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野島剛

外國人都熟知的一句日語是「八嘎丫路」(日語寫作「馬鹿野郎」)。

過去我到中國旅行時,曾在火車上給一位農民模樣的大爺讓座。這位滿面笑容的大爺衝著我來了一句:「謝謝啊,八嘎丫路。」當場我就尷尬得要死。也不知道他是因為討厭日本人才這麼說,還是他覺得「八嘎丫路」是日本人常用語,才這麼講。這對我來說至今仍是個謎。只是,「八嘎丫路」在日本一般用於上司訓斥部下,或者父母教訓孩子的時候。即使被別人這樣說也不會覺得非常受傷害。翻譯成中文是程度較輕的罵人話,類似於「傻瓜」。

我曾經在上海跟計程車司機吵過架,他們總是故意繞遠走彎路。對方的態度實在太惡劣,所以下車時我丟了一句「幹X娘」,結果司機飛奔出來追我。那時我才第一次意識到,「幹X娘」這句罵人話跟日語中的「八嘎丫路」根本不在一個等級上。正如我這次親身體驗反映出來的那樣,日本人對罵人話往往感覺比較遲鈍。

前些天我跟一個中國朋友吃飯,圍繞「為什麼日語裡罵人話比較少」這個問題討論了一番。這個朋友在日本已經生活了十年,但據說現在發脾氣時也還找不到合適的日語詞彙來充分表達內心的憤怒。

比如說,在日語裡罵人話除了「八嘎丫路」以外,還有「阿呆」、「気違い」、「ヘンタイ」等等。翻譯成中文就是「呆子」、「瘋子」、「變態」的意思,大概在中國人眼裡不算什麼嚴重的罵人話吧。所以我的這位朋友抱怨道:「沒法痛痛快快地大罵一場,所以日本人容易累積很大的精神壓力。」

確實,中文裡的罵人話非常豐富,跟日語比起來簡直是天壤之別。我學中文有二十年了,現在還會遇到搞不清楚意思的罵人話,感覺每年都有新的罵人話誕生,永無止境,記也記不了。

這個朋友還問我:「為什麼日語裡沒有罵人話?」我想了想回答說:「因為日本人比較文明啊。」本來是句半開玩笑的調侃,但朋友馬上說:「日本人文明?中日戰爭的時候幹出那麼殘忍的事。」我也不服輸地反駁:「我並不否認這個。但說起殘忍,中國古代的秦國,白起不是還活埋了趙國的四十萬士兵嗎?殘忍度誰能比得過中國人?」話題一發不可收拾了。日本人和中國人之間的討論交流就是這麼困難。

回到罵人話這個話題上,我覺得日文和中文之間的罵人話所表現出來的最大差異,大概在於辱罵是否針對「性」和「親屬」吧。

日語裡幾乎沒有與「性」相關的罵人話。我想起了小時候,孩子們一起唱著順口溜「你媽是個凸肚臍」,相互鬥嘴。日本人頂多罵個「凸肚臍」,中文的話就變成了「幹X娘」,所以日本和中國還真是大不相同啊。

另外,關於「家屬」也是同樣的。在中文裡有很多侮辱別人家屬或祖先的罵人話,而日文裡完全沒有。大概,心裡也不會介意千百年前的祖先被別人怎麼罵吧。日本人的意識裡最多認為祖父那一輩算是自己祖先。這跟發現數千年前的家譜後喜出望外的中國人相比,家族關係簡單得太多了。

以前我在臺灣旁聽立法院審議時,曾經遇到女立委毆打男立委的情景。據說因為男立委說女立委「沒家教」。女立委在電視機前聲淚俱下地控訴「說我的話怎樣都行,但絕不容忍侮辱我父母」,臺灣輿論整體上也傾向於支持這名女立委。後來事態漸漸平息,認為說她「沒家教」的男立委有錯,並沒有對使用暴力的女立委加以特別處罰。

比如我,即使被人講「沒家教」,或許稍微有些不愉快,但絕不會非常憤怒吧。

這樣想來,罵人話裡所蘊含的差異可以說與中日文的價值觀差異直接相關。

最後順便說一句,現在日本人最討厭被別人說的一句罵人話當屬「KY」。

這是「讀不懂空氣」一詞的首文字縮寫。所謂讀懂空氣是日本獨特的待人接物之道,日本人重視人際關係之「和」,努力維護不去破壞。打破現場氣氛的人會遭到周圍的厭惡,被打上「人間失格」(做人不合格)的烙印。

這對日本人來說是最恥辱的事,比任何髒話都有效果。

所以建議各位外國朋友,如果身邊遇到奇怪的日本人而感到憤怒的話,可以對他說「你呀,真是KY」。那個日本人聽了後肯定會目瞪口呆,深感難為情轉身回去好好反省。
※ 本文摘自《原來,這才是日本》,原篇名為〈讓日本人最受辱的罵人話──罵人話的中日比較〉,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