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邁可.桑德爾;譯/吳四明、姬健梅

付錢叫人去動絕育手術是個很大膽的例子。這裡還有一個例子:美國境內的各學區,都試圖藉由提供獎金給在標準測驗中考得高分的孩子,以改善學業成績。認為現金誘因可以解決美國學校所面臨問題的這種想法,逐漸在美國的教育改革運動中成形。

我以前就讀的是位於加州太平洋帕利塞德的公立高中。當時我偶爾會聽說,有的孩子只要成績單裡每得一個A,父母就會給他獎金。我們大多數的人都會覺得這很丟臉,可是當時沒有人會想到,有一天連學校也會付錢換好成績。我倒是記得,洛杉磯道奇隊那幾年的宣傳活動就是提供免費門票給登上榮譽榜的高中生。我們當然並不反對這個計畫,而且我和朋友還因此去看了不少場球賽。不過並沒有人認為那是一種誘因,大家都覺得那是不足掛齒的小東西。

現在情況大不相同了。獎金制度已被視為教育改革的重要關鍵,尤其是對那些住在郊區表現不佳的學區的學生。

最近有一期《時代雜誌》的封面,就直率地提出了這個問題:「學校應該賄賂孩子嗎?」有些人認為,這完全要看賄賂有沒有效。

哈佛的經濟學教授佛萊爾(Roland Fryer Jr.)正努力想找出答案。佛萊爾是位非裔美國人,在佛羅里達州及德州惡劣的住宅區長大。他相信獎金制度可能可以幫助大都市中貧民區的孩子。他在基金會的支持下,於美國幾個最大的學區裡實驗他的想法。從二○○七年開始,他的計畫付出了六百三十萬美元給二百六十一個都會區學校的學生。這些學校的學生主要都是來自低收入的非裔及西語系人口家庭。各個城市使用的獎金制度都不相同。

  • 紐約市參與這項計畫的學校,會發給在標準測驗中成績優良的四年級學生二十五美元。七年級學生每次考試可得到五十美元,而每個七年級學生平均可以得到總金額二三一.五五美元。
  • 華盛頓特區的學校,中學學生只要全勤、行為良好或交作業,學校就會給現金獎勵。認真的學生每兩個星期就可以得到一百美元之多。一般學生每兩星期可以得到約四十美元的現金,整個學年可以得到五三二.八五美元。
  • 芝加哥的學校提供九年級學生成績優良獎學金:拿A可得五十美元、拿B可得三十五美元、拿C可得二十美元。最頂尖的學生,一學年可以拿到相當可觀的一.八七五美元。
  • 德州達拉斯的小學二年級學生,只要看完一本書,學校就會付他們二美元。學生得在電腦上作完一份試題,證明他們真的看過那本書,才能領到現金。

獎金的效果錯綜不一。紐約市付錢給考高分的學生,但這樣做並沒有改進他們的學業成績。芝加哥付給成績優良學生的獎金,改善了出勤率,但標準測驗的成績並未進步。華盛頓特區學校的獎金幫助部分學生(西語系、男生,以及有行為問題的學生)達到較高的閱讀能力。獎金效果最好的是達拉斯的二年級學生。那些每讀一本書就可拿到二美元的小朋友,到了年底成為閱讀能力最好的學生。

佛萊爾的計畫,是近年來許多提供孩子獎金以改善在校表現的其中一個嘗試。另一個類似的方案是「大學先修課程」(Advanced Placement,簡稱AP)測驗成績優異獎金。大學先修課程讓高中生提前挑戰大學程度的數學、歷史、自然學科、英文等科目。一九九六年,德州首創先修課程獎勵方案,提供通過大學先修課程測驗(成績三分以上)的學生一百至五百美元不等(視學校而定)的獎金。教師也能獲得獎賞;每一個通過測驗的學生,其教師可以獲得一百至五百美元不等的獎金,此外還有額外的薪資津貼。這項獎金方案目前已在德州的六十所高中實施,目標是使少數族裔及低收入家庭的學生做好進大學的準備。目前已有十幾個州提供學生及教師成功通過大學先修課程測驗的獎金。

有些獎金方案其實是以教師、而不是學生為對象。雖然教師聯盟對於付錢改善績效的建議存有疑慮,但選民、政客以及某些教育改革者,還滿樂於看到這種付錢給學生學業成績良好的教師的想法。二○○五年以後,丹佛、紐約市、華盛頓特區、吉爾佛郡、北卡羅萊納,以及休斯頓的學區,都開始實施給教師的獎金計畫。二○○六年,美國國會設立教師獎勵基金,以提供表現不佳學校的教師依績效支付的獎金。歐巴馬政府增加對該方案的補助。最近奈許維爾地區也有一個民間資助的獎勵計畫,若中學數學教師能改善學生的數學成績,就可得到最高達一萬五千美元的獎金。

奈許維爾的獎金雖然相當可觀,但實際上對學生的數學成績一點影響也沒有。不過德州等地方的大學先修課程獎金方案,卻有很好的效果。包括來自低收入家庭及少數族裔背景的學生,受到鼓勵去修大學先修課程的人數比以往多,其中有許多學生都通過標準測驗,因而取得大學的學分。這是非常好的現象,不過這個現象並不符合獎金的標準經濟觀點:你付的錢愈多,學生就會愈用功,成果也會愈好。事情其實比這個更複雜。

成功的大學先修課程獎勵方案,不只提供現金給教師及學生,也改造了學校的文化以及學生對學業成績的態度。這種方案提供教師特別訓練、實驗設備,以及在課後及週六有組織的家教課等。麻薩諸塞州渥契斯特地區的一所學校,甚至對所有學生開放大學先修課程,而不是僅限於預先篩選的精英。學校還用饒舌歌手的海報吸引學生參與。「讓那些穿著垮褲、崇拜小韋恩等饒舌歌手的男生認為,去選這種最難的課很酷」。通過年底這項測驗所領到的一百美元獎金固然是一股動力,但這一百美元的宣示意義比金錢本身更多。一位成功的學生告訴《紐約時報》:「這筆錢很酷。是很棒的附贈品。」該方案所提供的每週兩次課後輔導課程和週六八小時的課程也很有助益。

有位經濟學家仔細審視德州低收入地區學校的大學先修課程獎金方案,發現了一個很有趣的現象:該方案的確成功地提升了學業成績,但並不是走標準「價格效應」所預測的路線(你付的愈多,學生的成績愈好)。雖然有些學校支付通過大學先修課程測驗的學生一百美元,有些學校則付到五百美元之多,但未必是付錢較多的學校,學生的測驗成績就一定比較好。該研究報告的撰寫人傑克森(C. Kirabo Jackson)認為,學生與教師「並不只是朝收益最大化的目標行事」。

那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這筆錢具有宣示的效應──使學業成績變成很「酷」的事,這就是為什麼獎金的金額並不具有決定性。雖然大多數學校只針對英文、數學和自然學科的大學先修課程提供獎金,但這個獎金方案也同時造成選修歷史、社會等大學先修課程的學生人數增加。大學先修課程獎金方案的成功,不在於賄賂學生達到特定的成就,而是改變了他們面對成就的態度以及學校的校風。

※ 本文摘自《錢買不到的東西》,原篇名為〈用現金獎賞好成績〉,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