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平良愛綾

我和朋友之間曾經發生過一些問題,我所做的、所說的任何話都只是適得其反。

於是我硬逼自己配合對方或是當下的氣氛採取行動,卻被事後的失落感搞壞了身體。就算我鼓起勇氣提出相反意見,卻也只是讓氣氛越來越緊繃。

後來博士來到日本,某天我和博士一起在他投宿的飯店裡共進早餐。服務生到桌邊幫博士倒咖啡,博士向他道謝之後,突然對我說:

「恐懼和愛只能選一個,現在你選了哪一個?」

那一瞬間我愣住了,心想:「只是吃個早餐,哪會有什麼恐懼或愛?」事後想起這件事,我才發現自己從早上起床後、與博士見面之前的這段期間,都只想到最近不愉快的情緒。腦子裡充滿了攻擊、批評對方的語言,同時也品嘗著孤單的心情。

我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天的開始,只是帶著疲倦感換上衣服,心裡想著快遲到了,急急忙忙地趕出門。

因為事先約好了,所以我去和博士見面,時間到了就去吃早餐、喝著咖啡。如果一定要二選一的話,從一早起床開始,我簡直就像是漂浮在「恐懼」之中的亡魂。

看到我沉默,博士對我說了一句話。

「不可以一直顧著和記憶玩。」

聽到這句話,我驚醒了過來,一邊深呼吸,一邊在心裡唸著那四句話:

「謝謝你。」「對不起。」「請原諒我。」「我愛你。」

這時,咖啡的香氣突然在我口中蔓延開來。眼前突然清楚出現了從剛才就一直就坐在我面前、總是戴著帽子的博士的和藹面孔。接著我在心裡把今天一整天的行程整理了一次,一切都自然而然地變得很明確。

這個體驗,或許就是在那一瞬間捨棄「記憶」而選擇「愛」所獲得的安心感吧。

我們經常身處於問題之中,只顧想著如何解決問題,完全顧不了其他。但即使是這樣的狀況,我們仍然有選擇的自由。

「記憶或愛,在每個當下的瞬間,你都只能選擇活在一個當中。」

選擇哪一個都可以,可以選擇的只有一個人,就是你自己。

因為經歷過這樣的早上,於是我再次問自己:「當下這一刻,我選擇的是哪一個呢?」

打電話給有心事的家人時、寄出工作上的電子郵件時、購物、寫稿、為植物澆水和用餐的時候,我都是怎麼選擇的呢?

現在的我,似乎大多數時候會選擇記憶(恐懼)。為了表現出聰明能幹的樣子而寫電子郵件、為了掩飾自卑而選擇洋裝、為了不讓人覺得不孝而打電話。

以前的我為了修復與朋友之間的關係,都會在見面時改變想法、試著想要面對問題,但即使表面上看起來很和諧,其實內心深處還是累積了沒有處理完的感覺,最後只是增加痛苦。

「因為有事情尚未清理乾淨,所以會回想起這件事。因為尚未清理乾淨,所以感情才會湧現出來。」

我一直以為自己知道和朋友之間發生不愉快的原因,因而我向對方道歉、保持距離、試著改變應對方法,但結果雙方關係仍然沒有改變,無法冷靜思考。

「深藏在你之中的『原因與結果法則』也可以每天進行清理。有時認為這麼做就會變成那樣的想法,會干擾每一件事物本來就具備的最完美作用。」

平常我們在無意識狀態中採取的行動,常會在一開始就先設定好結果,並批評這些行動的動機。但是如果你能察覺博士所說過的「因為進行清理,所以發生了這樣的事」,就會想起應該進行清理了,接著內心的傲慢就會消失,自然會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

「就好像電影播到一半才開始看。」

博士經常這麼形容正在感覺問題的我。真正的原因是幾億年前萬物起源時就已經發生的,我們不可能知道。我們是從電影播到一半時才加入,卻以為自己了解故事的內容,並隨手開始試著解決問題。所以多半會採取讓自己受傷的做法。

我回想著博士的話,並試著對內在小孩說話。

「原來你一直抱著這麼恐怖、這麼悲傷的體驗啊,謝謝你讓我看見。」

之後每當我對朋友產生焦慮、孤獨、生氣的體驗時,就會很單純地這樣進行清理。進行清理時,如果需要連絡,當然也會進行連絡。這麼做了之後,我不再需要忍耐,也不會有大爭執,而是自然地與朋友疏遠。失去一位朋友本來應該是很令人難過的,但是我心裡卻十分平靜。

等到下次有機會見面時,我不對自己說謊、不勉強自己、不讓自己的心累積過去那種痛苦,可以微笑地和對方說話。

記憶或愛,現在的你是用哪一種來閱讀報紙呢?

記憶或愛,現在的你是用哪一種來看電視呢?

記憶或愛,現在的你是用哪一種來用餐呢?

記憶或愛,現在的你是用哪一種來吃藥呢?

記憶或愛,現在的你是用哪一種來看著手機呢?

記憶或愛,現在的你是用哪一種來和旁人交談呢?

每當我問自己「記憶或愛」時,就會發現自己在每一個行動中繼續累積記憶,而現在仍是累積記憶。這時只要我想起荷歐波諾波諾,在這個瞬間我就能選擇清理。之後我們就能慢慢地看到回歸自己充滿光的關係性。現在就請你也問問自己,「記憶或愛,現在的你選擇哪一個呢?」

–修藍博士的自我清理話語—
Love Said.愛這麼說了。
Love said “I am the “I”.”愛說:「我就是"我"」。
Love said “I am the eternal light beam.”愛說:「我就是永遠持續發光的物體」。
Love said “I am freedom.”愛說:「我就是自由」。
Love said “I am home.”愛說:「我就是家」。

※ 本文摘自《阿羅哈!Aloha:我在修藍博士身邊學到的清理話語》立即前往試讀►►►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