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林于昉、蔡碧月

台灣的選舉,連對岸也羨慕,然而,民主抗爭之路,從日治時期就開始,人民的第一票,非一步登天,爭取過程精彩有料。

一九三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秋陽溫和,自治的光芒初射殖民島,雄赳赳的公雞迫不及待地啼叫,叫醒昏睡的人民,趕快去投「清心一票」。這天,是「第一屆市會議員及街庄協議會會員選舉」的大好日子,馬路上旗海飄飄,台、日候選人的名字書法寫得蒼勁有力,日本警察沿途站崗,台灣男性心情興奮,畢竟有資格投票的人不多,一個個耐心地排隊進選舉會場(投票所),一筆一劃,將屬意的候選人姓名,漢字或片假名、平假名均可,用毛筆寫在投票用紙上,投出歷史性的第一票。

首場民選來之不易,是台灣總督府為安撫台灣人的不滿,回應林獻堂等人放棄「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的結果,此前各地社團已經奔走十四年。議會夢想放棄情非得已,承認日本殖民的現實,集中火力訴求人民自治投票,也是共識。

當時台灣的行政區劃分為五州:台北、新竹、台中、台南、高雄,下轄七市三十四街三百二十三庄;「市會議員」類似現今市議員,擁有部分議決權,「街庄協議會會員」則是不具議事資格的鄉鎮諮詢委員,兩者任期皆為四年。

寡頭領導下,選舉限制多。首先,真正民選的議員只佔總額一半,其餘官派;其次,年滿二十五歲、住滿六個月,以及年繳稅金五圓以上的男子(約同於當時勞工五天的薪資),才有投票權,婦女則被排除。因此島上台灣四百多萬人口,合格選民只有二點八萬人;以台中而言,有選舉權的日本人,比台灣人多。

助選熱烈 未有買票

話雖如此,有識之士為鼓勵民眾投出「清心一票」,自製海報宣傳,並為文盲辦理講習。《台灣新民報》甚至模擬選舉,將一模一樣的選票印在報紙上,呼籲民眾剪下填妥後寄回報社投票,並可參加有獎徵答,猜誰高票當選、得票數?第一名獎金十圓!

台灣第一次地方選舉海報(陳鴻文攝)

那年代麥克風罕見,候選人只能靠丹田嘶吼政見,數十場下來喊到啞嗓,幸好有熱心「運動員」|即助選員幫忙抬轎,還編寫競選歌曲以壯聲勢,挨家挨戶拜票、發傳單。參選台北市會議員的律師蔡式穀(一八八四〜一九五一),是留日修習法律、通過「辯護士」考試的第一位台灣人,他寄給選民的政見單張,載明他主張增設婚姻介紹所,鼓勵日、台通婚,還要設置兒童樂園、徒弟學校(即技職學校),理念頗為務實。

十多天的造勢活動到投票結束,未傳出買票、暴力,氣氛熱烈祥和,選風優質非今日可比。

隔天開票,全島投票率竟然高達百分之九十二,市會議員方面,日本人攻防成功,以百分之五十一的當選率,小勝台灣人的百分之四十九;街庄協議會會員,台灣人當選率為百分之九十二,遠高於日本人的百分之八。蔡式穀以第一高的一千二百四十五票,當選新科議員,他的民族自決意識極強,常撰文、演說提及日本對台灣的壓榨統治,還因參與政治運動被捕,在第一屆及四年後的第二屆選舉,都高票當選。

一九三九年第二次選舉,投票率更驚人,高達百分之九十六點七三,在在反應民眾自治的深厚渴望。

自己的未來自己決定,台灣史上首次自治選舉不盡民主,卻很珍貴,諸多首見,選風優質,時至今日依然難得。

※ 本文摘自《台灣時光機》,原篇名為〈台灣人第一票〉,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