍然未知,但是科學家正在尋找答案。 RANDY OLSON

馬加迪尼工作的實驗室附近有個滿是灰塵的地下室,擺放在金屬架上的瓶內保存了大約1萬隻加拿大底鱂和秀體底鱂,都是過去七年來從附近沼澤中所捕獲。檢查每隻魚體內的微塑膠存在情形是個艱鉅的任務,但馬加迪尼和她的同事渴望得知魚體所接觸到的塑膠量隨時間有何變化。其他人則將仔細釐清微粒、纖維和碎片如何影響這些餌料魚、以牠們為食的大型魚類,乃至於人類。

「我想,我們會在五到十年之內得知答案。」馬加迪尼說。

屆時,已經有至少2500萬公噸的塑膠又流入我們的海洋了。

※ 本文摘自《國家地理雜誌2018年06月號》, 立即前往試讀►►►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