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永適

胡岡谷地蘊藏了大量的白堊紀琥珀化石,但當地長年內戰、瘴癘橫行,難以與世人見面。
 

緬甸琥珀礦區的礦井非常窄,方形井口邊長僅約1公尺,洞下的開採半徑被限制在10公尺以內,挖掘設備非常落後,必須依靠人工徒手爬進礦井挖掘。

 
三年多前,中國地質大學的年輕古生物學者邢立達第一次發給我看他從緬甸取得的一批新標本照片時,我驚訝地說不出話來。那是第一次在琥珀中發現疑似恐龍生物。在其中一件較容易辨認的照片中,一隻古鳥類纖細的爪子上還能清晰看見鱗片。「多少年前的?」我問他,「大約1億年,」他在線上說。

看過《侏羅紀公園》電影的人應該記得恐龍復活的情節:科學家從琥珀中找到吸飽了恐龍血的蚊子,從血液中取得殘存的恐龍DNA,再以基因工程補上缺損部分,就這樣讓恐龍再次出現在地球上。這雖是科幻情節,現實中不可能發生,但被琥珀封存的古生物仍舊讓人浮想聯翩。畢竟琥珀有機會保存更多古生物的細節。

琥珀是松柏樹脂的化石,自古就被視為寶石,也因樹脂這種優良保存介質而經常保存了生物化石,若是珍稀物種則有更高的研究價值。邢立達發現的這一批緬甸琥珀,定年後確認距今約9900萬年前(白堊紀中期),不僅有一枚保存了帶羽毛的恐龍尾巴,更有罕見的大型介形類以及古鳥類,近來,更多兩棲爬行動物被發現。

《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版協助邢立達獲得國家地理學會研究基金的資助,讓他自2016年中開始陸續完成了幾篇琥珀中的恐龍與古鳥類學術論文,這個團隊最近發布的古蛙類發現再度受到國際重視。本期雜誌刊登的這篇文章是邢立達對於緬甸北部琥珀礦藏的第一手報導,希望讀者也能分享驚天動地科學發現的興奮心情。

※ 本文摘自《國家地理雜誌2018年07月號》, 立即前往試讀►►►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